信師信法顯神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農村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下午,我騎摩托車帶著丈夫從姐姐家幹活回家,在崎嶇的山路上與對面駛來的摩托車相撞,由於雙方車速都太快,只聽見「噹」的一聲,我被撞的趴在車上不能動了,車的前車轂轤撞掉了,但意識還清醒,我連喊三聲「法輪大法好」後,便挪到地上坐著,感覺左眼上方很疼,用手一摸,鮮血順手往下流,我沒顧自己,很擔心對方,並努力抬頭尋找對方,當我看到對方沒啥事,我才放心,並安慰他說,別擔心,我沒事,我不報警,這時地上已流了一大一灘血,上衣前胸都是血。我丈夫坐在地上還不能動。

後我被送進鄉醫院,過程中我完全沒有記憶。經檢查:右鎖骨骨折,移位,左眼上方一個大口子。醫生說怕骨尖扎肺,肺要出血就麻煩,建議送市醫院。這時我已清醒,想起師父法中說:「道家把人體視為一個小宇宙,如果是一個小宇宙,大家想一想,從前額到松果體十萬八千里還不止,所以他老是覺著往出衝,老是衝不到頭。」[1]我想斷骨離肺十萬八千里而不止,我有師父管,哪兒也不去,可眾親友們七嘴八舌,再加上小叔子和姪兒兩家人都在市裏,聽說後非常擔心,非讓把我送市醫院不可。

不容分說,我被大家弄上車,我為自己沒能回家心裏很難過,但轉念又一想,反正也沒事,去看看讓家人放心吧,不檢查,不住院就回家。可一下車就被等候在那裏的家人和親友團團圍住,逼著做各項檢查,檢查結果:右鎖骨骨折,移位,而且嚴重深陷,左眼上方有一條深口子,腫淤嚴重,眼睜不開,醫生說二十一號下午做手術。你的年齡鋼板不能外取,必須用進口鋼板,否則右手就廢了,手將抬不起來,啥也拿不了。我不承認這一切,都是假相,我有師父管很快就會好的,可眾親友就像炸鍋一樣,有勸說的,有急得直哭的,還有說三道四發牢騷的,不管怎樣,我就堅定一念──堅決不做手術。

師尊保護 心想事成

一直到晚十一點多,我被眾親友看著輸上了液,我躺在床上,心裏那種苦,用語言無法形容,心想修煉二十多年了,還走了常人的路,一邊流淚一邊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符合了常人,卻辜負了您的慈悲救度。師父啊!我的身體您都給我淨化了,弟子不要這些東西……昏昏迷迷的就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感覺身上很涼,用手一摸,前胸上妹妹(同修)給蓋了一件秋衣,整件秋衣和自己的上衣,全濕透了,原來輸液管(搭在胸上)裏的藥液沒進體內,全漏了,感激的淚水奪眶而出,師尊啊!不爭氣的弟子只動了這一念,您就這樣看護弟子。

在遠方的小妹,聽說我不做手術,急得直哭,非要回來看著我做手術,被我勸阻後,仍擔心我,怕我殘廢了,到處聯繫有沒有不手術能解決的辦法。後來聯繫到市第三醫院主任(是她的同學),說可以試試手法正骨。於是小妹給我小叔子和姪子打了電話,他倆接到電話後,刻不容緩的要把我送第三醫院,我決定回家,不要任何人的辦法。小叔子急的大喊大叫:「不做手術依了你了,這回又不用開刀,只是正骨而已,說啥也不能聽你的,不然你就殘廢了,沒人伺候你。」我說:「不存在這問題,我回家學法、煉功,我有師父管很快就好。」可他們不聽我的還是把我硬送到第三醫院。

二十二號上午,拍片,手法正骨,然後用束骨帶將兩條胳膊緊緊勒上。但我往那一坐時,我在心裏對師父說:這一切都是表面形式,弟子不承認,只承認師父的安排。

二十三號上午,在市裏照看孫女的同修A知道後,心裏非常著急,自己脫不開身,把她妹妹B同修叫去,說明情況叫B同修去醫院看我,見到B同修,我既高興又羞愧,我流著淚對她說,修煉二十多年此時成了常人。同修打斷我的話說:「這都是強加的,不承認它,做好做壞不去想,只想明天按師父要求,如何做好三件事,別趴著,趕快起來往前走。」通過B同修不斷的從法理上引導和長時間的切磋交流,師父的法不斷的往我的腦子中打,頓感幾天來壓在心頭的大石頭被移走了,人神間搖擺的心穩定了,而且正念越來越強,真正感受到了從法中昇華後那種殊勝和美妙的感覺,同時感到自己空間場無比的清亮、透徹。

下午護士進房叫輸液,我迅速從床上坐起說,不輸了,護士邊往外走邊說,你去跟醫生說。我心裏對師父說,誰也不用,就跟大法師父說。不一會兒,醫生查房我問,明天輸液的藥甚麼時候安排?他問啥意思?我說明天不輸了,他脫口而出:「明天出院。」一會兒我的主治醫生拿個大本進房讓我丈夫簽字,我們也沒問甚麼,我丈夫就都簽了。

二十四號早晨我和妹妹早早起床,收拾好東西,等醫生上班後辦出院手續。

醫生上班查房看見我們問:「怎麼還沒走?」我說,還沒辦出院手續。醫生說昨天老爺子已經簽字了。他這一說我們都愣了。醫生帶我們去醫辦室查看,原來昨天下午我丈夫簽字就是為出院而簽的。

先到妹妹家。F同修上午上班每天下午和晚上都到妹妹家,我們三人一起學三講《轉法輪》,還學各地講法,F同修非常關心我,又約D同修來一起學法、交流。D同修法理清晰,對我幫助很大。晚上,A、B兩位同修和一位不知名的男同修又不辭辛苦遠道來妹妹家一起學法、交流。此時想到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2]。我作為一名正法弟子,坐在這裏學偉大的佛法,身上還綁著常人用的束骨帶,簡直是侮辱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我立即對身邊的同修說,把束骨帶拿下來,從現在開始,我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一切交給師父。聽到我這句話,身邊的同修高興的流出了眼淚。

我們當地的同修得知我出事後,也都為我發正念,默默的加持我,在這裏我感謝無私幫助我的所有同修們,同修們!謝謝大家!

信師信法 顯神跡

從二十五號起,在讀《轉法輪》右手翻書非常艱難的情況下,我堅持用右手翻書,堅持每天學三講《轉法輪》,還學各地講法,並堅持晨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煉功時右手不到位,妹妹都及時提醒。特別第一次煉功時,右手每動一下都揪心般的疼,雖然右胳膊做不到位,但我告誡自己,信師信法,必須到位。第一天煉完功,發現斷骨處明顯凸起,而且很疼,不自覺的想起三院正骨主任說的話,他說:「這束骨帶必須這樣綁著,不能動,最大限度的只能是左手托著右手,動不對勁就麻煩,週四或週五來複查,恢復不好還得做手術。即使這樣恢復也是畸形癒合,有包。」我馬上意識到這想法不是我,信師信法,不是嘴上說說,必須做到,所以我既沒去複查,也沒聽醫生的話,就是天天煉功,右胳膊一天一個變化,十幾天後煉功右胳膊幾乎不疼了,二十多天後,煉功動作到位。

二十九號回到自己家。不論是莊裏人,還是親友,誰看見都說我好的快,特別是姪兒倆口子,來家看我高興的流淚了,姪兒二零一八年出車禍,做過大手術,侄媳婦二零一八年胳膊摔斷過,這次來見我驚訝的說:「我以為你在炕上躺著不知被折磨成啥樣呢,真沒想到人這麼精神,胳膊還能舉那麼高,跟沒事一樣,太好了!我太高興了,要不親眼見誰說我都不相信,因為我們親身經歷過,太不可思議了!」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堅持學法,煉功,有師父管才會出奇蹟,不做手術,既省錢又不遭罪。你們今後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因為很早我就給姪兒退了團、隊,這下更相信大法好了,伸著脖子讓我給他戴「法輪大法好」護身符。

一個月以後,誰看見我的右胳膊活動自如,誰都感到驚奇,無法相信,我就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是法輪大法創造的奇蹟。如果走醫學這條路,做手術的話,一塊進口鋼板就得兩萬元,外加手術費、醫藥費、住院費、護理費,保守的說,就得五、六萬元。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我家就有鮮明的對比:丈夫右手軟組織挫傷,輸液、吃消炎藥、外敷,光偏方紅傷藥就吃八十多包,至今兩個多月過去了還沒有消腫,手連筷子都拿不了;我現在,推車,扛東西,打栗子啥活都能幹,人人看到都說神奇。因為大法弟子有師父管才會這樣,常人是比不了的。

村書記都說是奇蹟

事發後,由於對方當時看到我們(丈夫頭部出血,後腦勺拳頭大的包,右手不能動,好久都沒站起來),而對方不聞不問,人和車就回家了,連路人看到現場的血跡和車的慘狀,都說人肯定不行了,都跟著揪心。因此大家都氣不忿兒,有人報了警。

到交警隊做筆錄時,我實話實說,一點不為自己開脫,始終堅持修煉人的標準不向對方要一分錢,交警讓取責任認定書,我知道對方去取了,我也沒去,因為我決心已定,不管怎樣劃分責任,絕不以認定書為準,我必須以大法為標準。

為了儘快了結此事,我兩次找村書記,書記說,我知道你煉功人不會要人一分錢,可你也太好說話了,我表兄(我丈夫)那手一年半年也好不了,他們連面都不見,一句話都沒有,太欺負人了,我都咽不下這口氣。

我雖然只住了三天院,可三家醫院各項檢查費和丈夫的醫藥費打車費,加在一起一萬多,而且摩托車報廢了,解決事故那天,我們連費用單子都沒往外拿,只拿了片子讓他們看,他們看完片子,又讓他們看看我的右胳膊上下活動自如,都非常驚訝。對方村書記是村醫生,他說:真是奇蹟,從醫學角度說,斷骨凹陷那麼深,不做手術不可能復位,一百天都好不了。

解決事故的目地是因為交警隊需要協議書銷案,因此,我一個親友都沒找,我方只有我和丈夫,村書記和文書,對方本人和村書記。滑稽的是協議書都是對方自己寫的,因為對方打電話問我是經官方解決還是私下解決,我坦誠告訴他:「私下解決,只需要你我兩村書記到就行了。我雖然損失近兩萬,我不會要你一分錢,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請你放心。」對方說:「我真遇到好心人了,這事說好解決也好解決,說不好解決也不好解決。」

從出車禍一直到我們要了結此案的過程中,對方始終沒有露面,連一句安慰或客氣話都沒有。因為對方知道我是煉功人,好說話,就胸有成竹的自己托人寫了協議書。

雙方書記看我這麼辦事,都很感動,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中共和它的報紙、電視上對法輪功所說、所演的全是造謠誣陷,並對對方說:你感謝大法,感謝大法師父吧,最低你省了幾萬元錢。臨走時,我送給每人一本真相冊子。

在這裏需要說明的是,回家的前幾天,心裏也曾苦過,因為,我們沒有兒女(兩年前,唯一的兒子在一次車禍中離世),身邊無人照顧,而且我倆傷的都是右手,日常生活會很艱難。但我很快想到法:「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3]。因此,我很快放下人心,更加努力學法煉功,大法才在我身上顯現如此神跡。

在此,感謝丈夫對我的理解和支持。丈夫是一個非常樸實節儉的農民,一分錢都不捨得花。用他自己的話說「每一分錢,都是汗水換來的」,這將近兩萬元錢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開始我對他說明我的想法,他想不通,再加上對方始終不聞不問,曾幾個夜晚徹夜難眠,但最終還是做出抉擇:支持我。與對方見面那天,連一句不中聽的話都沒說。

在今後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去利益心、怨恨心、做事心等人心。不辜負師尊的慈悲呵護與救度。

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