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板廠氛圍從競爭變祥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我曾是一名女教師,五十五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身心受益,我身邊的眾生也都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倍感幸福。

一、支持大法的老闆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了對上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二零零一年,因我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我校五名教師同修被一票否決競聘教師資格,得不到任何說法,被趕出了學校大門。

沒有了生活來源,生活陷入了困境。我和一個同修來到了一個私人板廠劉老闆家打工,工作是補大板。這是我和另一位同修失去教師工作後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我倆大學畢業後就當教師,現在到板廠幹重體力活,需要克服很多的困難,也經歷了很多心性上的考驗。

這個工作是個計件的活,也是個良心活。老闆買來樹,用機器扒成長二米六、寬一米三的大板,板子上有不同大小的洞,工人用機台下來的小碎板把大板的洞補好,但補洞板得自己去撿,很費時、費力。大板的洞越大、越多,需要的補洞板越大、越多,也更費時費力,掙錢就慢。有的工人看老闆不在,就把不好的大板割成小塊,變成補洞板了,這樣既節省補板時間,又不用撿補洞板,也能多掙錢。有時板子賣出去反饋回來,有的人小洞沒補或有的洞補得不嚴,所以老闆需要用一個質檢員來檢查和監督幹活的質量和數量。

我和同修不管有沒有人監督,都嚴格按照師父的法要求自己。師父教導我們:「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對照師父的法,我和同修把廠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細心檢查自己所補的板,不落下小洞,也不毀掉不好補的板子,碎板子儘量補成好板。老闆看到大法弟子工作兢兢業業,有時把從外面撿回來的碎板子直接送到我們兩個大法弟子面前說:「大法弟子心眼好,把這些碎板給補上吧,要是她們就給禍害了。」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倆都毫無怨言的按照老闆的要求把活幹好。

老闆漸漸的知道了大法好,也支持大法,幫助大法弟子:

1、多開的工資

一天下班後,和我一起打工的同修帶著當天板廠老闆發的工資來找我,說回家一算,發現老闆發的工資錯了,多了九十元。說我們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得做到真,並委託我把多發的錢給老闆送回去。沒想到當我到老闆家說明情況時,老闆當時就說沒發錯,因為同修活幹得好,多付出很多,幫老闆減少了很多負擔。還堅持讓我把錢給同修拿回去。

2、老闆的風濕病好了

一次,老闆收了一個人偷來的樹,受牽連被關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裏,睡在潮濕的水泥地上,她自己有風濕病,擔心會腰腿疼。當時拘留所裏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逢凶化吉。老闆念了之後,不但哪也不疼了,風濕病竟然也好了。看到老闆從拘留所回來和我們大家說的時候的高興勁兒,在場的工人也為老闆高興,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3、老闆的信任

有一段時間,板廠的活不多,用不了那麼多人,老闆知道大法弟子幹活認真負責,兢兢業業,就把剩下的活讓我和另一個大法弟子來幹,沒有安排檢查質量的人,讓我倆自己幹,自己計數,自己包裝,自己記賬,完工的時候,老闆按照我們自己計的賬目給算的工資。老闆真的知道法輪大法是在教人修心向善,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4、避免了一次迫害

我和同修在劉老闆家的板廠幹了四年以後,又到了當地孫老闆家的板廠打工。派出所的人就到劉老闆家去找我們,想要對我們進行迫害。派出所的人給我家的一個鄰居小李打電話,讓他通知我們。小李接到電話後,馬上給孫老闆的姪子小孫打電話,不巧小孫去了外地,小孫馬上給在孫老闆家幹活的妻子小榮打了電話,小榮氣喘吁吁地跑到我們工作的車間,讓我們停下手裏的活馬上離開。過了一會兒,我家的另一個鄰居小麗也騎著自行車慌慌張張的來送信兒,讓我們躲避一下。原來,劉老闆給小李打電話的時候,小麗也在小李家,她擔心電話打不通,怕耽誤了時間,就騎著自行車匆忙趕來通知我們離開,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一場迫害就這樣避免了。

現在,劉老闆一家人、孫老闆一家人和我的鄰居們都看透了中共邪黨的邪惡,選擇了三退保平安,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

二、支持大法的工人

在劉老闆家板廠打工時,因為收到的樹木質量不同,板子晾曬的幹濕程度不同,每垛板的好壞有很大差異,直接影響到掙錢的多少,所以能搶到哪垛板子有很大的競爭。遇到好板子,如果快速把手裏的活幹完,就能把好板搶到手,遇到不好的板子想辦法拖延時間,也能把不好的板子躲過去。每當遇到這種情況,競爭的場面是很激烈的。我和同修都按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守住心性,為他人著想,不與人爭辯和爭搶。因為師父教導我們:「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

時間長了,在一起打工的人看到我們祥和的心態和舉動,也主動向我們了解大法,了解我們的工作的心態。我倆就說師父要求我們工作要對得起老闆的工資,講大法要求弟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告訴她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小娜晚上走夜路害怕,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害怕了;小芳是十幾歲的孩子,她從小受繼母虐待,現在恐懼的心理消除了。從此,板廠的大板房裏,有了歡樂的氣氛,十來個人一起幹活的廠房裏,每天嘰嘰喳喳說笑不停。有時候,她們邊幹活邊唱起了給師父拜年的大法弟子的歌曲。中午休息的時候,有的人也學著大法弟子的樣子把腿盤起來感受感受,有時候大家經常到我家聚一聚,觀看大法真相光盤,再後來她們都做了三退,有兩個人拜讀了大法書。

三、一生中從沒見過這樣的場面

我家有一口壓力井,一直用了很多年。可是在我失去教師工作以後,我所在地區地下水位普遍下降,壓力井再也上不來水了,周圍的人家都重新打深水井。我向一個同修的丈夫姚哥了解打井的事宜及相關的費用。當姚哥知道了我被迫害失去工作,沒有經濟來源,又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陷入困境時,就給我一個建議,說請人打井的費用是不能少的,只有打一個用手搖的轤轤井能把費用降到最低,說做轤轤的鐵他家有,找人做完他來給安上,三十元錢就能下來。我當時沒有聽明白,以為買鐵和手工加一起是三十元。

打井的那天,來了四個同修和兩個同修家屬於哥和張哥來幫忙,打井的師傅還帶來幾個力工,打井的師傅要求,如果不供飯就給五十元飯錢,幾個同修背地裏商量說人太多了,吃頓飯得買菜花錢,而我太困難了,沒有錢,就不供飯了,給打井人五十元錢去外面吃,其餘幫工的人都回自己家吃。商量完通知我堅決不許做飯,都說好了都回家吃。過了一會兒,另一個同修(於哥的妻子)來了,從家裏帶來了肉、蛋還有青菜,是專門來給大夥做飯來的。井打好了,飯桌上,大家還在討論後續的事情,但他們知道我要打轤轤井的時候,大家一算賬,說轤轤井鐵和工錢都算上也要二百多元錢。

這時我才明白,原來姚哥說的是他家的鐵不要錢,只是拿到鐵匠那裏做成轤轤工錢要三十元,還得同修的家屬免費給安裝。這時在場幫工的一個同修說:「不做轤轤了,我出錢買水泵。」一個同修家屬張哥說:「我買水管和電線。」另一個同修家屬於哥說:「我做井蓋子。」坐在桌上一起吃飯的打井師傅說:「我的五十元飯錢也不要了,活了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看到這樣的場面,煉法輪功的人太和氣了,法輪大法太好了。」

這口靠著大法弟子凝聚力打成的井打完了。第二天,當我從板廠打工回來後發現,打井扒開的牆砌好了,院子裏一條條筆直的壟打好了,不知是甚麼種子,都澆水種好了,活卻不知道是誰幹的,過後才知道是另外兩個男同修幹的。

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幸福的回憶總也說不完。大法的浩蕩洪恩,同化大法的神奇與殊勝更不是人間之語可以表達。修煉的人也不能體會師父慈悲之萬一,真心希望人們趕快了解真相,切勿錯過這萬古得救的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