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見過師父,還和師父握過手」

——鄭州講法班期間的往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和老伴參加了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在河南鄭州舉辦的講法班。

一天下午,師父正在講課,天突然黑了,擴音器也不響了,師父就站起來大聲的講課。這時又突然下起了冰雹,從窗外打進來,我拾起一塊看看,有大拇指那麼大。冰雹砸在房頂上啪啪響,有人說下冰雹了。師父說:不要講話,注意聽講。這時,燈熄了,師父停止了講課。講台上面已經開始往下漏雨了,只見師父往旁邊移了移,就站著打手印。打完手印,看見師父一隻手拿著礦泉水瓶,另一隻手往瓶裏一指,只聽一聲尖叫,是個女人的聲音,師父把瓶蓋一擰,那個東西就裝在礦泉水瓶裏了。

接著,雨也停了,太陽也出來了。這時,全場掌聲雷動,我卻不知是怎麼回事(後來才知道,是師父在除魔)。只見師父又坐在桌子上打手印。打完手印,就又開始講課了。師父對大家說:你們家沒有事,放心聽課。

下課回家時,馬路上的水深到大腿處,我和老伴趟過馬路上的水,騎自行車回到了家。一看,我家前面平房的屋頂被大風刮的揭了頂;公司的院牆倒了;直徑一米左右的幾棵梧桐樹也倒了;電線桿也倒了,把配電房砸了。唯獨我家門口的梧桐樹,沒有動。我家門口用棍子搭了個棚子(上面用兩塊門板蓋著,門板上面用磚頭壓了一些塑料布擋太陽),在裏面做飯,這個臨時廚房也一點都沒損壞,大家都覺的很神奇。

有人說:五十年來,鄭州都沒有刮過這麼大的風,別人家的房頂都揭了,大梧桐樹也刮倒了,唯獨你那個棚子沒有損壞。而且,我們臨時住的那個屋子,地勢比較低,每次下雨屋裏都要進水。今天下這麼大的雨,屋裏乾乾的,沒有進一點水。這時我想起師父說:你們家沒有事。是師父在保護我們呢,家裏一點水都沒有進。師父無微不至的看護著弟子啊!

在鄭州班期間,師父給大家整體祛病。看見大家都站起來,我也跟著站起來。師父叫大家一起跺腳,跺腳的聲音不一致。師父說:再來一次,大家跺整齊一點。我看見師父身後一閃一閃的發著光,就像燒電焊時發出的弧光。我當時很納悶,也沒有看見有人燒電焊,哪來的弧光呢?後來我才明白,實際上是師父打出來的功,在給學員們祛病。

一天,師父講課前,在講台上說:誰的錢丟了?一百元的票子一摞,還有金項鏈、手錶,誰丟的來領。真像師父說的,法輪功這裏是淨土,丟甚麼東西都能找到。在師父洪大慈悲的普照下,我們的心靈都得到了淨化,行為都得到了歸正。

湖北咸寧有兩位學員,在飯館裏吃飯,包被人偷了,內有《法輪功》一書,還有聽課證、毛巾、牙刷等生活用品。聽課時,入不了場,給守門的學員講明了情況。後來師父知道了,就叫他們明天到丟包的地方去找。第二天,他們又去了那家餐館,看見有個小青年在看《法輪功》,他們問他:「你也煉法輪功?」小青年把書一放,風一吹,書打開了,學員說:「這是我的名字,這書是我的。」小青年說:「你的書,你拿去。」同修說:「我的包包呢?」小青年一指那個包,學員打開一看,裏面的東西都沒丟。

還有很多神奇的事……

師父在鄭州的講法班快結束時,台下有許多學員舉著手,要和師父握手。當時,我也沒想甚麼,也舉起了手。在離我大概兩公尺遠的一位學員,拽住師父的手,不撒開。師父拉著她的手,往我這邊來,她才鬆手。師父和我握手,我頓時感到師父的手軟綿綿的,不由的心中升起了一種喜悅,說不上來的那種感覺,真是「佛手如綿」啊!這種美妙殊勝的感覺一直伴隨著我。無論我身處怎樣的境遇,哪怕是在邪惡的黑窩裏。

講法班結束後,氣功協會的領導講話:別的氣功師在這裏辦班都吃酒席,只有法輪功的師父不吃酒席,自己吃方便麵。氣功協會給師父送了一幅「普度眾生」的錦旗。

我老伴參加了師父的講法班後,原來一身的病:頭痛、腎炎、膀胱炎、內外痔、四肢無力等都好了,全身有勁了。鐵的事實,讓我相信師父真的給她治好了。我更加堅定的在修煉路上勇猛精進。

修煉了一段時間後,我的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城市、建築、馬路、山川、河流、花草樹木。那花特別鮮豔,細膩好看,美妙無比。還看到了穿古裝的人等。一直困擾我的膽囊炎、腎炎、肝脾腫大等毛病都好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一九九五年,我和親人在自家的院子裏照相。從照片上看到,在院子裏有小碗碟那麼大的法輪,裏面的萬字符和太極都看的非常清楚。葡萄架牆邊也照出一串一串的法輪,看的也很清楚。本市的很多法輪功學員,還有外地的學員都來我家看照片。

我因為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中共迫害,把我綁架到看守所。警察到看守所逼迫學員轉化。我面對四個要強行轉化我的警察,當時氣氛十分恐怖。一個警察說:「這是甚麼地方?是監獄!是專政機關,是強制性的地方。要和國家保持一致,不叫煉就不能煉了。你必須得寫出書面材料。不然的話,我們就往死裏整你!」我心裏想: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心裏有真、善、忍宇宙大法。為了真理,為了大法,死就死吧,生死早就放下了。他又喊道:「你必須每天寫一份轉化材料。」我晃一晃頭:「不寫!」他又改口說:「兩天寫一份。」我說:「我是修煉真、善、忍的,我不會給你寫甚麼轉化材料的。死,我早就放下了!」

那個警察一下惱火了,站起來,手裏拿著一疊誹謗大法的材料要念。我說,你別念,我也不會聽。看守所的醫生說:念這,對他不起作用。我說:醫生都知道沒用,你趁早別念,我也不聽。他更惱火了,大發雷霆,大聲念了起來。我聽見他們誹謗大法,心想:太邪惡了,太邪惡了!我背起法來:「如有竄改大法,另搞一套者,其罪大之無邊,生命在還惡業時,層層被滅盡的痛苦是永無終盡的。」[1]突然,那個正在唸誣蔑資料的警察一下子倒在桌子上,趴在茶缸上,一動也不動了。

這時,指導員從外面進來問我:「你見過師父?」我說:「我見過師父,還和師父握過手。」他說:「那你回號子裏去吧。」事後,我聽說公安局的警察全都撤離了看守所。最兇的那個警察突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態度很和藹的與我說話,幫助我解決筆、紙的問題,並告訴我如何辯護,如何按照起訴書一條一條的辯駁。

在師父洪大的慈悲保護下,在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正行的能量場作用下,解體了邪惡因素,使警察改變了對大法不好的念頭。

師父啊,您對弟子慈悲的救度,弟子用盡天地間所有神聖的頌讚,都無法表達對您的感恩!弟子唯有勇猛精進,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走好今後的每一步。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