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神奇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我今年五十八歲,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十三年裏,我親身經歷了大法的超常,親身體驗了修煉大法的幸福。偉大的師父時刻保護著我和我的親人,師父為我家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難。師父的洪恩無以回報。

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在我和家人身上出現了許多奇蹟。在這裏寫出一部份,以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證實法輪大法的威力無邊。希望當今受「武漢病毒」威脅的人們趕快醒悟,摒棄謊言,齊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存正氣,走出劫難,願天下家家戶戶都了解大法真相,得福報。

滿身病痛一掃而光 抑鬱症煙消雲散

聽母親說,我自小體質就弱。結婚後,由於家窮、辛苦,孩子又多病,日夜操勞,身體得不到補養,漸漸就落了一身病。患有偏頭痛、胃痛、腰痛、痛經、尿道炎、嚴重痔瘡、心悸氣短、心律不齊、頭暈、暈車症、手腳麻痺、長期失眠等。每逢風吹雨淋,都躲不過感冒。總之是弱不禁風,成了個藥罐子。

最致命的是,在長期遭受病痛折磨的同時,又受丈夫在外邊賭、嫖做壞事的打擊。那時我還沒學大法,不懂正理,只會操勞、不會調心。啥事都自個悶在心裏,從不往外說露一點,就漸漸的,形成了可怕的抑鬱症。喝中藥喝的牙齦全黑了,可病卻不見好。種種苦難使我都不想活了,背了人就哭。

就在這生死關頭,法輪大法洪傳到了我家,我有幸得大法了。那天我雙手合十,虔誠的接過《轉法輪》,就坐在沙發上看。句句入心,書中的法理震撼的我一邊看一邊驚呼:「哎呀!多好的道理啊!這就是我需要懂得的道理啊!」一陣陣哽咽,總想哭。我忘記了吃午飯,家人也沒叫我吃,他們也沒吃,都坐那陪著我。

到第四天,解大便就非常順利,不痛又不出血了。我患有嚴重的痔瘡,每排一次大便都非常痛苦,出很多血,吃藥也沒用,真是可怕。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把痔瘡給清理了,可我當時還沒學煉功動作呢,這痔瘡就不痛不苦的徹底好了。

緊接著,一天下午三點多鐘,我的膀胱炎急性發作,小腹越來越痛,症狀比以前來的還兇。痛的我渾身顫抖,眼冒金星,頭暈想嘔。我知道是好事,就咬牙忍住,一聲不吭,該幹啥幹啥。到了晚上,隔幾分鐘就要排一次尿,排的很少,但排出的都是血,我沒有害怕,堅強的忍著,到第三天晚上,一切都恢復正常了!打那後,尿道炎就一去不復返了。

接著,師父陸陸續續給我去掉了腰疼、手腳麻痺,特別是現代醫學藥物無法解決的憂鬱症、失眠,我變的神情舒暢,吃飯飯香,睡覺覺甜。

接著我就到煉功點學五套功法,看師父講法錄像,回家有空就學《轉法輪》,煉功。在那些日子裏,學大法使我明白了宇宙中存在著因緣關係、六道輪迴、不失不得以及相生相剋的理。師父講:「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1]這使我明白並想通了我自己人生中為何出現那麼多的苦難,隨即感到身體舒舒服服,渾身是勁,心裏很亮堂。忽然覺的處處、事事都變的美好起來了,以前那些焦慮不安、擔憂恐懼、悲觀厭世的不好心理統統都消失了,從而對生活充滿了信心,整天樂呵呵的。

就這樣,在師父的清理和調整下,使我受盡苦難的滿身病痛,就像處處灰塵被一掃而光一樣,折磨的我生不如死的抑鬱症如風吹一般煙消雲散。從此我丟掉了藥罐子,由一個病怏怏的人變成了一個精神飽滿的健康人。沒有病的滋味實在是太好了,真像脫胎換骨一樣,那種幸福美妙的感覺真是無法形容。

丈夫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自從我走入大法修煉,我的家人雖然沒有修煉,但都受到了師父的保護,人人都有自己的神奇故事。

二零零五年,我被中共非法勞教後回到家,孩子哭著跟我說他爸爸遇險差點回不來了。我從丈夫那裏了解了事情的整個過程:

二零零四年早春的一個晚上,一個客戶出高價,請丈夫用大三輪車幫他拉一頭小牛仔。由於天黑、下雨路滑,綁在車上的小牛仔又不斷的掙扎,車子就時不時的搖晃。當車子行駛到一段盤山路上時,突然連人帶車翻到了山下,車和牛都壓在了丈夫的身上。可神奇的是,丈夫竟然沒有受傷,還把車子從身上推開。

那路段,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路上沒有行人和車輛,他身上沒電話也沒帶手電筒,天又下著雨,他竟奇蹟般的一個人,摸黑把大三輪車和小牛仔都從山腳下拉到路上,還把牛仔完好的送給了客戶。回到家已是凌晨。

第二天,丈夫跟孩子說了他歷險的經過。孩子聽到爸爸說:「是師父保護了爸爸,不然你們就見不到爸爸了。」孩子心酸的一邊流著淚,一邊感恩師父救了爸爸。

師父給小兒子拿掉了專家無法治癒的病

師父不但幫我去掉了所有的病,為我調整身體,也幫孩子清理身體。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

小兒子兩歲多時,得了「小兒肺門淋巴結核」,這種病的症狀是:反覆持續發燒,咳嗽不斷,整晚出汗,厭食。幾年間不知住了多少次醫院,吃了多少藥。當時醫生說,孩子已經用到大人的針劑量和藥物了,而且大多是國外藥,不下這麼重的藥又退不了燒,可這些藥的副作用很大,會傷害肝臟。即使這樣,這藥還得繼續吃。我每月都得按時帶孩子到省醫科大學的附屬醫院請專家複診,每次都要透視拍片,孩子被病痛折磨的非常虛弱,一家人都操碎了心。

我得法的第二天上午,我和同修一起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孩子們也坐在我身邊。剛聽了一會兒,小兒子就開始出風疹,一連出了三天。三天都伴隨著發燒,頭一晚高燒到40度,第二晚39度,第三晚就降到37度多了,第四天一切正常。奇怪的是,頭兩天體溫那麼高,孩子卻像沒事一樣,吃的好、睡的香。而我幾乎沒睡,一個小時給孩子量一次體溫。我對他說:「你發高燒呢!」要帶他去看醫生,孩子卻說:「不,不去。媽媽,你老說我發高燒,我沒覺的發高燒呀!」我想是不是師父幫孩子祛病呢?

一個多月後,孩子再度發高燒,並咳嗽不斷,比前幾年剛得結核病時還來的兇。我通晚通晚的不睡,坐在床頭讀法,每隔一會兒給孩子測一次體溫。孩子由開始體溫39度,逐步飆升到42.5度,並且持續了幾個晚上才慢慢的降到了39.5度左右。孩子這次發燒持續了十七天,燒的嘴唇全起了白泡,舌頭白白的。可神奇的是,孩子每晚依然正常入睡,只是吃飯少了點。

一開始我就要帶他上醫院,可孩子就是不去。叫他暫時不要去上課了,等身體好了再去,可孩子說:「媽媽,我沒事,我能去上課。」就這樣,孩子照常上學,每天都是哥哥一手幫他提書包,一手挽著他的胳膊回來,問他難受嗎?回答說不難受,就是腳軟。我一把將孩子抱在懷裏,眼淚流個不停。孩子才六歲啊!幾年來被病痛折磨的已經非常虛弱了,如今卻變的這麼堅強。他說他在學「真、善、忍」,做好孩子呢。 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幫孩子清理肺結核病灶了,是師父保護著孩子,我默默的感謝師父。

孩子體溫漸漸的降到了37度多。一天晚上,孩子咳得很厲害,我就讓孩子半靠在被子上,一口一口的餵他吃點稀飯。孩子忽然說:「媽媽,我想聽師父講法。」我馬上打開錄音機,放了師父在廣州講法錄音給他聽。聽著聽著他就睡著了。兩天後孩子體溫恢復正常,不咳嗽了,一切都正常了,只是瘦了一些。但很快就長回來了。

讓我家花了不知多少錢、醫院治了幾年都沒治好的「小兒肺門淋巴結核」,慈悲的師父在短短的十七天裏就給孩子徹底清除了。

大兒子的那場車禍 震驚了所有的人

二零一二年,大兒子大學畢業後考取了汽車駕照,為了熟練開車技術,領了駕照就暫時在他舅舅開的廠子裏當運貨司機,專上夜班。

二零一三年底的一晚,兒子在下半夜送完最後一趟貨,開車回廠時,已是凌晨四點多。臨近工廠的一段路很直,兒子以80公裏的時速在靠邊的車道上行駛著。由於長期上晚班很累,兒子開著開著車,竟然不知不覺的睡過去了。等他驚醒時,透過擋風玻璃看見的是一片塵煙翻飛,根本看不到路面,車子在劇烈的顛簸著往前猛衝,聽到發電機「轟轟」聲爆響。他猛踩剎車和打方向盤,但都失靈了,車子已經完全失控,他驚恐萬分……

就在這危險關頭,車子突然被甚麼卡住了似的停了下來。他顫抖著打開車門下車一看,眼前的景象令他終生難忘。天啊!車子橫著卡在了路基上,車頭被撞的不成樣子了,機頭還冒著煙,車門全變了形,總之車子已經報廢了。

等回過神來再看周圍,他嚇呆了!

原來就在他睡著後,車子衝上了路邊的綠化帶。綠化帶上到處是花草樹木,水泥電線桿和鐵柱路燈林立,而且都參差不齊、相互距離非常近,車子當時以80公裏的時速在這片綠化帶上狂衝猛撞了近70米,撞倒了好幾棵小樹,又撞壞了幾棚牡丹,其它小花綠草更是被輾的一塌糊塗……

可奇怪的是,車子竟然一次也沒有撞上水泥電線桿和路燈鐵柱,也沒撞著大樹,只有一棵大樹被刮掉了一大塊樹皮。特別是那根粗壯的路燈鐵柱,跟被撞倒的那幾棵小樹是處於同一直線上的,而且距離很近。綠化帶又窄,車速又快,按理是不可能繞過路燈鐵柱的,可車子就是奇蹟般的穿了過去,沒撞上。如果以當時的車速撞上鐵柱,又正好對著兒子的駕駛座,後果不堪設想啊!

他舅舅聞訊帶著一班員工趕到事故現場,一看那場景即刻驚出了一身冷汗!說他自己開了這麼多年的車,都不曾見過這般恐怖的景象。大夥見車子在這麼窄的綠化帶上,居然沒撞到電線桿、路燈鐵柱及大樹,都覺的太不可想像了。特別是我兒子在這麼驚險的情況下,毫髮未傷,都嘖嘖稱奇。他舅舅十分的慶幸,雖然車子毀了,可人身安全!他說:「真是有神護啊!」

他舅舅是明白大法真相的,並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個善良人。他的車的駕駛室裏一直都放著大法真相護身符。在這起突發事故中,他也跟著受益了。是師父保護了兒子,又一次為我家化解了一次大難。

每當回憶起我和我的家人在這些奪命的病痛和危險中得到師父的救度,感恩的淚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