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美國之音的同事看到了大法弟子的表現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我從小就在找尋生命的意義,不明白人生最多不過百年,來世一回到底為了甚麼?在我看來,貧賤和富貴在這短短的幾十年中沒有甚麼差別。我跟父母和師長都探討過這個問題,可是沒有人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在外人眼裏,我似乎得到了上天的特別眷顧,同學說:「上天給了你人們所嚮往的一切。」可是,內心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九九七年八月來美國後,我驚訝地發現,周圍二十多個學業有成的年輕人在修煉法輪大法。早在一九九二年秋天,我就聽聞了法輪功。我當時正在上大學,每天早上走出宿舍,街對面就傳來了祥和悅耳的煉功音樂,無論春夏秋冬,嚴寒酷暑,都有一群人伴著音樂安靜地煉功。這個場景伴隨著我度過了隨後三年的大學時光。當初給我的印象是:這些人為了鍛煉身體,真有毅力。

我原先一直以為只有老年人為了祛病健身才煉功。為甚麼在美國煉功的大多是二十多歲、學業有成的年輕人?帶著這樣的疑惑,我參加了九天班。第一天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從小困擾我的問題一下解開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這就是我一直在找尋的,我要修煉! 我要返本歸真。

我剛修煉不到兩年,中共就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當時所有的媒體都轉載中共的謊言宣傳,大法弟子建立了講真話的媒體──大紀元,我也加入其中……從此,我便與媒體結上不解之緣,也走上了在媒體工作中的修煉之路,這條路並不平坦,但是因為有「真、善、忍」做指導,讓我在遇到不平之事時,能夠「難忍能忍」[1],平靜對待,讓美國之音的同事看到大法弟子是好人。

被美國之音錄用 面對不平坦的道路

二零零四年春天,朋友轉發給我一個美國之音的招聘通知,建議我去試一試。考試順利通過後,遲遲沒有收到面試通知。幾個月後我接到電話讓我去面試,一位編輯告訴我:「雖然你考試成績很好,也不一定錄用你,因為你在簡歷中說在大紀元做記者,他們知道你煉法輪功。」兩位主任面試了十分鐘後,對我印象不錯,讓我第二天就去上班。二零零四年秋天,我開始在美國之音工作。

起初日子真不好過。我在辦公室經常被十幾個人一起「圍攻」,他們說的都是中共對我們的抹黑造假宣傳,不容我插話。從同事的眼神中,我看出了他們對我的懷疑不屑,有時在走廊迎面碰見,我打個招呼,他們卻對我視而不見。主任每週給我調換不同的組,也在了解各個組長對我工作表現的反饋。

一天上早班,坐在我鄰座的一位同事主動跟我搭話,得知我來自長春,他高興地說我們是老鄉。他問我是否經常回長春探親,我告訴他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就無法回去了。他一聽「法輪功」三個字,馬上暴跳如雷,看到他情緒失控的樣子,我感到無所適從,只能沉默以對。過了一會兒,坐在我對面的同事實在看不下去,把他叫了出去,回來後他對我說:「我剛才出去教訓了他一頓,看人家修『真、善、忍』,也不能這麼欺負人。你別跟他一般見識。」他說他過去在航空公司工作時,經常遇到法輪功學員坐飛機從加州來華盛頓DC參加活動,有的一家三口,帶著很小的孩子。他們說都是自己負擔費用,他問我是真的嗎?我告訴他:是真的,過去我住在佛羅里達,每年也是帶著孩子自費來華盛頓DC呼籲停止迫害。

後來鄰座的同事回來了,他輕聲地說:「對不起了,我不是針對你。」隨後又勸我放棄修煉法輪功,任憑我怎麼跟他解釋,他似乎都聽不進去,也不想聽。過了幾天,他主持的電視節目被取消了,他離開了美國之音。我心裏為沒能讓這位老鄉明白真相而感到遺憾。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默默的祝願他以後還會再有機會接觸到大法弟子,能了解真相。

每天一進辦公室,我就能感受到無形的壓力,我也萌生過離職的想法。有一天,我去取打印的稿件,意外看見坐在打印機旁的一位同事把李洪志師父接受西方媒體採訪的剪報貼在了牆上。看著師父的照片,我為自己只在意自己的感受,沒有考慮被謊言毒害的眾生而慚愧,心裏默默的說:「請師父放心,無論多難,弟子也不離開這個環境,一定讓他們看到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境隨心轉

一天,同組的編輯趁著周圍沒有人,低聲跟我說:「我有一個問題不理解,我的一個表弟,很優秀,是中國名校的大學生,他也煉法輪功,經常去北京上訪,讓他的父母很發愁。他年紀輕輕的,為甚麼不考慮自己的前途?」我聽完,內心一陣感動,眼淚差點掉下來。我告訴他:「你的表弟了不起,人一旦知道了真理,是拿任何錢財和利益都嚇不倒的。」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久他被派到北京記者站,發回的稿件字裏行間透著正氣。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我提醒自己,時刻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兩個月後,我得到了主任的信任,被固定分配到早班新聞組。每天凌晨一點就得離開家,兩點開始向中國大陸直播,直到十點直播節目結束。那些年正是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的時期,每天上午十點下班後,我再開始大紀元的採訪報導工作,有時甚至通宵達旦。但是無論怎麼忙碌,我一次都沒遲到過或耽誤節目準時開場。

過了一段時間,同組的同事覺的我謙虛和善,工作踏實,慢慢的主動接近我。有一位年過七旬的資深主播把他收集整理的播音主持成功秘籍和常見錯別字送給了我。一位在美國之音工作了三十七年的資深主播退休前對我說:「我看得出你是好人,從不惹任何是非,這裏的環境很複雜,你要注意安全。」她說,一年夏天,她跟家人去北京旅遊,在一個景點看到有很多人在簽名聲援北京申辦奧運,她也湊熱鬧去簽名,結果第二天中國的報紙就報導美國之音資深主播聲援北京申辦奧運,並把她的簽名也刊登出來。她告訴我,雖然我們都取了個播音用的化名,但也沒有用,中共特務如影隨形,連她私人旅遊都受到監控。

一年後,一些同事對我的態度變了。有的同事主動來跟我了解法輪功。有的同事婆媳不合或跟先生有矛盾,也找我傾訴,我用自己從大法中領悟到的法理開導他們,他們都覺的我心地善良,值得信任。還有的同事讓我給她的兒子介紹女朋友,說就相信我們煉法輪功的人。一位編輯的先生是華盛頓一個知名律師行的合伙人,她讓我推薦一位法輪功學員去律師行工作。一次和一位同事一起主持早間時事新聞節目,她突然肚子痛得難忍,看到她痛苦不堪的表情,我問她要不要跟我煉煉功,她說:「可以試試看,我痛得實在受不了了。」我們趁著節目間歇的幾分鐘,在直播間裏煉了第一套功法,煉完後,她神奇般的好了。

有的同事主動向我借閱《轉法輪》。有一位同事帶小女兒來我們當地的煉功點學功,她說,每天上下班開車時都聽煉功音樂,困擾了她多年的失眠症不知不覺好了。兩年前,她帶著從(中國)國內來探親的姐姐姐夫來找我學功,回國後,他們一直堅持煉功,夫婦倆的多種老年病也消失了。她經常跟當地華人聚會,每遇到有人詆毀法輪功,她就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講出來,並告訴他們她接觸的法輪功學員是甚麼樣的人。

再起波瀾

二零零六年,美國之音著力發展電視,主任把我調到了電視組,讓我兼做廣播和電視新聞主播,我覺的能讓我在電視節目中直播新聞,是對我的信任,至少表明他們對我修煉法輪功不再有顧慮。可是,就在節目開播前夕,當時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訪美,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白宮喊話,要求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電視畫面中出現喊話一幕時,整個辦公室沸騰了。電視組的編輯說:「千萬不能讓法輪功混到我們這裏。」隨後看了看我說:「我沒說你。」聽到同事議論紛紛,我再次感受到了壓力,我也覺的作為專業媒體人,不應採用這樣的做法,心中抱怨同修不理性。可冷靜下來想一想,同修這樣做不是為了她自己,相反她的舉動可能會給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帶來損失和壓力,身為醫生的她難以接受活摘器官的罪惡,她只想制止這一暴行。想到這些,我不再抱怨,也把我的想法跟同事們分享。隨後,同事開始轉而關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不再關注白宮喊話。

這場風波很快平靜下來,我也按原計劃被安排在電視組。比起其他同事,我不是學新聞專業出身,也沒有接受過正規播音訓練,只想盡心盡力做好工作,讓我感到意外的是,觀眾反饋說喜歡我播報新聞時的平和穩重。浙江大學的一個研究生把視頻截圖發給了我,他們說把這張照片打印出來貼在了他們宿舍的牆上,宿舍的六個同學都成了我的粉絲。領導對我的工作也滿意,每次加薪從未把我落下,每天整個部門僅有幾個停車證,有時我的鍵盤下面放了兩個停車證。我感受到環境越來越寬鬆。

隨著同組的同事越來越了解真相,他們也轉而對我們大法弟子佩服。有時剛下節目,編輯就暗示讓我早走,他說我知道你們辛苦,還有很多事要做。一位節目主持人告訴我,他的父親是中國知名大學的中文教授,他最喜歡我們辦的《大紀元時報》。有的派駐外國的記者回來後說,他報導了好幾條法輪功新聞,感覺這些年對我們虧欠太多。我為他們的善念感到由衷的欣慰。

電視組最頭疼的工作就是導播製作,工作時間最長,千頭萬緒,壓力最大,每週每人輪流一天。看到同組的年輕同事因為經常出錯,不堪重負而痛哭,我主動跟編輯提出放棄新聞主播,承擔導播製作的工作,有時一週工作七天。每天從一進辦公室忙到節目結束,幾個小時幾乎沒有片刻的喘息。有時播出前幾分鐘還在等新聞稿件,直到開場前還要根據時間調整節目安排,到了直播間,還要跟美國團隊合作,現場指揮調度,保障主持人,嘉賓,觀眾熱線,切換畫面,圖片,圖象,字幕等所有環節順暢進行。修煉人以平和的心態處理工作,並沒感受到那麼大的壓力,在幾年中我從未出過差錯。同事們感謝我主動分擔壓力,編輯說每天早上進辦公室看到我,她的心就安穩了。

辭職前的風波 美國之音同事看到大法弟子是好人

轉眼在美國之音工作了八年,二零一二年夏天,大紀元需要全職人員,我決定辭去美國之音的工作。可是,就在我決定辭職時,又發生了一場風波。

一個週六剛下節目,主持人來跟我聊天,我們正說著話,同組的一位同事突然跑到我面前大吵大罵,我當時驚呆了。那位主持人也試圖制止她,可是她好像失去了理智一樣,情緒完全失控了,原因是,有一次我請假,領導讓她替我的班,她遲到了,耽誤了節目,過程中又出了不少錯,被批評了。她是中國傳媒大學畢業的,曾在中國電視台擔任主持人,她覺的在美國之音沒得到重用,對我心生妒嫉,口不擇言,說我煉功走火入魔了。叫罵聲驚動了辦公室的所有同事,他們都跑過來制止她的無理謾罵,可她根本不聽勸,越罵越兇,十幾分鐘裏,我一言未發,腦子裏一直在反思我錯在哪裏,傷害了她。

下班後,我心裏很難過,心想,如果早辭職,就沒有這場風波了。我給領導發了郵件,決定辭職。第二天,這件事在整個辦公室傳開了,很多同事給我打電話,安慰我。一些編輯自發的開會討論如何處理這個事件。一位編輯說:「好人被逼走,壞人趾高氣揚,善惡有報的天理何在?」廣播組的導播也找到主任,說她欺人太甚。當時我得知領導安排她替我,我特意給她寫了詳細的工作流程,並帶她到現場,親自示範。當時導播說我心太善良,她會不會是她的事,我沒有義務教她。

既然同事都知道了這件事,我覺的我應該把事情解釋清楚。我給整個部門的一百三十多位員工發了郵件,誠心的向那位同事道歉,雖然請假都是正當的,但是畢竟是因為我請假給她帶來的麻煩。同時,也明確表示,我修煉法輪大法,在美國之音工作的八年裏,始終都在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從未提過任何要求。在工作之餘,為制止中共對修煉法輪功的大陸同胞的迫害盡自己的一份力,那位同事把這樣的行為說成走火入魔,我難以接受,我也沒想到在美國之音竟發生了攻擊他人信仰的事。

領導反覆跟在場的同事核實,他們不相信我真能做到罵不還口,同事們都為我作證,並要求開除她。三天後,那位同事被保安帶離辦公室,失去了美國之音的工作。領導當場打電話告訴我這個「喜訊」,我聽了一陣心酸,告訴領導,這並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結果。領導不解的說,她都那樣無理對待你,你怎麼還可憐她?

這件事情很快在華盛頓的新聞機構傳開了,有時在活動中遇到其他媒體的記者,他們都跑過來跟我擁抱。

同事都不讓我辭職,儘管我說辭職早就決定了,任憑我怎麼解釋他們還是一再挽留,我只好又回去工作了一個月,等這件事風平浪靜後我正式辭職了。四十多位同事自發為我組織歡送會。同事們說:「你真是個好人。」我說:「大家也都是好人。」他們說:「那你就是好人中的好人。」有的同事說:「能跟你成為同事,是我的造化。」

當我辦完離職手續,走出美國之音大樓的那一刻,我心裏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我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兌現了承諾。在這八年中,讓他們看到了大法弟子是好人。」

結語

從二十五歲修煉法輪大法,如今我已走過了二十三個年頭,這是最讓我珍惜的一段時光。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但「真、善、忍」引導著我在人生的路上前行,沖過一個個巨浪險灘。法輪大法賦予我無限的智慧與力量,讓我不斷擴大著心胸容量,把善的力量傳遞給周邊的人,周圍的環境也在悄然發生改變。在513到來之際,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謝謝師父!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17/18503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