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們是90後 我們都修煉(4)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接上文)

四、在集體環境中我們更加成熟

兜兜轉轉,我們又住到了一起,生活中、工作上有了更密切的關係。我們倍加珍惜,彼此鼓勵,一同走在修煉與救人的路上。

1、找到和我們同齡的「老同修」

在大學,有集體的環境和老同修的提醒。可工作時間一長,在修煉中很容易變的懈怠。化妝、買衣服、買奢侈品這種「社會潮流」,影響著我們這些修煉的女孩們,如果不加節制就會入不敷出,過份注重外表,升起色心。賺錢、買房、升職加薪的這種「奮鬥哲學」,也影響著我們中修煉的男孩們,把握不好度,就會讓自己忙於生計,身不由己。

就在我們暈暈乎乎,把握不好平衡度的時候,有一個和我們一樣大的青年同修融入了集體,讓我們對修煉有了更深的認識。

他叫玉米,四歲時和父親一同走入大法修煉。長大後,玉米和身邊同學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可很多人不相信有神,不接受「遇到矛盾找自己」[1]、「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的道理,而是相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相信「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不斷嘲笑、疏遠玉米。玉米很傷心,他想,難道沒有和我一樣的年輕人嗎?

2014年,玉米大三時,他的父親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四年,他和母親不斷去各個部門伸冤申訴,卻被以「誣告濫訴」的罪名關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一個吸毒犯多次虐打他。玉米的眼鏡被打斷,身上被打的青紫一片,褲子裏被澆了好幾杯開水。玉米很難受,心裏求師父:「師父,弟子不爭氣,沒做好,但我來這裏是講真相救人的,不能反而讓他們再造業,求師父幫助。」這時,玉米再看吸毒犯,感覺他很可憐。有一天,吸毒犯毒癮犯了,蜷縮在光板床上打哆嗦,那時天正冷,窗戶開著,寒風陣陣,玉米就把自己的棉衣蓋到了他身上。吸毒犯很感動,從此就變了。警察幾天沒讓玉米吃飯,吸毒犯就冒著危險給玉米偷飯。他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做了三退,和玉米成了朋友。

被拘留回來後,市委不讓玉米在當地工作,玉米就去了一個大城市。他第一份工作是當老師,老闆五個月沒有給他發工資。他想起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3]他覺的老闆給過自己幾件舊衣服,人其實很善良,就一次也沒要過工資,認真教好孩子。他自己掏腰包給孩子買好吃的,而他自己平時吃的是夜市一塊錢一堆的爛菜,住的是一天不曬被子就會潮濕的小屋。因為他講的好,課後,孩子們經常圍到玉米身旁,快樂的抱著他不願撒開。家長說:「這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老師。」在離職後,老闆還是把工資給他了。

後來玉米有緣和大家見面,非常感動,他很快融入了集體,和大家共同精進。

2、「你真是個好人」

在明慧網上經常看到大法弟子因堅持信仰被活摘器官、被性侵、被注射不明藥物,我們很憤慨,也會很傷心。無形之中,漸漸的也升起了怕心。有段時間中共搞「敲門行動」,騷擾大法弟子。每次家裏有人敲門時,那聲音就像拳頭一樣「咚咚」的錘在胸口,大腦在飛速的運轉,我們是不是被上門騷擾了?在忐忑中硬著頭皮開門。

有一次又有人敲門,悠悠自告奮勇去開門,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外面的人大喊著:「法輪功在嗎?法輪功在嗎?」悠悠嚇壞了,哭著就往屋裏跑。後來才知道其實人家喊的是:「房東在嗎?」

我們年紀不大,社會閱歷也很淺,一路順風順水,沒經歷過甚麼風浪,但是我們身上不好的執著心,一樣也不比別人少。師父為了讓我們提高,按照我們的承受能力給我們安排修煉的路。這次的事情,讓我們意識到:「怕」這個心,是要去掉了。

慢慢的,我們的念越來越正了。雖然怕心也會出現,但是想要讓世人了解真相,遠離中共邪惡的念頭越來越強。也逐漸的理解了,為甚麼會有那麼多的老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世人真相,這是善心,是慈悲。這才是修煉人該有的東西,那「怕心」也就不值一提了。我們開始和同事講真相、和司機講真相、和陌生人講真相。

有一次,麥子在餐館裏吃飯,看到路上走過來一個盲人,摸索著往前走。麥子放下筷子就出去了,走到盲人身邊,問他去哪裏?是不是需要幫助。原來盲人要去銀行取錢,但是找不到。麥子就攙扶著盲人去找銀行。盲人說:「你真是個好人,現在好人少了啊!」「是啊,現在好人越來越少了,但大法師父要我們在哪都做一個好人,我是學法輪功的,法輪功,您知道嗎?」「你是學法輪功的啊,法輪功不是不好的嗎?」「法輪功被共產黨誣陷了,其實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你看像我這剛畢業的大學生也學。您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後麥子解答了盲人的疑惑,他明白真相後,很開心的和麥子道別。

3、一起突破病業關

小桃有一次發現腿上有一個紅色的小點點,後來這個小紅點變成了大包,越腫越大,連腳趾頭都腫了,拖著腿走路。有一天,直到凌晨三點,腿都一直在疼。大家鼓勵小桃,陪著她一起煉功,當時小桃站都站不起來,就靠著牆煉。煉功的時候,小桃感覺腿像在鐵板上煎一樣,難受的不行。

每當堅持不住的時候,腦子裏就閃出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4]。小桃就堅持下來了。煉到一半,感覺腿沒有那麼疼了。煉完之後,大家聞到小桃的身上有香味傳出來,小桃更有信心了。

接下來的兩天,小桃開始發燒,渾身通紅,並起紅點,腿上的包開始潰爛,陷進去一個大洞。每天煉功的時候就往出流膿血,不煉的時候就不流。大家一直陪在小桃身邊,陪她煉功、學法、發正念。晚上燒的最嚴重的時候,大家每隔一個小時就起床發一次正念。後來小桃的腿慢慢的恢復了,爛洞的地方長了新肉,沒幾天就好了。

好了之後,小桃感到一身輕鬆,每次出門都蹦蹦跳跳的,所有的重活她都搶著幹,有使不完的力氣。我們真是發自內心的為她高興。後來小桃的媽媽聽說了這件事,說:「這應該是蛇盤瘡,你爸爸也得過。當時去醫院打針吃藥,一個多月才好,你沒吃藥,竟然好的這麼快!」

4、看到另外空間,正念清除邪惡

有段時間,覺的家裏很壓抑,幾個人之間經常有矛盾,不和。一次發生矛盾後,悠悠突然感覺負面思想很重,甚至有了輕生的想法。這時,燕子看到周圍有黑壓壓的東西向悠悠床上蔓延,而悠悠的身體像是被一團白光保護了起來。燕子馬上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東西。

當悠悠又說要輕生時,燕子看到有一條穿著黃金鎧甲的蟒蛇,手持盾牌向自己撲了過來,不讓她發正念。燕子趕快告訴了大家,大家立刻警覺,圍在一起發正念,持續一段時間後,就聽到外面一陣打雷聲,隨之空間場也祥和起來,大蛇不見了,悠悠的負面想法也消失了。

那天晚上,大家敞開心扉,真心的說出彼此的意見,也更能包容和理解對方了。通過這件事情,我們悟到:負面情緒來的時候,除自身外,在另外空間還有很多邪惡因素在加強它。像很多抑鬱症人的極端想法,並非是自己。要及時查找自己不好的心與行為,讓空間場保持乾淨祥和,不好的東西才不會乘虛而入。

5、善意的理解對方

我們會結合自己的專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講真相項目,幾年下來,其實受益最多的還是我們自己。

修煉後,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單位,我們都算是帶頭的佼佼者。可是大家在一起配合時,矛盾就產生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見解,我覺的這樣好、他覺的那樣好,即便是嘴上隨了別人,心裏也不認同。尤其涉及到講真相的事情,就更覺的不能出問題,一定要按自己認為的「最好」方法來做。後來,嘗試著改變,但有時又走到了另外一個極端:「愛怎樣就怎樣吧」、「不發表意見了」,有了怕麻煩的安逸心,怕別人否決的虛榮心,還有怕發生矛盾的擔心。

師父一直默默的幫助我們,即使我們做的不好,還依然給我們機會,用各種各樣的事情和同修的話來點悟鼓勵我們,我們明白了這些事情不只是救人的項目,更是提高自己的珍貴機會。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5]

師父說:「怨恨心哪,就是養成了那種喜歡聽好聽的、喜歡好事,否則就怨恨。大家想想啊,這可不行的,修煉不能這樣修吧。」[6]

漸漸的,在做項目的同時,我們學會了善意的理解對方,放下自我,默默圓容整體。這時我們才發現,每個人的能力就像安排好的,正好是互補的,大家共同配合,很快就能做出成果。

結語

六年的時間,師父讓我們從個性十足的年輕人,成長為能包容別人的修煉人。在這個時代,我們能成為師父的弟子,心中只有無以言表的感恩。

如今疫情到來,整個社會正發生著前所未有的變化。我們沒像身邊有些人一樣,恐慌、憂鬱、絕望,而是踏實坦然的做著我們該做的一切。災難面前,我們真心希望那些受中共矇蔽的善良的人們,早日明白真相,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讓自己的生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