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們是90後 我們都修煉(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接上文)

三、法輪大法使我們變的更好

修煉中,也有割捨人心時的痛楚。但只要按「真善忍」及時反思自己,那些壞事原來都是成就好事的契機。

1、去掉自卑心

沫沫以前害怕與人交流,大家都誤解她冷漠,難以接近。得法後,沫沫意識到,畏懼和人交流是不對的。集體學法的時候,總能輪到她讀這一段師父的講法:「應該說的,用法來衡量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就沒有問題,並且我們還得講法、宣傳法,所以不講話是不行的。」[1]是啊,不說話,怎麼能給常人講清真相呢?

沫沫找到了自己不喜歡說話的根源,那就是由於自己發音奇怪而怕被別人嘲笑的心和自卑心。她漸漸打開自己心扉,勇於和更多的人去溝通交流,在一次公司活動中,她還主動上台唱歌。

當然,沫沫也牢記師父說的:「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1]她從不在背後議論他人是非,再生氣也不說傷人的話,別人說給她的秘密從不外傳。漸漸的,沫沫發現人們對她的看法改變了,和她的關係更近了。沫沫偶然聽見同事在討論法輪功,便主動的加入了這個話題,還邀請這位同事來自己家做客。臨走時,同事拿走了《轉法輪》的電子書,興奮的說:「我保證,一定會把書看完的!」

2、「我敢煉功了」

小夢租住的宿舍有常人室友。為了安全起見,她學法去奶茶店,煉功去同修家。但有時會因沒買奶茶,被店員驅逐;去同修家,也不方便天天去。她仔細的查找自己,不敢在屋裏煉功,是怕室友看到不理解,自己會不安全。

小夢想,我是煉功人,怎能因為這顆怕心就一直不煉功呢?大法這麼好,我怎麼能害怕呢?那害怕的一定是一些不好的東西,小夢決定突破它。第二天早上上班前,她開始在宿舍煉功,煉完功,室友並沒有對她有任何非議,而自己的那顆怕心卻放下了。從此她天天在宿舍公開煉功,漸漸她也敢和其他人講大法真相了。

3、病業中提高心性

小音和雙胞胎妹妹都有藏毛竇(鷑尾部臀間裂的軟組織內一種慢性竇道或囊腫)的問題,妹妹做了手術,但縫合處留下大片疤痕,引流袋裏吸出大量黑紅膿髒物,術後還需要長時間插管引流預防感染。

有一天,小音的腫塊也像妹妹一樣破裂流膿了,她有些慌,腦袋一片空白。這時她學法,翻開就看到:「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1]

小音的眼淚不自覺的往下流,覺的心裏很溫暖。她知道這是考驗,是師父在給她清理身體,在消業,放下了怕心。第二天,這個裂口就合上了。可過了一段時間後,小音又出現腫痛流膿的狀態,流膿的裂口還換位置,結痂是黑褐色的,流出的膿水從黃褐色變成是帶血的。妹妹看到了很擔心,覺的小音遲早都要做手術,希望她別再拖了。小音說:「沒事的,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不用擔心。」

小音知道這不是偶然的,是通過這種方式把壞東西排出來,一點一點消去業力,師父說:「那個修煉過程就是消業,就是吃苦。你不吃苦那業它消不下去,所以身體上的那個痛苦,它並不一定是壞事。」[2]果然,不長時間就又好了。妹妹摁了病患處,她也不疼。幾天後,她感覺這個口子在慢慢癒合,也沒之前黑了,小音心裏很高興。

可沒幾天,小音又開始腫痛、流膿、結痂,不過整個速度變快了。她意識到自己平常不願看病患處是怕心,怕自己害怕,怕自己不堅定;看到黢黑一塊太醜,是色心;見好起來又生起了歡喜心,執著「病」好的心。小音知道,這些不好的物質在一層層的暴露出來,等著被清除。去掉一些,就會感到自己的空間場乾淨一點。作為修煉人,吃點苦、遭點罪,就可以消業,黑色的業力也會轉化成德,這是一舉兩得!師父不斷的給予昇華層次的機會,一定不能懈怠。

小音也更加體會到師父說的:「因為這功層次長的非常快,一個層次很短時間就過去了,你都沒體察到,實際上病已經好了。後來的症狀是我所講過的「劫難」來了,你細細體察一下,和你原來的病狀是不一樣的。」[3]

小音把心放平穩,過一段時間就全好了,至今再沒出現過。小音和妹妹同樣的「病」,因為對待的方式不同,結果也是天差地別。妹妹看到了她的變化很折服,也走入了修煉。

4、放下「光環」,境隨心轉

成績優秀的悠悠,原以為工作會很順利。但入職後,卻處處碰壁,身邊同事們多是中年人,悠悠也很難融入。彷彿一下都不一樣了,那段時間悠悠很苦悶。領導很嚴格,稍有不合心意的地方就大聲批評指責,連其它部門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同事們常為悠悠鳴不平。悠悠記得師父說過:「因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標準來要求你」[4]她沒有和同事一同抱怨,感覺是自己沒有做好,對不起領導。

悠悠總是最後一個離開公司,方案要的很急的時候,拿到家裏做到半夜兩、三點鐘。但即便這樣,還經常被領導全盤否定重做。有一次,領導在辦公室裏對她說:「你做的實在太差了,再這樣下去,你去其它部門吧,我用不了你了。」悠悠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敗感。她向內找:以前,只要自己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不自覺的形成了通過努力能得來一切的觀念。師父安排了這個環境,就是為了讓自己認識到,有很多東西不是人能夠決定了的。而且自己做好工作是有條件的,想得到別人的認可。

師父說:「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1]。悟到之後,悠悠努力的往下放自己的執著心。放不下的時候就抄法,一點一點的去那些頑固的東西。慢慢的,領導對她越來越好,也很少大聲指責她了。午飯後,會喊她一起散步談心。加班時,會拿餅乾給她吃,耐心教她怎麼改。真是境隨心轉啊!

5、「姐,你說的對」

麥子在一個初創學校負責課程研發。工作內容重,完成期限短。入職前,老闆答應會安排三個人來做,但是入職後,讓麥子自己做了全部的工作。麥子知道修煉人以苦為樂,那就好好幹活吧。

她兢兢業業,把工作完成的很漂亮。平時也待人親和,同事們背地裏說她比老闆更有帶頭人的風範。一次,開會的時候,老闆為了壓制麥子的風頭,當著所有人的面無端的說:「麥子做的東西不行,其他人要引以為戒,本職工作一定要做好!」

麥子當時咬緊了牙,忍住沒有反駁。但回家後,她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哭著對小桃說:「我有一肚子的理由可以反駁她,但修煉人要忍,不能還嘴。我一個人幹三個人的活,盡力為她解決困難,她憑甚麼對我這樣?」小桃說:「從人的理上看,你可能沒有錯,但是我們是修煉人,要用咱們的高標準來要求自己,你冷靜下來,一定會知道這件事發生的原因。」

麥子平復了情緒,看到了師父的點悟:「稍微聽到一點不中聽的馬上就受不了,一碰到個人執著就炸了,那個東西已經很頑固、很大了。不能被人說,不能被人批評,哪怕做錯了都不能被人說,這怎麼能行啊?這哪是修煉人哪?」[4]「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4]

後來矛盾接連發生,麥子已經學會了真心的說:「姐,你說的對呀!」「這個問題我還沒發現,多虧你指出來了!」「你能幫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真是太好了。」慢慢的,學校越辦越好,學生越來越多,老闆接連幾次要讓麥子做校長,接替她來管理學校。

6、能讓愛情更穩固的是責任

燕子通過大法結緣,相識了現在的男朋友大海。兩人總是為對方著想,基本沒有吵架和拌嘴。

燕子剛認識大海時,總是擔心他的學法情況,幾乎每天都會問:「今天學法了嗎?煉功了嗎?」後來大海告訴燕子,如果他哪天沒學法、沒煉功,都不好意思跟燕子說話,覺的自己跟燕子差的很遠。燕子悟到,雖然自己嘴上和行為上沒有強制對方一定怎麼樣,可是心裏的放不下和不信任已經傳達到對方那裏了,總覺的沒有自己的提醒,對方就想不起來。

師父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5]。這一切都是有師父安排的,還擔心甚麼呢?看到對方有問題,恰恰是自己在這方面有需要修的東西,不該有安排別人的心。燕子放下了心,大海反而比以前更加精進了。

燕子才修煉時做了雙眼皮,心裏雖然知道這是不好的行為,可是沒有抵擋住想變漂亮的心。在和大海交往的過程中,燕子每當聽到大海誇她眼睛大時,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很羞愧自己做過這樣的事情。但是又擔心告訴了大海,他會對自己有看法。那時候,心裏真是煎熬呀。後來,燕子覺的戀愛雙方不該有所隱瞞,就坦然的說了出來。大海不但沒對她有看法,反而還安慰她。那一刻,燕子感受到了寬容和善的力量。

戀愛過程中,時常會有色慾心返出來。師父說:「尤其現在社會上甚麼性解放啊,這些黃色的東西在干擾著人。有些人把它看的很重,我們作為煉功人,就得把它看的很淡。」[1]

剛交往的時候,他倆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有色心。後來他們明白,這些不好的執著心應該嚴肅直面它,不應包藏,就互相提醒鼓勵,潔身自好。在大法的沐浴下,不斷純淨自己。這時,他們發現能讓愛情更穩固的不是情,而是超越於情的責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五章 答疑〉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