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診所員工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我今年五十六歲,家住四川一個小縣城。一九九八年二月,我有幸得法,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修煉後我的身體得到全面淨化,煉功不到半月,身體所有的疾病不治而癒,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大法也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使我變的開朗、豁達;說話、做事首先考慮別人。

我的丈夫是一位廚師,我們結婚後,在縣城開了一家小餐館,丈夫掌廚、我打雜,一家人過日子,就靠這小餐館支撐。

二零一五年,在我家附近遷來一家私人口腔診所,員工有十二人,診所每天中午為員工提供工作餐。二零一六年底,診所原來的炊事員因回家帶孫子,辭職了,沒有人做飯了。診所的老闆找到我,希望我給他的食堂搞起來。考慮到沒有休息時間,自己的很多事情不好安排,我就推辭了。老闆說:「我們是熟人、鄰居,彼此都了解,就當我請你幫我的忙,先幹一段時間,等我找到合適的人後你再走。這段時間你有事,找個人把工作頂起就行,你去辦你的事。」話都說到這份上,我只好同意了。

我心想:「在哪兒都要做個好人,都要幹好工作,在哪兒都要牢記大法弟子的使命,證實法、救度眾生。」懷著這樣的心態,第二天我就到診所食堂上班去了。這一幹,就是三年多了。現在,老闆和員工都不願讓我走。

一、盡力為他人著想

我在做菜時,做到鹽度、辣度、麻度適中,口味重的可以自己加。做飯有計劃,不浪費糧食。同時我對買回的蔬菜充份利用、不浪費。鮮嫩的當天吃;將夾雜在爛菜葉中或附著在菜徑上的很小的嫩芽我都把它一根一根的擇出、洗淨、保存,第二天用;我把菜的老葉子腌成鹹菜,平時都是三菜一湯,葷素搭配,使員工吃到清潔、衛生、美味的飯菜。

根據口腔醫療工作的特點,食堂開飯是流水席。有的醫生上午十一點半左右就要用餐,有的可能要中午一、兩點鐘才能吃到飯。後面來吃飯的可能飯菜都涼了,尤其是冬天,我都要分別給加熱,讓員工都能吃上熱飯熱菜。讓員工在食堂就餐就像在家一樣。

例如: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已經是中午一點過了,其他員工都吃完飯又上班了,可唐醫生還沒來吃飯,留下的菜飯都是冰冷的了。我到手術室去看,唐醫生還在給一位患者鑲牙,過一會兒,看到患者滿意的從手術床上下來,唐醫生給其開藥,並履行醫囑,我趕緊就回到廚房把飯菜從新加熱。唐醫生來到食堂,對我說:「方阿姨,讓您久等了。」我說:「沒關係,這是我應該做的。大法師父要求我們做事、想問題都要為別人著想,你為做好工作現在還沒有吃飯,你辛苦了。」熱騰騰的菜湯、飯菜呈現在眼前,唐醫生有些動容,對我說:「方阿姨,我在外求學,然後上班,離開家十幾年,第一次感受到久違的母愛。」

三年多來,我一直堅持最後用餐。如果有醫生的家人有事來診所,需要就餐,人少時我就把自己的那份給來客吃,我下班後回家吃;人多時我就回家端來飯菜,不讓客人餓著肚子回去。

二零一八年九月的一天中午,飯菜都做好了,我走出食堂門,看有沒有提前就餐的。出門一眼就看劉醫生的姨娘、表姐和十二歲的姪兒三人來到診所(劉醫生的表姐我認識,半年前來過診所,我給她講了真相,她爽快的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組織),我就過去和他們打招呼,並問表姐:「你來診所是看牙、還是有事?」她說:「家裏有點事,要找表妹商量。」我看診療室,劉醫生正在給患者補牙,我說:「你表妹正忙,現在沒時間見你們,你們是在這裏等她下班,還是下午再來?」劉醫生的姐姐說下午還要趕回家,我們等她下班。

於是我就把他們帶到食堂(這時食堂沒人)坐下,讓他們喝水,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表姐說:「我都退了,你們也退了吧。」很快姪子退了隊。我要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醫生們陸陸續續下班進食堂,我馬上把碗筷、飯菜端到食堂飯廳,跟第一個進來的醫生說:「你們先吃,我耽擱一會兒就回來。」回過頭來對劉的姐姐說:「劉醫生下班後,你們就在這張桌子等我。」我快速從家裏端來飯菜,讓他們四人在一張桌吃飯,邊吃邊談。劉醫生說:「上次我表姐來診所,您把飯給我姐吃,這次您又端來自家飯菜招待我們,您太好了。這次怎麼說我都要給您的飯錢。」我說:「劉醫生你這話就見外了,這錢我是絕對不會收的。你們都知道,大法修煉者想問題、做事情都得替別人著想,你姐他們大老遠的來你這裏也不容易,總不能讓他們餓著肚子回家嘛。」劉醫生說:「你們太偉大了!」

二、「祝您和您的同修們努力修煉,早成正果!」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老闆讓我開完中午飯後在食堂等他,說有事找我。中午,老闆提著兩個大月餅、一箱又大又紅的特級蘋果來到食堂,對我說:「明天是中秋節,我要回家看望父母,和倆老一起過中秋,我給老人買了一些東西(他指著餐桌上放的月餅和蘋果),也給您準備了一份,您把它帶回去。」我推辭不要,老闆說:「方阿姨,您不要急,您聽我慢慢道來。」

我就靜下來,仔細聽老闆講。老闆說:「您來診所三年多了,我一直在默默的觀察您,您是最值得我信賴、敬重的人。理由有四:

1、從您當炊事員以來,處處精打細算,從不浪費;時時為員工著想,用心做飯菜,讓員工吃好吃飽;每餐您總是最後吃,把該自己吃的讓給員工或客人;員工不論甚麼時候來吃飯,您總是不厭其煩的給加熱,讓員工吃上熱飯熱菜。

2、臨時增加就餐人員,您總是把自己那一份飯菜拿出來給他們吃;增加兩人以上的,您都是無聲無息的回自己家端來飯菜,解決臨時就餐問題,給您錢您都不要。別的炊事員總想把食堂的東西往家拿,而您卻是把自家的東西不止一次的送往食堂,這是甚麼樣的思想境界?!

3、三年來,您的這種高尚品德潛移默化的影響了診所的員工,員工不再隨意倒掉飯菜、浪費糧食;不再隨意浪費醫療器具、物品;員工更加敬業,診所的效益一年比一年好,員工的工資也在增加。現在醫護人員月收入都是六千至一萬元,年終還有年終獎,只有您最低。

4、過去受中共的宣傳,我對法輪功有偏見。您的言行改變了我的觀念。三年來,您始終如一的表現,完全證實了法輪功好。中共宣傳是顛倒黑白。我以後再也不會隨波逐流。您說,我這點心意您領不領?」

老闆接著說:「中秋節是中華民族闔家團圓的日子,中秋佳節來臨之際,祝願您和您的同修們團團圓圓,努力修煉,早成正果!」

三、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救人

我和診所的員工們相處已經三年多了,他們對我由認識到熟悉、再到信任、親切,他們把我當成親人。他們的思想、生活、工作、家庭關係、甚至交朋友談戀愛等方面的事情都願意和我談。我就用在大法修煉中悟到的法理,用傳統文化,讓他們明白做人的道理,希望他們要真誠待人,真心對別人好,認真做事;要善待一切人,自己也會被別人善待;相信「善惡有報」、「三尺頭上有神靈」,自覺約束自己;要有寬容心,發生矛盾,換位思考,多為對方考慮,矛盾就會化解;遇到問題,退一步海闊天空,問題就會圓滿解決;淡泊名和利,是你的就是你的,別人拿不走,不是你的也不爭,順其自然。我看到員工的變化非常大。

我利用一切機會給診所員工及他們的家人、朋友講真相,他們都明白了大法真相,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們都非常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還受益於大法:

1、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實習生小張得福報

二零一七年六月,診所來了一位剛從醫科學校畢業的實習生小張,實習完後就面臨就業的問題。從她的口中得知,小張的叔叔在他們村當邪黨書記,希望她先回農村家裏,她叔叔培養她入(邪)黨,然後再去報考公務員,或者報考公立醫療機構,因為單位在錄用時黨員會優先。小張猶豫不定。我就跟她講:「這個中共邪黨千萬不能入,它是魔鬼操控的惡魔,盡幹壞事,人神共憤,天要滅它,你加入,就是它的一份子,和它一起被毀滅。你年紀輕輕的,怎麼能成為它的陪葬品?」小張很驚訝:「真的嗎?」我說:「千真萬確!你不但不能入,你還必須退出已經加入了的共青團和少先隊,才有美好的前程。」

小張明白後,決定謝絕叔叔的「好意」,並且自願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組織。同時我告訴她:相信並誠心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找到稱心如意的工作。

此後,小張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實習結束後,小張被該診所聘為見習醫生,留在該診所見習。在此期間,小張仍然天天誠念九字真言,並抓緊時間複習業務書籍,不懂的虛心請教診所的醫師。二零一七年底,小張順利通過執業醫師考試,拿到了醫師從業資格證,被老闆正式錄用,成為該口腔診所的一名正式醫生。

小張把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告訴我,我對她說:「這是你相信法輪大法好,大法給你的福報。一輩子相信,一輩子都有幸福相伴。」小張表示:「我會一輩子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不定機緣成熟了,我會修煉法輪大法。」我說:「我等你這一天。」現在,小張工作勤奮,待人和藹,業務熟練,成為診所的業務骨幹,工資月收入八、九千元。小張是幸運的,和她一起畢業的同學,一個報考公立醫院,因院方條件苛刻被拒之門外;一個報考公務員連續三年沒有入圍。

2、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唐醫生的哥哥嚴重鼻炎痊癒

唐醫生的哥哥患鼻炎多年,經中西醫治療都沒有治癒。天氣變化、粉塵、花粉、感冒等都會引起鼻炎發作,發病的頻次很高。鼻炎發作後,鼻腔很不舒服,老是不停發出「呼」、「呼」的聲音,好像老把鼻涕往鼻腔內吸,尤其在與人交談或吃飯時表現很不雅觀,別人煩,自己也不好意思。她哥哥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情況就大為好轉,偶爾復發,又繼續誦念,症狀又消失,後來連續誦念一段時間,就徹底好了,至今一年多沒有犯過。

3、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牟醫生的媽媽逢凶化吉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上午九點剛過,牟醫生急急忙忙的跑到廚房來給我說:「方阿姨,我媽病了,我請假回家,把我媽接到縣上看病,中午您就不要煮我的飯了。」我急忙問:「你媽得甚麼病?」她說:「家裏打電話說昨晚就病了,病的比較重,叫我把她接到縣醫院看醫生。」我馬上跟她說:「你一定要記住救命的九字真言,讓你媽媽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媽一定會很快好起來。」

下午一點多,我洗完碗筷、餐具,正在打掃廚房衛生,牟醫生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抓住我的手,我問她:「你怎麼沒有回家接你媽?」她非常激動的對我說:「九字真言真的太靈驗了,我和媽媽誠心念誦半個多小時,我媽的病立刻就好了,而且沒有後遺症。我和一個司機朋友吃了我媽親自煮的中午飯,坐他的車回縣城的。走時,媽媽一再囑咐,一定要謝謝你們方阿姨。」我說:「不要謝我,是大法師父救了你媽媽的命,你們要謝謝大法師父! 」

隨後牟醫生講述事情的經過:

我大概十點半鐘到家,媽媽躺在床上不停的呻吟。我進屋問:「媽媽你哪裏痛?」她指著小腹的右下側說:「這裏痛。」我用手輕輕的按一下她說的痛處,她就驚叫起來,痛處摸都摸不得,按著更痛。我初步斷定是急性闌尾炎。我馬上聯繫汽車,送縣醫院確診治療,可是熟悉的人都不在家。我家離公路還有近兩華里路,而且是機耕道,汽車開不進來。如果人背她,小腹會被壓著,更痛;媽媽走路困難,不能行走到公路。無奈,我只有請本隊開微型車的中學同學幫忙送媽媽到縣上,可他還在縣上辦事,要一個多小時才能回來。

我自言自語的說:「還要等一個多小時。」我突然想起方阿姨教給我的九字真言,何不讓媽媽試一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看是否有效。於是我坐在床邊,對媽媽說:我們診所的方阿姨教我們在危難時誠念法輪功的九字真言就能轉危為安,我們一起念誦吧。媽媽答應後,我把媽媽扶起來半躺半坐,背後用枕頭支撐住,就和媽媽一起誠心誠意的、一遍又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始念的時候,媽媽還偶爾夾雜一點呻吟,念著念著,每個字都念的有力、清晰,沒有雜音。為靜心念誦,我就把眼睛閉上,和媽媽一起念。

大約念了三十分鐘,念著念著,媽媽就沒有聲音了,我擔心媽媽是不是病情加重昏過去了,於是我睜開眼睛看了看媽媽,臉色正常,沒有絲毫痛苦的感覺,摸她的脈搏正常,手在鼻子處呼吸均勻,原來媽媽睡著了。

我輕輕的叫醒媽媽,媽媽一骨碌坐起來,問:「我怎麼大白天睡覺?」環視周圍,看到我在她的身旁,一下子想起來了。我聽到她的腸鳴聲,然後她說要上廁所。從廁所出來,媽媽顯的輕鬆、愉悅,病態一掃而光。媽媽高興的對我說:「我的病好了、全好了,不用去醫院了!肚子不疼了,怎麼按(用手按小腹右下方)也不痛了,肚子空了,想吃飯了。」

於是,我和媽媽走進廚房馬上生火做飯。我看表是上午十一點二十分。此時我的同學開著微型車趕到了我家,從車上跳下來,就叫著我的名字說:「快點收拾收拾,趕緊送你媽上醫院吧! 」我從廚房出來對他說:「我媽媽的病好了,不用送了。」同學說:「你不是說你媽病的很重嗎?吃了甚麼靈丹妙藥?好的這麼快?!」我就一五一十的,把前後經過給他講了一遍,同學感到震驚,並說:「以前也有法輪功學員給我們講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我只想這是他們美好的願望而已,沒想到是千真萬確的。我要把這九字真言告訴我的師兄師弟們,讓他們開車平安。」

同學和我們一起吃過午飯後,媽媽就催我回去上班了。同學執意要送我,直接把我送到診所。

牟醫生又說:「現在社會上都在談論人類將有大劫難這個話題,如果發生劫難,可能就會像預言說的『窮人一萬留一千、富人一萬留二三』,那簡直太慘了。請問方阿姨,有甚麼方法能躲過劫難?」

我說:「劫難都是在人類道德極其敗壞、業力相當大的情況下發生,上蒼用『劫難』這種方式懲罰人類,清除人中敗類。中共的出現,把西方的幽靈帶入東土,宣揚無神論。在無神論的毒害下,人們毫無道德可言,甚麼壞事都敢幹。尤其是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徹底摧毀了中國社會的道德根基。到這種時候上蒼就會用戰爭、地震、瘟疫等方式懲罰人類。人類每次大劫難來臨之前,神都安排了在危機中最後喚醒人類的機會,派出神的使者傳達神的旨意,讓好人躲過劫難。」

牟醫生問:「現在神派使者來了嗎?使者是甚麼樣的?如何躲過劫難?」我回答:「使者早就來到人間,他們和普通人一樣,只是他們是善良、慈悲的,他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一心為他人著想。凡是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的人,都能受到神佛的護佑。」牟醫生說:「我明白了,原來神的使者就在面前!」

四、團年飯

二零一九年新年,診所吃團年飯,在餐館定了餐,老闆也通知了我一起聚餐。我說:「我是臨時工,不是你們的正式員工(診所以前的炊事員都沒有參加員工吃團年飯),我就不去了。」老闆說:「您不同,您就是正式員工,一定要來。」

由於這天不做飯,我就回家料理家務去了。要開飯的時候,老闆又打電話叫我馬上來餐館,我說:「家裏事情多,我不去了。」老闆說:「您必須來!您不來,我們都不動筷子。」推脫不了,我只好去了。

來到餐館的包間,大圓桌上擺滿了各種菜餚,員工們都到齊了,圍著桌子坐下,正在嘮嗑。圓桌的上方(我們本地稱「上把位」,一般是長者或威望很高的人坐「上把位」)空著一把椅子。我剛走進包間,大夥都站起來表示歡迎。老闆說:「上面那張椅子是給『神』坐的。」我不明究竟,沒有反應過來,只是順手從牆角處端了一張獨凳,準備加在小張和牟醫生中間,和他們坐在一起。

還沒等我加凳子,小張和牟醫生一人拽著我的一隻胳膊,把我拉到「上把位」,要我坐。我說:「使不得,這是給神留的座位,我不能坐。」老闆說:「這『上把位』就是給您留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