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奇蹟在我家的顯現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相信只要是法輪大法的真修者,人人身上都有神跡出現,只是程度和表現方式不同而已。今天給大家說說我和我家人的故事。

奇蹟出現在我身上

那是在二零零五年,要過年了,我用大悶鍋煮了幾隻豬蹄,要煮好的時候,我就把鍋端下來了,讓丈夫看煮好沒有。丈夫一看不行,再煮一會吧,我就把鍋端回去了。就在回去的時候,我的腿一下子被柴火絆倒了,一大鍋滾燙的肉湯灌到我的頭和臉上,順著我的頭和臉往下淌,我的上衣也濕透了。

因為是冬天,我穿了兩件毛衣,都是套頭的,如果從頭上脫,我臉上的皮整個都得掉下來。丈夫就用刀拉我的衣服,可是怎麼也拉不開,因為毛衣已經濕透了,用刀根本拉不開了。丈夫一看不行,又急忙找剪刀,最後用剪刀把我的衣服給剪開了。我到屋裏往鏡子一照,滿臉都是大泡,臉上還掉了幾塊皮,從泡裏和掉皮的地方往出流黃水。

流了幾個小時,不流黃水了,我的臉就腫了起來,眼睛甚麼也看不見了,嘴也張不開了。丈夫一看我那樣嚇壞了,他很怕我的眼睛被燙瞎了。兒子和兒媳也為我著急,他們誰也吃不下東西了,全家人哪裏還有心思過年?

鄰居聽說了,來看我,一看我被燙成這樣了,就說非得植皮不可。小姑子和我妹妹都來了,一看我燙成這樣,都背著我哭,丈夫有時也哭。可我自己一點也沒害怕,心想: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就這樣我自己自始至終沒掉過一滴眼淚。

因為我眼睛睜不開,就不知道自己甚麼樣子了。我就問丈夫:「我現在甚麼樣子?」丈夫說:「你一點人的樣子也沒有了。」兒子對我說:「媽,你以前看過電影上的豬八戒沒有?你比他還不好看呢。」不管甚麼樣子,我一點也不害怕,也不悲哀,我是學大法的,一定能好起來的。

就這樣過了幾天我的臉開始消腫了,眼睛能睜開了,嘴能吃東西了。消腫後我的眉毛就開始往下掉,到最後都掉光了;頭上的肉一塊塊的爛,丈夫就給我清理爛肉,頭髮自然跟著掉下來,頭上就出現了既沒有肉也沒有頭髮的一個一個的坑。可是沒過多長時間,這些坑上的肉就長出來了,長平了,頭髮也出來了,眉毛也重新長出來了,我的臉和頭上沒有留下一點疤痕!

過了二十多天,有個同修來我家,我給她講了我的這段經歷,她驚訝的說:「你不說,我根本就看不出來。」這可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也絕對不會相信的。

我的臉燙傷到這種程度,卻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長好了,完全恢復原樣,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這次苦難!也讓家人、親友和鄰居們又一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和家人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大法在家人身上體現的神跡

我小孫子很小的時候,正在吃奶的時候,那一年很多孩子都得了一種病,叫手足口病。這個病也很嚴重,得上了也治不好,有的孩子因為沒治好就死了,有的治了很長時間才治好。

就在那一年我的小孫子也得了這種病,他的嘴裏裏外外全都腐爛了,手上都起了水泡,嘴自然張不開,連奶都吃不了了。他的媽媽只能往碗裏擠一些奶,用小勺子一點點一點點的餵孩子,那一天下來能吃多少?接著又發高燒,全家人只能每天看著孩子受罪,卻無法幫他。不過我們誰也沒有害怕,因為全家人都認同大法,就這樣,一週後孩子的手足口病就徹底好了。

我家附近有個小孩和我孫子一樣大,也得了這個病。家人帶他先去了縣裏的醫院,沒治好,又去了省裏的大醫院,孩子遭了很多罪。可我家的小孫子沒用一點藥一個星期就好了,這又讓家人和親友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有一次孩子發高燒,我們就把他帶去了醫院,大夫就給他打點滴,奇怪的是從晚上八點開始,一直到下半夜三點才打完,怎麼往快調都沒用,更奇怪的是孩子總是一身一身的出冷汗,可精神還挺好。因為孩子小也不會說甚麼,我們也不知是甚麼原因造成的。下半夜三點打完,回到家給孩子做點飯吃。

孩子在吃飯的時候就說有東西在屋子裏轉呢。他媽一聽就有些害怕,心想回來的太晚了,是不是路上碰到甚麼不好的東西了?就忙問孩子是甚麼樣的東西在轉?因為孩子很小,意思表達不全,就說一會是藍色的,一會是紅色的,一會又變別的顏色了。他爸一聽就有些明白了,就到我屋裏找師父的煉功光盤放給孩子看。孩子一看到法輪,就說剛才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東西在轉!兒子一聽就明白是師父在管孩子。這也讓我們全家人更加信師信法。

還有一次孩子又發高燒了,燒到40度,躺在那直喘,也不睜眼。他的父母不在家,因為孩子一直都是我帶著的,我就著急,對孩子說:「我帶你去醫院吧?」孩子說:「沒事。」他就用師父講的法說:「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1]。太讓我驚訝了!這麼小的孩子,又在發高燒,就能想起大法!那時他還在上幼兒園呢。

儘管平時我也教他念師父的詩詞,還真沒想到在這個時候他還能想起大法來。孩子平時在幼兒園裏還領著小朋友一起煉功,回家沒等小書包放下呢,就說:「奶奶,你看我煉功。」就這樣孩子從小在大法中受益。

後來長大了,上學了,他就經常領同學和他的小朋友來家,叫我給他們講真相,他還說:「我希望把我班的同學都領過來叫他們聽真相。」就這樣他領來的不少同學和朋友都讓我給退出少先隊。後來他又把我帶到了他的班主任家裏,我就給他的班主任老師和她的丈夫講了真相,退了黨和隊。

孩子還經常幫助我修煉,有時我做甚麼、說甚麼不在法上的時候,他就提醒我,這也讓我明白了孩子就是來同化大法的。

我兒子是瓦工。有一次騎著摩托車去外村幹活。走在路上,遇到另一個騎摩托車的,那人是從坡上往下騎,又是拐彎路,他就騎到我兒子這邊來了,騎的非常快,一下子就把我兒子撞了,撞的非常嚴重。兒子的摩托車和人被撞出去很遠,一雙鞋也都甩掉了,人昏死過去了,頭上撞出了一個大洞直往出流血。有人就把衣服脫下來給他包在頭上了,衣服全濕透了,地上還流了一大灘血,人一直在抽,昏迷不醒,和他一起的工友馬上報警了。

等我們家人到出事地點,人已經拉到醫院,只有警察在現場照相。我們急忙往醫院趕。到醫院一看,兒子正在走廊走著呢,說看完了,沒事。就這樣回家了。雖然是對方的責任,我們也沒有找人家的麻煩。後來我問兒子是誰的車把他送到醫院去的?他說撞完以後他就甚麼也不知道了,醒來一看自己在醫院呢。

按照常人的說法,當時鞋甩掉了,他全身還一直在抽,那可就不是一個好兆頭。可他流了那麼多血,幾十分鐘就在醫院走廊裏蹓跶,好像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我知道要是沒有師父保護,不知後果會是怎樣的了。又是一個奇蹟!這就是他相信大法好、得到師父的護佑才出現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24/18518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