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部傷腫一天恢復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居住在湖北省荊州市轄區的一個鄉村,今年過年時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兇猛,整個湖北省成為重災區。隨著瘟疫的大爆發,到處都被封閉,交通中斷,各種正常生活秩序幾乎都被阻隔打亂。

我縣也於正月十六封鎮封村,在封村這一天,我心裏很急,就想:現在瘟疫這麼大,一定要找機會出去救人。我帶了真相護身符出去到鄰村一家農家商店裏買東西,目地是想去救那家人。商店店主是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我給他講真相時他也在聽,也沒反對,我再送給他真相護身符時他接過就說,這個呀,然後接過去就往櫃台上隨意一放,滿不在乎的樣子。我當時心裏很不是滋味,回來一路上都在想,這個人怎麼這樣呢?越想越生氣。

回到家已是下午五點多鐘,我拌了一盆雞食端起來就到後院去餵雞,剛走到後門口準備跨出門時,就感覺有個東西將我往屋外猛的一推,我重重摔倒在地,雞食也潑洒了一地,頓時感到左腳疼痛難忍。我立即喊丈夫將我扶進屋內的椅子上坐下,此時我仔細一看整個左腳腫得像個饅頭,腳背腳心全是淤黑色。丈夫(同修)和我一起發正念。發完正念我立即向內找。找到一顆怨恨心,抱怨那個店主沒有尊重我,根本上不是為他沒有明白真相而難過,而是為衝擊了自己的面子動了人心。如果他高高興興接受又說些感謝的話,那多光彩呀,這是一顆虛榮心。找到這顆心就正念清除它。

第二天早晨起來煉功,我咬牙將左腿一點一點的搬上來盤上雙腿,平時打坐最多四十多分鐘就疼得受不了,把腿拿下來了,這次打坐堅持一個小時,雖然疼痛卻也能夠忍住,感恩師父幫我增強了忍耐力。到了下午腫就消了,只是皮膚還是淤黑色。我就增加發正念次數,堅持學法不斷的向內找,又找到一顆很強的利益心:因為丈夫自從二零一一年二月因給小叔子拆房時被倒塌的牆砸成重傷後,再也無能力在外面掙錢,只能在菜園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就常在農閒時打工掙錢貼補家用,如果不能出去掙錢心裏就無可奈何地難受。

我還希望女兒女婿也多多掙錢。我全家都修煉,大女兒出嫁在外省,大女婿去年找到一份外企工作,薪水高,可這家外企要求職員都要用微信,女婿毅然辭了這份工作。我就當面埋怨女婿懶怠,不想出力掙錢。女婿勸慰我說:媽,有口飯吃就行了,您就不用操心了。大女兒也勸我說:媽,我與他(指我女婿)是一家人,有沒有飯吃也不用您擔心啦,我會掙錢養家呀!讓他有更多精力做正事這不很好嗎?可女兒前年找到一份教師工作,薪水也很高,也是因為學校要求老師用微信她也辭了工。我為此事也是心裏感到極為不舒服,認為這到手的錢只差彎腰撿一下他們就是不肯撿,就感到受到了很大的損失,弄得我吃不好睡不好,剜心透骨的難受,還錯誤的認為工作上需要用微信,也可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嘛。可女兒女婿都能認識到凡事都要聽師父的話。

在明慧網發出《所有大法弟子須知》後,我還是以孫女幼兒園要通過微信與家長聯繫為由沒有刪除微信。後來看女兒女婿這樣處理,我也就徹底刪除了微信。刪除微信後,幼兒園老師有一段時間很不高興,多次抱怨我說:我們有很多活動需要通知家長的,您沒微信怎麼好聯繫呢?我就平靜而禮貌的對老師說:如果有甚麼事就麻煩您打電話告訴我們吧,麻煩您了。這樣一說,老師也就不再要求我裝微信了,時間一長,老師也就習慣了,再也不提這件事了。

師父明示:「人多來自天堂 不要只顧在名利中爭強 來世一身光 走時空空脫皮囊」[1]。真讀師父的法,讓我看淡了世間得失,明白了人來世間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回歸天國世界,那才是我真正的家園。明白了這些,對女兒女婿也很能理解了,現在想來他倆真是精進的大法弟子,時時把證實法救人擺在第一位,做了很多證實法的事。

正念除魔 牙痛瞬間消

去年臘月二十九這天,我的左上排最後一顆牙痛得我非常難受,平生從沒有這麼牙痛過,發正念背法也不見好轉。以前聽說牙痛時嚼一粒花椒就可以緩解,無奈之下我就放了兩粒花椒在嘴裏嚼,嘴被花椒嚼麻了,是不覺的痛了。管了一個多小時,又開始大痛了,我就又嚼兩粒花椒,如此反覆三次,最後一次沒效果了,我就只好作罷。現在我悟到這都是用的人的辦法,對修煉人哪能管用呢?

臘月三十晚上看完新唐人電視台《神韻》晚會後,已是深夜十一點鐘,正準備休息,就聽到兩個男人的聲音說:我們兩個就蹲在牙齒裏。我一聽原來是兩個魔在裏面作怪,立即坐起來盤腿立掌發正念,我嚴肅的對它們說:你兩個不能蹲在我牙齒裏,趕快出來,你們要同化大法,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有好的去處,如不離開再搗亂我就要銷毀你們,說完念動正法口訣,我一發正念,瞬間牙就不痛了。

第二天是轉年正月初一,也是在晚上睡覺前,就又聽到同樣的兩個聲音以商討的口氣說:「我們兩個都會死?不會吧?」我一聽就知道是這兩個魔失敗後不死心還想干擾,就又立即發正念清除。後來還有過幾次聽到它們說,我記不清了,但最後一次我還記得,它們清清楚楚說:現在的人都沒救了。我悟到這是在干擾我的正信,師父是要救所有的人,除極少數首惡外,人能不能救下來不是它們說了算了,師父正法的結果誰也不知道,它們的智慧也根本看不見。現在表面形勢嚴峻,因疫情重到處封閉給救人造成難度,但我們不能對救人失去信心,全世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能有半點鬆懈,要抓緊時間最大限度的救人。這是我目前所悟。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別把人世當故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