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善解恩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告別了醫院,告別了打針和吃藥。修煉之前的胃病、上不來氣的病都好了。從小學開始戴的眼鏡,修煉後就不戴了。平時偶爾有發燒甚麼的,我學法、煉功,兩天就好了。

我姑姑在修煉之前也有很多病,心臟病、風濕病、美尼爾氏綜合症等等,從我對她有印象開始,姑姑就總是病病歪歪的。可是修煉後,她再不打針吃藥,一身的病也不翼而飛了。

師父說:「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1]不只是家裏修煉的人不吃藥、打針,甚至是不修煉的常人,也得了福份,很少生病。我的表弟、叔叔從小就在大法中耳濡目染,雖然未走入修煉,但很相信法輪大法。平時生病了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年了,幾乎都沒有吃過藥、打過針。

我的女兒生下來是早產,一般早產的孩子抵抗力特別弱,一有風吹草動就容易生病,所以一般家裏都會有嚴格的消毒、隔離等措施。可我的女兒從出生後,我就每天給她聽師父的講法,家裏甚麼消毒、隔離的措施也沒做。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女兒兩週歲了,一次病都沒生過,大家都覺的特別神奇。

疫情發生期間,我堅信我們是大法弟子,而且我身邊的親人也都是做過三退,認同法輪大法的,所以不會感染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結果我的家人和身邊的親人沒有一個被傳染上瘟疫的。

一、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在當今的社會,尤其是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社會,官員貪腐,世風日下,環境污染,人們的身心都受到侵蝕,在這樣的環境下修煉,每天都會面臨各種誘惑,在誘惑面前能否把握好自己,按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就顯的尤為重要。

我之前的工作會經常出差。出差時吃飯、住賓館、打車等各種費用都是可以報銷的,每天可報一定額度,吃飯和打車的票子實報實銷。有的同事假如一天只花了100元,也會湊足發票按照滿額200多元報銷,或者讓賓館或飯店多開些發票。如果長期出差的話,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但是我出差的時候,都是實報實銷。有時出租車司機說:「既然你能報銷,給你一張大額的發票吧,你多報點。」都被我謝絕了,只要自己實際金額的發票。有時司機只有大額發票,我就在發票的背面寫清楚實際產生的金額,按照實際金額的報銷。有時吃飯、打車實在沒有發票,我就自己承擔了。

每到一個地方去找賓館,我都會選擇離要去的學校比較近的、相對來講比較便宜的賓館,當時公司的標準是每天120元,但我有時就住二、三十元錢的小旅店,沒有窗戶和獨立的衛生間,有的甚至是那種最老式普通的鎖,希望能給公司省點錢。雖然住宿條件差一點,但我那時真的沒甚麼感覺,就覺的有能住的地方就行了。

後來和同事們閒聊時說起,他們都說我傻,說我少撈不少錢。但我想我應該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是自己的錢不能要,不能用自己最寶貴的德去交換錢,我也會規勸身邊的同事不要那樣做,對他們不好。

因為我出差時為公司省錢,財務部的領導和同事都對我讚賞有加,自然也會和其他領導說,所以到後來領導總是對我委以重任,後來我被提升為主管。

師父說:「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甚麼任務,完成甚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1]

在工作上,領導安排給甚麼工作就去做甚麼工作,幾乎從來不講條件。有出差任務了,也是直接做準備。有的同事,領導給安排到哪裏哪裏出差,他們總是會挑一些交通便利的,能坐高鐵、動車的,各地的經銷商或校長比較好相處的。但是我一般不挑選,哪裏都去。有的課比較難上,我就克服困難去解決,晚上經常做課件,寫教案到半夜,盡力把課上好。講課結束後,也儘量給老師們解決各種問題,全都解決後才離開。我曾換過兩個直屬主管,他們都對我有較高的評價。

二、做事為他人著想

從小在家裏就受寵愛的我,一直以來都很自私。在家裏吃飯時,好吃的都挑給我,買東西先給我買。上學後,我只管學習就行,甚麼家務活都不幹,也不會幹。事事只想自己,自私無處不在。以前沒有感覺,已經習慣成自然,覺的身邊的同學也都這樣啊!

直到修煉後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自私,甚至不會關心別人,不知道怎麼樣做事先想別人。生完孩子後,我辭掉了工作,在家裏做全職太太。因為只有自己一個人帶孩子,每天很忙、很累。有點空閒時間我就休息、睡覺,家務也不願意幹,所以家裏很亂。先生在單位比較忙,也知道我一個人帶孩子辛苦,所以家裏髒亂也不說甚麼。

直到有一次他提議並叫了一個鐘點工到家裏打掃衛生,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沒盡好。我只顧著自己舒服,卻沒想過家裏的環境也是寶寶和先生的,他們也需要一個清潔的、清爽的、良好的環境生活和休息。後來我決定每週都清潔一次家裏的衛生,地面也儘量每天早上清掃一遍,每次大清掃後,先生回到家都很高興。

修煉之後,我學著做事先想到別人,雖然並沒有完全做到無私無我,但是我在一點一點的改變自己。

三、修自己化解恩怨

母親去世後,父親娶了繼母,生了小弟弟。對於繼母,剛開始我並不排斥,因為我上大學後,沒有時間陪父親,能有個人在他身邊關心他、照顧他,是一件挺好的事情。我每次放寒、暑假回家,都會去爸爸家待幾天,我們相處的還比較好。但是隨著一點一點的接觸,繼母的真實模樣一點一點的暴露了出來。

繼母和我們全家人的關係都不好,她對爺爺奶奶一點都不孝順,經常大呼小叫;結婚之前說尊重法輪大法,認同家人修煉,結婚後卻反對大法,還鼓動不修煉的父親也反對大法。對錢特別看重,我畢業後,她幾乎就不讓父親再給我錢,卻背地裏偷偷給她大兒子(她和她前夫的孩子)錢,還經常和父親因為錢吵架。並且經常打電話給各類親戚,或者在公開場合說我們家人的壞話。

總之,最後一家人和繼母的關係鬧的很僵。一晃十多年過去了,我們彼此間的關係也並沒有好轉,大家心裏都有深深的埋怨。我結婚、生孩子,她都沒有出席。還因為父親給了我一萬元錢,她瘋狂的用電話、短信鬧過我,所以我們之間也是差不多斷的很徹底。後來她和父親離婚了,拋下弟弟,自己去了廣州。之後我們便失去了聯繫,可以說我們之間的怨還是比較深的。

今年過年,父親說繼母要回來和他們一起過年,我當時有點不理解,都已經離婚了,為甚麼還和父親、弟弟一起過年?後來一想,這是她明白的一面還想要再一次聽真相啊!尤其過年期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大爆發,廣州也是很嚴重的地區。於是我決定和先生、孩子過年的時候去給她拜年,並且給她買了禮物,化解這麼多年來的恩怨。我還和姑姑同修商量,拜年時一起去飯店吃飯,並且再和她講一次真相,告訴她九字真言(她和父親結婚之前已經做過三退)。

見面後,給她講真相很順利。我告訴她遇到災難的時候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含糊的點了頭,已經不像多年前那麼排斥真相了。

經過這一次的拜年,感覺彼此之間的怨恨消掉了很多,大家都笑臉相迎的說話(以前繼母說話冷言冷語,並且根本就不搭理我們說的話),和和氣氣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