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柳暗花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我今年五十六歲,家在豫東某市,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一名學員。大法遭無端打壓以後,因多種執著迷了方向,放棄了修煉,原來的多種疾病都回來了。後來,在同修的勸說下,從新學法煉功,很快又是無病一身輕,心性昇華,家庭環境也變好了,家人也得了福報。

一、離開大法 病痛纏身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煉的,當時看過《法輪功》以及《轉法輪》兩本書,知道了大法是教人修真向善,做個更好的人。我被大法的法理所吸引,就自己去了附近煉功點,成了一名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殘酷迫害,沒有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我自己在家學法煉功,不精進,對法理認識不深,執著常人的名、利、情,漸漸的脫離了大法,把自己混同於常人。

隨之,身體出現了很多病痛:嚴重的類風濕,兩隻手說腫就腫,腫起來火燒火燎的疼,手指不能彎曲,不能幹活兒;兩隻手腕像是空了似的疼痛無力,不能提一點重物,甚至洗臉的時候,連個小毛巾都擰不動;兩腿膝蓋也經常疼,有時疼的不能打彎,下樓梯都費勁;還有頭疼,有一點涼風,頭就又緊又疼,有時大熱天,還要戴上帽子捂著頭,手套、護腕、護膝、帽子成了我的日常標配;還有常年咳嗽,只要吸進一點涼氣就咳嗽,一到冬天更是咳嗽不止;還常年失眠,晚上睡不著覺,白天頭昏腦脹。

我和那些常人一樣,經常看醫生,看了西醫看中醫,喝中藥,做理療,但是,都沒甚麼效果。

二、從新修煉 身心愉悅

這樣渾渾噩噩過了十來年。直到二零一七年,弟媳從外地回來,特意來勸我繼續修煉。她跟我說:「時間不多了,再不修可能就沒機會了。」我沉睡的心被喚醒,知道這是師尊在點化我,師尊不願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派同修來幫我了。我為自己以前脫離大法而懊悔不已。就這樣,我又從新走回了修煉。

從新修煉以後,通過學法,煉功,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體輕鬆,內心充實,愉快,不知不覺的,以前的那些病痛全都不翼而飛了,我又回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這種感覺真是好啊!正如師父所說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我和所有真修的大法弟子一樣,真真切切體會到了這樣的變化,體悟到大法的美好與殊勝。

三、善待別人證實大法

我個性強,爭強好勝,在單位上班,為了個人利益和人家爭來鬥去,得理不讓人,還覺著自己幹得好,有能力。在放棄修煉那些年裏,就是這樣的狀態。

從新修煉以後,通過學法向內找,我認識到這是自己沒有善念,是邪黨文化的鬥爭哲學在自己思想中長期積累形成的,是和真、善、忍相背離的。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應該按師父的要求做,這些自私自利的思想一定要徹底去掉。

只是講真相是不夠的,要從自己的一言一行上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才能真正達到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效果。以前,單位的同事們競爭上崗,競爭中的恩恩怨怨一直伴隨著我。隨著心性的提高,我認識到這些恩怨裏隱藏著自己各種執著,有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利慾心、虛榮心等等不好的心,這都是修煉人要去的心。認識到之後,這些恩怨就自然放下了,看的都是別人的長處,背地裏不再品長論短,善待每個同事,與誰說話都祥和。同事背地裏議論我變了,身體好了,胸懷寬了,修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樣。

現在我退休了,家裏就是我修煉的好場所。過去,在家裏我是說一不二,和丈夫說話語氣強硬,經常指責埋怨他這不好,那不好,丈夫不幹活兒,我說他懶,幹活兒,我就挑他毛病,嫌他幹的不好。

現在,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去掉私心,改變觀念,先他後我,以苦為樂,主動包攬了所有家務活,關心丈夫,一日三餐儘量按照他的口味,我自己則是有啥吃啥,不挑不揀,和他說話儘量語氣平和,有事和他商量,聽取他的意見。

家裏各個房間角角落落我都打掃的乾乾淨淨,乾淨整潔,寬敞明亮。凡是來過我家的客人,都說我們家真乾淨。我的這些變化丈夫親眼目睹,親身感受,他對大法的認識越來越好,對我的修煉、講真相救人越來越理解支持,不但退出了中共邪教組織,還在明慧網上發表《鄭重聲明》,聲明自己以前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要敬重師父,敬重大法。因端正了對大法的態度,丈夫也得到了師父的保護。

去年,丈夫的鼻子多次出血,一次比一次厲害。到秋天,連續出血幾天,止不住。去醫院好幾趟,經兩個醫生檢查,都說是血管瘤,需要手術,但我們這地方醫院做不了(因丈夫做過心臟瓣膜手術,常年服用抗凝藥,醫生說抗凝藥最多只能停用三天,而手術要求至少停七天),必須去省城以上的大醫院。

丈夫當時心裏很緊張。我安慰丈夫,讓他別害怕,說師父能救他。讓他給師父磕頭,請師父幫他。我也跟師父請求,求師父救救我丈夫。

到了晚上,丈夫出血加重,我們又去了醫院。值班的副主任醫師給丈夫檢查後說,按他的判斷,不是血管瘤,是息肉,不用停抗凝藥就能做。因為之前兩個醫生也都檢查過,都很肯定說要停抗凝藥,所以丈夫半信半疑,就沒同意做,按壓止血後,就回家了。

第二天還是出血。下午我下班到家,見丈夫坐在地上,面前垃圾桶裏都是止血的紙巾。我趕快開車帶他去醫院,還是那位副主任值班。我當時就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呀,慈悲的師父安排副主任繼續值班,救我丈夫。副主任再次檢查後,滿有把握的說:「不用住院,不用停抗凝藥。」直接就給丈夫做了手術。術後觀察了幾十分鐘,沒事兒,就讓我們回家了。從那以後,丈夫鼻子出血的毛病就好了。丈夫知道是師父幫了他,對師父更加敬重。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