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修煉 重度抑鬱的女兒重獲健康快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二日】我家是三口之家,丈夫是早期得法的老弟子,在大法被迫害十幾年後,在丈夫的影響下,我走入大法修煉。得法後,我覺得大法太好了,就帶著女兒一起學。

那時女兒剛剛上初中,學習很緊張,時間也不多,只有週六週日有時間和我一起學學法,也極少煉功,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但她對大法非常堅信,在平時遇到問題,也儘量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有時誰說她不是修煉人的時候,她也會不高興。

迫害中的女兒

在女兒高考前,丈夫和我因為營救同修的事同時被綁架,當時女兒在學校住宿,一週回家一次,平時都是我們週日去學校接她。那個週日是她姑姑去接的她,她感到不對勁,當時她姑姑怕她受影響,不想告訴她我們的事,但女兒一再追問,並且說:沒事,告訴我吧,我能接受。後來她姑姑告訴我們,「這孩子真堅強,知道你們被抓了,還不斷安慰我,讓我放心,回家本來要給她做點好吃的,她怕我沒心思做,還給我去買吃的。」

後來女兒還分別給她姑姑、大大們發信息,告訴他們發生這事不要責怪我們,說我們都是好人,我們的為人他們應該明白,在我們有困難時應該伸手幫助我們。她小姑一直保留著這條信息,當我回來時拿給我看,並說:「這孩子真了不起,這麼大的事沒擊垮她,還想辦法幫你們。」

一個多月後,丈夫被非法批捕,我回到了家,當時自己正念不強,狀態也不好。女兒給我買了好多吃的,還送了我一個蛋糕,上面寫著:送給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媽媽。用她自己的方式安慰我,鼓勵我。

幾天後,警察為了給丈夫羅織罪名,不斷騷擾我和女兒,警察曾三次去學校要帶女兒去公安做筆錄,前兩次,學校領導以孩子馬上要高考為由,沒有讓他們帶走,最後一次實在不行,孩子被他們強行帶去分局。在審訊室裏,那麼多警察嚇唬一個孩子,企圖從孩子口中得到他們所謂的證據,但她堅持說我父母做好人沒錯,他們沒有做壞事。

因為警察無理的騷擾迫害,我被迫關掉手機,住在一個同修家調整自己,靜心學法。女兒再次一個人面對馬上要到來的高考,當時需要照相、交錢,填寫各種表格,別的孩子都是父母陪著或是父母代替去做,每天還有父母去送飯,而女兒一個人自己去做各種事,還要面對親戚朋友的不理解。

一次,她舅舅、舅媽把她接回家,因為他們知道她對大法的態度,怕她再出事,想說服她不讓她接觸大法、接觸同修,晚上兩個人輪番用各種辦法說服她,並且詆毀我們,直至深夜,女兒默默的承受著。後來她說若不是大法、師父給她支撐,她或許精神早崩潰了,是師父看護著她走過來了。

女兒高考前,我突破阻力回到家,她沒有埋怨我,而是不斷鼓勵我,給我信心和勇氣,告訴我堅強起來,才能更好的幫助她爸爸早點回家。高考那幾天,她也一直住在學校,不讓我為她分心,因為她知道我還要面對請律師、找公檢法營救她爸爸,還要上班,時間很少。

高考後回家,她說:「媽,我那幾天一直帶著『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進入考場,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我求師父,我一定考個好成績,不是為了我,而是讓他們看看煉法輪功家的孩子就是有福份的,大法會給我們帶來美好,不讓他們再說大法不好,我就是要證實大法好。」

那年女兒的高考成績遠遠超出了一本線,比她的平時成績高出了六十多分,考上了南方一所很好的大學,所有親戚、周圍的朋友和她的老師都很驚訝,是師父幫她實現了願望。

孤獨中的女兒

女兒上大學後,逐漸脫離了學法的環境,當時爸爸被非法判刑,對她打擊也很大,她自己很獨立,甚麼事也不願意麻煩家裏,有事自己承擔。但畢竟是個孩子,我猜想她可能為了逃避這個打擊給她帶來的心理壓力吧,她開始注重自己的外貌、身材,加之現在的大學校園這個大染缸的污染,她開始減肥,而且走入極端,一個學期竟然減了三、四十斤。

我不知道她使用甚麼方法使自己這麼快瘦下去的,我只是勸她不要走極端,但她當時也聽不進去了。後來才知道她開始節食,節食太厲害,後來就暴食,然後再用催吐的方法,這樣身體很快瘦下去了,但是這種不正常的生活和心理的壓力,使她患上了抑鬱症。

第一次去看醫生是在大二上半年,那時她沒敢告訴我,只是在寒假回家的時候輕描淡寫的說她在吃精神方面的藥;在她大三第二個學期,我又因為講真相被中共綁架判刑,那一次對她打擊更大,晚上常常躲在被窩裏哭,也沒有朋友可以傾訴,因此她抑鬱症再次復發。醫生給她開了一些藥,那年暑假她也沒有回家。

大學畢業後,她選擇去了外地工作,離家幾千里,一個人租房,找工作,經歷了和相處四年的男友分手,身心疲憊,從那時開始,她就一直沒有來例假。

我回家後,公司把我無理解聘,她打電話說:「媽,你不要找工作上班了,我現在掙錢了,我養活你。」我說:「那我在家幹啥啊?」她說:「幹你自己的事啊!」我當時眼睛就濕潤了,雖然因為這場迫害,幾年內父母兩次被抓捕判刑,可是她依然支持我們,相信大法,難能可貴。每次我擔心她時,她都會說:「你別擔心,我帶著護身符呢!」她還把「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掛在床頭,她說:「有時自己一個人害怕,看到護身符,就踏實了。」

前年過年,女兒回來,告訴我們又有一個男生追她,可是相處一段時間,她覺得不合適,想分手,可是那個男孩不願分手,一直糾纏,加上工作上的不順心,她第三次抑鬱症發作,這次很嚴重。我以為她只是心情不好,工作壓力大,舒緩一下心情就好了。我們通了幾次電話,每次都鼓勵她,開導她想開點,沒有過不去的事,也告訴她多念九字真言。

當時又趕上單位體檢,她很多指標都不合格,醫生打電話讓她去複查,她心情不好,導致病情有些加重了。她告訴我每天晚上很晚才能睡著,早上又很早醒來,早上起床身體很沉,幾乎起不來,沒有力氣,吃不下東西,身體似乎不聽使喚,嚴重時坐在那裏不停的流淚,甚至出現幻覺,感覺自己似乎活不下去了。

而且她給我和她爸爸發了封信,講了自己這幾年承受的痛苦,因為節食造成的身體和心理不正確的狀態,最後說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過這一年,每天都是掙扎著讓自己有勇氣活下去。她說她也很想健康快樂的生活,只是這種病狀使她已無能為力,她也給自己約了醫生。然後給我們發了很多關於抑鬱症方面的文章,和一些因抑鬱而自殺的人的一些例子。

重拾修煉的女兒

我和她爸爸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通過這麼多年的修煉,我們深深的知道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治好她,改變她這種狀態,給她生活的勇氣和力量。而且女兒在這麼多年裏,無論遭受甚麼樣的艱難苦難,一直對大法深信不疑,支持我們做證實法的事情;在我們遭受迫害時,勇敢的面對各種非議,處處維護我們;面對公安的威脅毫無畏懼,這都源於她對大法堅定的正信。那麼這次的魔難或許是她的機會,是慈悲的師父不想落下她,給她走入修煉的機緣。

當我們堅定這一念後,我們的心踏實下來了,我們馬上預訂了第二天的機票,就在這時,她給我打電話,說自己已經吃不了飯了,感覺沒有力氣嚼東西,坐在辦公室一陣陣腦袋空白,控制不住的流淚。我安慰她說:「閨女,堅持住,爸爸媽媽明天就到你身邊了,我們見到你,就能解決你的問題,有爸爸媽媽甚麼都不要怕,一定要堅持啊!現在甚麼都不要想,就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同時我跟她要了她領導的電話,準備一旦聯繫不上她,隨時打電話請她領導幫忙。還好這一天平安的過去了。

第二天是週六,也是她去看醫生的日子,我們定好在醫院見面,我們趕到醫院的時候,她正好從醫院出來,她約的那個醫生出國了,還得再次約其他的醫生。我看見她妝化得比較重,但是掩蓋不住的憔悴,身體很瘦,見面時我們緊緊的擁抱:「閨女,爸媽來了,沒事了。」

她見到我們很高興,自己感覺好了很多,並帶著我們去了她的公司,晚上去吃了烤魚,她吃的也比較多,她說好久沒有這樣吃飯了,然後我們一起住在了酒店。

我們坐在床上,覺得有說不完的話,我和她爸爸有意的談到自己修煉後的身體及心態的變化,談到現在社會的一些不良導向對人的影響,尤其對那些沒有得到傳統文化教育的年輕人的影響,談到精神對身體的影響,怎麼看待人的病,以及無神論思想對人的傷害等等,引導她從新認識大法修煉的殊勝和美好,解開她的一些錯誤認識和心結,她也隨著我們交流不斷改變自己以前不正的思想觀念,和我們說了她這些年因減肥造成的問題,心裏承受的痛苦,並且決定不再為減肥再做錯事了,直到半夜十二點以後,她還和我們一起打坐、發正念,這一夜,我們都睡得很好。

第二天,女兒精神很好,那天她正好有個本地同學會,她本來怕自己體力不支,打算不去了,但是現在感覺狀態很好,就安排好我們,自己高高興興的去參加同學會了,下午回來,又帶我們看了電影,她的心情和身體都表現很好。

第三天就是週一了,她正常去上班了,晚上下班回來,感覺有些累,狀態不太好,情緒有點煩躁,她再次約的是週二去醫院。

去醫院時,她不想我們和她一起去見醫生,我們在門外等她,大約半個小時左右,醫生喊我們進去,和我們說了她的情況:重度抑鬱,神經性暴食症,並且第三次復發,比較嚴重,希望我們帶她去做一個心理醫療。醫生開了些進口藥,並囑咐她多做運動,多交朋友。出來後,她心情不太好,直接去單位了。

晚上回來,她不愛說話了,只說自己很累,晚上也沒有吃飯,對我們說的話也感覺有點煩,我們沒有再多說甚麼。

因為她爸爸單位有事,先回去了,我和她搬回了她租的房子。房子很小,也很陰暗,東西也比較亂,我幫她收拾了一下房間。這以後,她白天去上班,晚上,我去公交站點接她下班,每次下車看到我,她都要抱抱我,像個小孩子一樣,然後我們一起逛逛樓下的超市,買些小吃甚麼的,她說好久沒有享受這樣的生活了。

回到住處後我就會給她講一些她小時和我一起學法的事情,還有她那時和同學發生矛盾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事,她有的都忘了。我們還一起背《洪吟》裏的詩,我一提醒,她好多還記得,她也很興奮;有時也給她讀讀《轉法輪》,有時她也和我一起讀,她說感覺這本書的內容很多自己還記得,很熟悉、很親切,我感覺她在慢慢走回修煉的路。

有一天,她下班回家坐公交暈車了,下車就吐,吐了好幾次,我對她說:不要害怕,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呢,是好事啊。她也挺認同。以後又出現幾次,有一次比較嚴重,連拉再吐的,肚子還很疼,回來一直跑廁所,晚上睡覺的時候,她對我說:「媽,真神奇,我剛才想沒事,這都是好事,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剛這樣一想,肚子就不疼了,也不難受了!」我們都很高興,我說快謝謝師父,師父管你了,明天咱們要好好的學法啊,她也高興的答應了。

女兒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我也放心了,三週後,我要回家了,她開始有點捨不得我走,後來也知道我也要工作,也不再說甚麼了。我給她留下了師父的經文,囑咐她自己也要每天堅持學法,生活工作上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個好人,遇事多為別人著想,照顧好自己,她答應了。送我走的時候,正好那幾天在單位遇到點小煩惱,但是她很樂觀。我感覺女兒已經變了,她的心裏裝了佛法,不會有甚麼能難倒她了。

我回家後,我們經常聯繫,她會告訴我自己心性提高後的一些表現:「領導無緣無故的批評我了,我沒有生氣,也沒辯解;以前愛看的電影沒興趣了;工作中客戶罵我,我也沒動心。」等等。最主要的是她每天堅持看書學法,很精進,我們也不斷鼓勵她。

一天,她非常興奮的告訴我們:我來例假了!因為她以前去過很多醫院,中藥西藥吃了不少,都沒有效果,現在只是剛開始看書學法,將近兩年沒來的例假正常了!她高興的給我們發消息:大法太神奇了,我的抑鬱症好了,神經性暴食症好了,例假正常了,簡直無法表達我的快樂!

現在,女兒每天沐浴在佛法中,健康而快樂,雖然她依然與我們遠隔千里,但我們已不再擔心她,她現在也很少給我們打電話,用她的話說:我哪有時間啊,真的感覺時間過的太快了,現在我每天都在趕時間,除了工作,就想看書學法,我覺得自己差的還很多,我得抓緊時間多學法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