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 柳暗花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說是老弟子我還真慚愧。一九九九年之前師父就把我的各種疾病拿掉了,如:頭痛病、心臟病、風濕、腰椎病、頸椎病、腸胃病等等。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後我漸漸的脫離了大法,混同於常人,掉在名利當中不能自拔。

脫離集體學法這些年,遇到矛盾不向內找,沒有把自己溶於法中。在單位裏,沒有把工作中領導對自己的不公及同事之間的摩擦,當作是修去名利心、過關、提高心性、提高層次的機會,而是憤憤不平。總是用常人心埋怨:這個世道,累死累活的不拿錢,偷奸耍滑、溜鬚拍馬的拿錢,同樣的崗位,我付出的比別人多的多,獎金、工資卻差的很遠,功勞是別人的,苦勞是自己的。每天還得應付那些勾心鬥角的領導及同事,心裏總在抱怨:這個國家能好嗎?企業能好嗎?這麼多領導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整天琢磨人,琢磨錢,誰要幹出點成績馬上據為己有,想方設法找茬把人整下去。這哪是正常人待的社會,分明就是個人整人的社會。每天上班我都活在恐懼當中,生怕又有哪位同事給我「惹事」了,領導又得找我茬了,又有機會扣錢了。

因為我是一個部門的負責人,還是本專業的高級工程師,而我的上級不是學我們這個專業的。現在的國有企業很多都是外行管內行,關係比能力重要,所以工作很難做。而且我不是由領導安排競聘這個崗位的,而是憑工作能力及各方面的能力征服了所有評委才被上級領導部門迫不得已聘用的。

我被聘用打亂了上級領導的用人安排,常常遭到他們的打壓,工作中處處不順,因此給自己帶來了無休止的麻煩:他們挑動群眾鬥群眾,把這個部門的人際關係搞得一團糟。目地是讓我幹不下去,找茬把我弄下去。自上任後,沒過一天舒心的日子,又累、又氣,心裏後悔當初為甚麼要競聘這個崗位,當甚麼負責人,把名利、面子看的這麼重,把自己身體搞得一團糟,幹嘛讓自己捲進這個漩渦中去?

不管他們怎麼折騰,我的工作和我所在的部門都得到了本系統同行和本市同行的認可。師父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1]由於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最後身體出現了狀況。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煉時,師父給拿掉的病又復發了,除了心臟、腰椎、頸椎,還增加了甲減(多項指標都封頂了,儀器測不出來了),血脂高,婦科病等,每天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硬挺著。

領導覺的我不聽他們的話,和他們不是一條道上的,很礙事,想方設法要把我弄下去,好安排他們需要的人上去,於是就要拆分我的部門。經過他們周密的計劃、安排、操作,上報公司領導批准後,一天下午通知他們要的人第二天上午競聘,這時才有同事告訴我這事。聽到此事,我心裏很平靜,心想:我本來就不想幹了,就盼著早點退休,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你們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可是又一想他們這麼做對工作一點都不負責,只會給以後的工作帶來很多的麻煩,他們考慮的就是他們自己的利益。

有同事為我打抱不平,就發郵件給公司領導反映情況。我考慮再三,也發了一份郵件給公司領導,告訴他從明天起我不再擔任這個部門的負責人了,並講了其中的前因後果,我最後強調:他們這麼做使以後的工作很難做,對公司也不負責。公司領導立即打來電話說:「要我到拆分的其中的一個部門去負責,剛才已經說好了,不用參加競聘。」這個部門是我們這個部門最輕鬆的部門,沒做負責人之前我一直想幹這個工作。這時我心裏非常平靜,沒有一絲漣漪。我回答:「好吧。」

放下電話後,我突然覺的甚麼怨氣都沒有了,甚麼名啊、利啊、面子啊都不重要了,就覺的多年的壓抑沒有了,解脫了。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感覺身上掉下去一塊很不好的黑東西,身體一下輕鬆起來,大腦也輕鬆了,這種感覺好多年沒有出現了,我高興極了,原來放下名利心是這麼美好!

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1]

第二天一上班,看見安排競聘的同事都沒去,就問:「你們怎麼還不去競聘呢?」他們說:「昨晚九點多接到通知:競聘暫停。」我問:「為甚麼?」回答:「不知道。」更讓我沒想到的是:不一會兒,總裁的批文下來了,而且是經過好幾級領導的審批,都是昨晚批的,內容是同意我大約兩年前提出的合理化建議(當時被壓下來了),把我部門調到總部。總部的領導對我說:「你這個部門你說了算,一切的一切都你說了算,我們支持你的工作。」在這突如其來這麼戲劇性的變化面前大家都愣住了。

當你放下這個心的時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通過以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和我心性上的改變,我明白了:師父不想丟下一個弟子,還在看護著我,雖然我脫離大法這麼多年,我悟到是師父看到我放下了名利心,面子心、怨恨心、爭強好鬥的心。把這個難給我拿掉了,讓我過了這一大關。

我下定決心:再也不能這樣帶修不修的了,不能辜負了師父為我承受的。

於是我就去找同修交流。有個同修告訴我:「你得找個學法小組。」

我想我家附近有個學法小組就好了。沒兩天我妹妹就碰到我們小區的一個同修,並告訴同修我的想法。大約第三天晚上,同修們就來找我了(我明白是師父的安排)。在與同修的交流中,同修說的一席話讓我慚愧不已,讓我回想起得法後,師父為我承擔這麼多苦難,給我淨化了身體,看護著我,我才沒有徹底的滑下去。而我還停留在做一個好人的層面上。我後悔,對不起師父。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告訴同修:「我要和你們一起學法,我要請齊所有的大法書,我要認真學習師父所有的講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師父說:「以上是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1]

現在我已經從新走回大法很多年了,將這段經歷寫出來和同修交流。願師父少一些操勞,多一些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