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同修回到大法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三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災禍突然降臨,全國到處封城、封鄉、封村,城鄉客運車也停運,往日繁華的城市變得冷冷清清,大街上很少有人走動而且都戴著口罩,相隔一段距離,給我們講真相救眾生,帶來了很大的困難。

當疫情有所緩解,城鄉客運開通了,我便坐車回到農村老家,農村人口少,鄉村不那麼嚴,在同修和親人的配合下,我去了一些村屯,把真相資料送到了他們的家門口。

我回老家第二天,同修說我住鄉下時的鄰居同修病業很嚴重(她現在陪讀,家搬到了縣城租房住),我打電話聯繫上同修,她接到電話哭個不停,我只好安慰她幾句說過兩天去看她,就掛了電話。

其實,我家是買了一座街面房開賣店,搬到了另一個屯子和同修成了鄰居,那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那時這位鄰居已結婚八年了還沒有小孩,看到我家的一雙兒女非常羨慕,這些年為了治病花了很多年錢,也沒有治好病,後來聽說鄉里有倆人煉法輪功,鄰居就騎自行車去二十多里外的鄉里同修家看師尊講法錄像。我還是通過這位鄰居引見走進了大法修煉。修煉不長時間,有一天鄰居和她的嫂子同修在屋裏交流,忽然聽見炕席下面有月科裏小孩的哭聲,她倆就翻開炕席邊找也沒找到,又到房前屋後找也沒看見小孩,不長時間(當時鄰居已結婚十一年了),她真的懷孕了,生了第一個女兒,過了兩年第二個女兒也順利出生了,她家又蓋了新房子,一家人在師尊的呵護下過得很美滿。

可是中共迫害大法後,她由於怕心漸漸的就不太精進了,兩個孩子轉眼也進入了初中,為了陪孩子上學全家搬到縣城。由於生活的壓力,她不得不出去打工,漸漸的就混同常人,把不該拿的東西也往家拿,由於放棄了修煉,病業就回到了她的身上,住進醫院,做了頸部手術花了兩萬多元,還得終身服用一種藥,這次是第二次頸部疾病復發又住進了醫院。醫生說她的腦血管堵塞導致嘔吐,雙目失明,手和身體不好使,處於腦血栓狀態,吃飯都得女兒、丈夫餵。醫生建議到省城大醫院做頸部支架手術,手術費用至少十萬、八萬,大女兒正面臨高考,小女兒念初中,根本沒錢治病。這時親戚、朋友聽說都躲的遠遠的,連個電話都不敢打,更別說來看望了。

在絕望中,她想如果真的不行了就跳樓自殺,當冷靜下來時又想:「我不能死,我還有師父還有大法呢,我要從新修煉。」就這樣珍貴的一念,她住了七天院,不嘔吐了、眼睛能看見東西了,但是看到的都是重影,身體也好多了,就出院了。回到家過了兩天又開始全身哆嗦,她就叫女兒念《洪吟五》給她聽,一會兒就好了,過了幾天到醫院去複查,好的這麼快,醫生都覺得很驚奇,為她祝福。

這次,當她見到我時哭成淚人,我說這都是師尊的安排,就和她在法理上交流。我在她家住了兩天,和她一起學法煉功,她幾年都沒煉功了,但在兩天的晨煉中(第二套功法抱輪一小時),她累的胳膊、腿直哆嗦,滿身是汗還是堅持完,打坐雖然不能雙盤,但不怕苦、很用心。雖然我住了兩天,但她的變化很大,自己能做飯了,所以再恢復幾天就要去上班。她說,師尊告訴我們:「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我說好了就能好,我說能上班就能上班,我要證實大法。

我聽了也很高興,在我要走時她流著淚主動寫了嚴正聲明,表示要堅修大法。

我回家後一直與同修聯繫,同修上班後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