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弟子應該做的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我是內蒙古七十二歲的大法女弟子。一九九七年,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一年。那一年我喜得大法,師尊給我淨化身體,甩掉了纏身多年的各種疾病,從體弱多病一躍成為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

那一年我有師父了,我開始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心淨化,道德昇華,走上修煉的道路。那個高興啊,總是眼含熱淚,不知怎樣感謝師尊。多麼好的功啊,多麼偉大的師尊!

正念對待邪悟人員騷擾

二零一九年五月份,中共中央政法委來我旗農村扶貧,住在旗所在地的最大酒店裏,捉摸迫害當地的大法和大法弟子,揚言在我旗搞試點。把所有在冊的學員都叫到大酒店,辦洗腦班,寫保證書,說給這樣的學員「除名」。幾次通知讓我去,我沒有去。

一天,我家來的四個人中,兩個人是北京的,一個是內蒙的邪悟人員,還有一個是本地政法委的,來給我講它們那些邪理,讓我寫保證書。

我心裏求著師尊,發正念:「解體操縱他們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干擾他們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我心平氣和的慈悲的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揭穿他們的謊言,講我身邊的真人真事。聊了一個下午,那個北京的邪悟人(他們稱她為吳老師)說服不了我,說你聽到的看到的都是正面的,我們知道的都是負面的。真是不打自招。

聽說這個所謂吳老師講一個小時掙很多錢。北京政法委用這樣的人迫害迷惑修真善忍的大法徒,共產黨養著這種人迫害好人,天理難容,天滅中共是必然的。他們讓我寫不講真相的保證書,我沒寫,他們氣哼哼地走了。

後來總有人到我家騷擾,目地是想「轉化」我,寫不講真相的保證書,我覺得這些人太可憐,想救他們,不想看到他們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犯罪,每天來了我就發強大的正念,解體操控他們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干擾他們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抵制他們的歪理邪說;如果我正念強,他們就邪不起來,我稍微一放鬆,他們就很兇,為了達到目地,厚顏無恥,連懵帶唬,這時我就搶先一步,講述大法的美好,揭穿謊言,讓他們無語。

一天中午,我從外面回來,又睏又累,頭有點暈,想坐下來發正念,那兩個邪悟人員又來我家。我說我頭暈,意思讓他倆走,其中一個說:那你躺一會,我們倆聊,也不想走,我躺在沙發上,心裏發著正念,發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正念,他們聊了一陣家常,就走了,後來才知道這樣的人也掙錢。

我有兩次發正念時,清清楚楚看到來我家的那兩個邪悟者身上光光的在一個黑水池中,池中一群人都在上下撲騰,看樣子那水很厲害,似乎在拽著他們竄不出來,下半身泡在水裏,上半身裸露著,拼命掙扎,我覺得那是銷毀人的水,如果他倆不得救,他們將在黑水池中銷毀。他們為了暫時的一點利益,追求安逸,享受,接受邪悟,對師尊對大法犯罪,他們才是邪黨迫害大法的受害者,他們還抱著邪黨不撒手,說大法徒反黨,如不知悔悟等待他們的是黑水池中的煎熬,毀滅。

為了救他倆,我利用一切機會給他們講預言中的今天,講善惡有報,講迫害佛弟子罪大惡極,無法償還。還講大法祛病神奇,修煉者可以在幾天之內達到無病一身輕,甩掉藥罐子,這是任何一家醫院都達不到的,講修大法的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與人為善,不貪不佔,不嫖不賭。如果當官的都修大法,老百姓就安居樂業,生活無憂。修煉人按照法理要求自己、約束自己,遇事向內找,不向外求,按照師尊教導做事做人,社會也變好了,人也變得善良了,一片祥和。我還看見《轉法輪》封底的蓮花原來是沒開口的花骨朵,現在開放了,誰的書籍能出現這樣的奇蹟。那是大法師父的偉大,是來救人的。

在難中,在過關中,我總是向內找,嚴格要求自己,歸正自己,在法中修煉自己。針對邪惡舊勢力發強大正念,不配合,解體其所有邪惡因素,按照師尊要求去做,讓其明白真相。

在長時間的交往中,邪惡編造謊言欺騙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為了掙錢不擇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我為了不配合邪惡,陪家人老伴出去治病,臨走前他們還不放棄糾纏我,要跟我好好聊聊,我求師尊,發強大正念,解體背後一切邪惡,不斷岔開話題,不配合他們,直到他們撤走。

正念做好應該做的事

師尊告訴我們;「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1]一天出門之前發一正念遇到有緣人,真的遇到以前的鄰居大嫂,過去跟她講真相,她不聽,她說她是信耶穌的,這次送給她護身符,她接受了,高興地聽完我給她講電視用謊言欺騙大家,邪黨迫害信佛的人,不讓人信佛,戰天鬥地,破壞傳統,老天要滅它,跟著它的人沒有一個能逃掉的,大法師父是救人的,共產邪黨是毀人的。她明白真相後,我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能保護她,大嫂做了三退,說了聲謝謝,欣然走了。

疫情期間的一天,我要和同修商量做資料一事,想著運用師尊教我們的神通法力,衝破封鎖,我是大法弟子,我的正念是有能量的,我一路發正念,快到同修家小區監測點時,看見檢測人員站在門口,我大大方方往前走,那人轉身進屋了。我一路暢通來到同修家,同修問我怎麼進來的,我講了經過,同修說中午她兩個妹妹來,門口檢測人員沒讓進,那姐倆回去了,我說我們大法弟子,發正念是有威力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