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有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

一、我也想有師父

一九六零年,我出生在東北的一個貧困的工人家庭,我們兄弟姐妹五人,我排行老二,上面一個哥哥,下面兩個妹妹、一個弟弟,我們五人都是姥姥帶大的。姥姥沒有文化,但是現在回憶起來知道,她老人家是用傳統文化教育我們,她對我們管教非常嚴格,即使那時父母每月才掙八十元錢,根本不夠花,可我卻沒覺的苦,沒有煩惱,沒有憂愁。整天都是樂呵呵,就是高興,開心。

結婚的第二年,我生了一個男孩。孩子八個月的時候,由於醫院誤診夭折了。這對我在精神上,是一個沉重的打擊。那個愛笑的我不見了,整日以淚洗面。雖然後來我又有了一個兒子,但是身體已經出現了不適的感覺,而且一天不如一天。九八年是最嚴重的時候,醫院檢查不出是甚麼病,只好說是亞健康。

一天,能喝一斤白酒都不醉的弟弟來我家,吃飯間,只喝了不到二兩酒就大醉,吐了好幾次,吐一次,歇一會,然後嘴裏不停的說:「師父,弟子錯了,弟子再也不喝酒了。」再吐一陣後,嘴裏再說:「師父,弟子錯了,弟子再也不喝酒了。」看到他那樣虔誠的懺悔,我一開始不理解,後來又有了羨慕的感覺,雖然我不知他師父是誰,但我心裏在不知不覺中悄悄的說:「我也想有師父。」這件事過後自己甚麼也沒多想,就過去了。

有一天,婆婆來我家,看到我那難受的樣子,就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吧,挺好的,我家樓下有好多人在煉,你看我煉了以後心臟病好了,我每年腳後跟上都有裂的大口子,如今乾裂的腳後跟也好了,一點都不疼了。然後,她把鞋脫下讓我看她的腳,只見她腳底下粉嫩粉嫩的。但婆婆說要早上起來煉功,我覺的沒有力氣,也就沒去。

後來婆婆又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讓我看,當我拿起這本書,還沒看上兩頁,就把我睏的睜不開眼睛了,順手把書放到枕頭下,倒頭就睡,這一睡就好幾個小時,醒來後渾身輕鬆。從那天以後,覺的書好,能讓我睡覺,每天都枕著《轉法輪》這本書睡覺。可是過了沒幾天,婆婆就把書要回去了。

不記得哪一天了,大妹妹突然來我家,把我嚇了一跳,因為之前,她急性腎衰竭,住醫院治療也不見好,就開了很多中藥,出院回家養著。前段時間我去看她時,她正臥床修養,全身浮腫還發高燒,吃中藥也不見好轉,跟我說她可能夠嗆了,活不了多久了。幾天沒見她,簡直像變了一個人,紅光滿面,神采奕奕,好像年輕了許多,這哪是快要死的病人哪。

她看我驚訝的表情,告訴我說:「姐,我好了,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姐,你也煉吧。」我當時就說:「行,我煉!」她說:「但你得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氣功書都燒了,不能送人,那是害人。」我說:「行,現在就燒那些氣功書!」她幫我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一本沒留都燒了。當時我就像小孩子一樣那樣聽話,讓做甚麼就做甚麼,也許是緣份到了。

第二天,她就給我請來了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音帶讓我聽,又教了我五套功法的煉功動作。從來不會雙盤打坐的我,一下子就雙盤上來了,我們倆都很高興。沒過多久,大法書(六本)也都請回來了。我那個高興啊,妹妹高興的對我說:「從現在開始你也有師父了,我們是同一個師父。」我看著她笑了,心裏高興的說:「我有師父了!我也有師父了!」

二、愛笑的我回來了

得法以後,我才知道,難怪小時候那麼苦,還那麼開心的愛笑,因為我是為得法而來。我能不笑嗎?我得到法了,我又笑了。

從此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修心性,做好人,為他人著想,做更好的人,在不知不覺中,身體不舒服的現象全都沒有了,真的是無病一身輕。心情好了,我又愛笑了:當夜深人靜我學法,學的入迷時,師父讓我看到大法書的每頁縫中,都放射五顏六色的萬道光芒,我笑了;當有人誇我皮膚好年輕時,我笑了;講真相中,當妹妹同修離我很遠時,我看到她後面有人,為了她注意安全在心裏叫她名字,讓她回頭,她會馬上回頭,我知道修大法出神通了,我笑了;

我知道師父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我更知道,師父給弟子也是最多的。弟子無以回報師父,只有精進,再精進!

三、去人心 多救人

師父講了:「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有一次在講真相中,這個妒嫉心就暴露的無疑。那是一年夏天,天很熱,妹妹同修騎著電瓶車帶著我,到一個離家很遠的僻靜的地方,用手機講真相。到了那裏之後,我倆分開了,各講各的。

我坐在椅子上,把裝手機的兜子打開,四個自動撥打手機,分別擺在兜子的上面,因為這四個手機是舊的,播放時間長了,太熱了,就自動關機,所以拿出來晾涼。這時,我看到有一個手機聽了一分多鐘,我就按著這個號碼把電話打過去講真相,結果一講對方就三退了。在平時,我都是打對講手機裏的號碼,因為這些號碼是前一天在四個手機裏聽到三分鐘以上號碼。今天一看,第一個就退了,就沒打對講裏的電話號碼。但接著打,能有一個多小時也沒人三退。我就有點著急了,自己馬上認識到了,這是急心,讓它死。又向內找,那急心背後不是幹事心嗎?就在心裏和師父說:「弟子不要它,讓它死。」

這時妹妹過來了,問我退多少了?我說:「一個,」我問她退幾個,她說十多個了。我當時心咯登一下,我知道這是妒嫉心在作怪,我馬上在心裏跟師父說:「妒嫉心我不要,那不是我,解體滅盡!」大約又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我還是沒講退,那心裏的滋味別提多難受了。我知道這還是妒嫉,因為平時都是我講的比她多,今天她比我多,就妒嫉的不行了。

這時我實在講不下去了,一邊往妹妹那邊走,一邊講著真相,到了她跟前,我對她說:「你在這講吧,我也講不退,回去了。」妹妹一聽,馬上說:「姐,不能走,咱千萬別上邪惡的當。」這時她的電話鈴響了,她接起電話一講,又退了,看到她又勸退了一人,我的眼淚一下出來了,轉身就走,邊走邊哭,泣不成聲的嘴裏說,師父,妒嫉心我不要!求名心我不要!安逸心我不要!幹事心我不要!走捷徑的心我不要!啊?走捷徑的心?對就是這個心,師父啊,弟子不要這個心!

剛說完,我的手機來電話了,我就抽泣著給對方講了真相,當時爺倆都退了。掛了電話,我雙手合十謝師父,我知道師父看我沒有放棄,鼓勵我呢。謝完師父後,我就不想回家了,還得接著講真相,可是不知怎麼不往回走,只是在那裏講,往妹妹那邊看了幾次,我一下發現它了,我問自己你幹甚麼呢?這不是不好意思嗎?這不是面子嗎?求名的心嗎?心裏跟師父說,弟子不要求名的心。然後我大步流星的向妹妹那裏走去。

當我走到妹妹面前時,妹妹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動的說:「姐,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回來。所以我就一直沒敢騎電瓶車上廁所,我怕你回來看不到車和人,該著急了。這下好了,快陪我上廁所吧。」我覺的很對不起妹妹,讓她為我擔心,連廁所都不敢去。講完真相,解體了一大堆人心,我倆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如今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年來,有時還有很多人心返出來,有時也跟自己生氣,通過學法認識到,這就是修煉,因為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到現在為止,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要去,特別安逸心,還有對孩子的情,對倆妹妹、一個弟弟,即是親情又是同修情,更得去掉。師父在法中講:「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請師父加持弟子,弟子不要情,要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