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再造我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我的工作是工程監理,同時具備國家註冊一級建造師執業證書,有著令同事們羨慕的可觀的收入。可是有誰會想到,在二十三年前,我是一名國企失業女工,同時患有輕度的憂鬱症。

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不會健康的活到今天,我生命的洪觀與微觀已經溶入大法。每每念及師恩,都會情不自禁的淚如雨下。

一、命途多舛

我出生在東北農村,家境貧寒,從小性格要強,小學、初中、高中在班級及學年都名列前茅,但是我的命運似乎非常坎坷,每一次重要的考試,我都會考砸。中考學年前三名的我兩分之差沒能考入省重點高中,那年高中偏偏分片招生,我被分入一所四流高中。苦讀三年,高考成績比平時考試成績也是差很多,爸爸媽媽總是愁眉苦臉,我也是經受不了落榜的打擊,想到了割腕自殺,刀片都買好了,最終因為太害怕放棄了。

後來收到一張中專的錄取通知書,我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父母借錢送我去外地求學。兩年的中專學習生活,我依然努力,自學大專課程和計算機技術。可是在我準備的非常充份的情況下,我的自學大專考試因為主管單位的疏漏,沒有報上名,又是一次不小的打擊。最終在畢業分配時,我的計算機佔了優勢,幾十名同學同時分配到一個城市的不同國企單位,只有我自己直接分到辦公室做打字員,別人都到車間當工人。在學校當時我成了小有名氣的人物。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我們到單位報到時才發現,我的單位正在面臨倒閉,我也沒有到辦公室工作,而是在車間幹活,需要打字時,叫我去辦公室,做完後再回車間幹活。工資勉強夠吃飯,但是經常兩、三個月開一次,半年後徹底失業,我成了全國第一批下崗(失業)工人。

此時家裏為供我上學已經債台高築,在這陌生的城市裏,我迷茫了,幹點別的還不會,沒有生存的本領,看不到絲毫的希望,吃飯已經成了問題。我被這樣的現實打垮了,只好回到農村老家,感覺家裏最起碼能有口飯吃。

回到家後,父母和我一樣憂愁,我也成了鄰居們茶餘飯後的談資和笑柄,本來以為農村飛出一個金鳳凰,沒想到變成折了翅膀的瞎家雀。我不知打扮、不求上進,填飽肚子就滿足,有時還尋死覓活,越想越沒有活路,已經患上了憂鬱症。媽媽在我小的時候聽不知哪裏來的算命先生說她的女兒(指我)大概意思是有很大來頭,前程不可限量。可是眼前的我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二、入道得法

就在我人生處於低谷的時候,姑姑家的表姐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告訴我這是佛家上乘的修煉大法,並送我一本《轉法輪》。我的奶奶信原始佛教,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跟奶奶一起念佛,每日燒香磕頭,直到初中畢業,所以我從小就在心裏種下了信佛的種子。

一聽到是佛家的功法,我馬上來了精神,拿著書就到輔導員家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剛剛學時,我沒有太多的內心感受,好像很多內容也沒看明白甚麼意思,可是不知道為甚麼,也就是不到一週的時間,我心頭的陰雲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了絲毫的憂慮,被一種強大的喜悅、喜慶氣氛籠罩著,走路都想跳起來,感覺生活是那樣的美好,充滿了陽光,充滿了希望,我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恢復正常,失業的陰霾一掃而光。

兩三個月之後,我回到了失業的城市,找到一份給個人打字的工作,每天早、晚和同事一起到煉功點煉功,快樂充實的生活著。

一九九九年夏天,邪黨鋪天蓋地的打壓開始了,我修煉掉隊了。二零零零年結婚後,我放棄了修煉,為生活而奔波。二零零三年,我又跌入了人生的低谷,因婚後沒有小孩兒,我可能面臨離婚,憂鬱症又開始糾纏我,中醫說因為憂慮過重,我的肝、脾、腎都有病,懷孕都帶不住孩子,我又被現實擊垮。

此時我又想起了大法,修大法那個時候是多麼的幸福啊!於是我找到昔日的同修,她給我很多真相資料。我拿著資料,坐在丈夫的自行車後座往家趕,當時拿著資料的手發熱,一直熱到胳膊,我興奮極了。

回家後,我拿起《轉法輪》,馬上感覺全身都有法輪不停的轉,能量非常的強,這種現象一直持續一週的時間,令我非常的震撼。我讓同修幫我找到學法小組,把五套功法動作從新學會,並且上午在小組學法。

從學法小組回到家,我就開始自己製作真相資料。因家裏條件不好,沒有電腦,我就在電視裏放真相光盤時,看到「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時,暫停播放,把透明的塑料板放在屏幕上,把字在板上描出來,然後用剪刀剪出字樣,再把塑料板固定在紗窗布上面,底下鋪上裁好的黃布,上面用刷子塗刷紅油漆,一張張黃底紅字的條幅就製作好了,非常醒目非常漂亮,上面縫上橫桿,底下綁上螺絲帽,掛在街道兩旁的大樹上,一掛就是好多天沒人動,證實大法震懾著邪惡。

有時買來空白的名片,到打字複印社做印章,每個複印社只做一個字,跑了四、五個複印社,「法輪大法好」五個字就都做好了,回到家,用膠把五個字粘在一起,用快幹印油印在名片後面,就是一張護身符,出門發給常人。光盤、小冊子幾乎每天晚上出去貼在家家戶戶的房門上。

沒過多久,有同修給小組提供了電腦,我們開始下載明慧網上的護身符,大量的印製發放。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四年,那時因為我沒有工作,幾乎全天的時間都是學法、證實法。

就在我走回修煉六個月後,就意外的發現懷孕了,十月懷胎後,生下健康的孩子。師父又一次把我從危機中挽救了回來,給了我一個幸福美滿的家。

二零零五年,孩子十個月時,我家門口開了一個中外合資的木材加工廠,建成後,開始招聘工作人員,我便去應聘,當天被錄用為核算員,第二天上崗。從上崗的第一天起,我按師父教導,守住心性,「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1]一個人常常幹兩個人甚至三個人的活,得到了全公司六、七個部門經理的一致認可。那時已經開始勸三退,公司的一百多人百分之九十都做了三退。公司人員流動很快,來了一波人,講真相三退後走了,又來一波人,三退完又走了。

三、珍惜生命

二零零六年,丈夫去外地工作,婆婆來我家帶孩子,我上班。就在他在外地工作幾個月後,突然一天一個陌生的女子打來電話,說她與我丈夫好上了,並且懷了他的孩子,我丈夫不想要這個孩子,她就來向我攤牌。

在我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情況下,這件事就猶如晴天霹靂一樣向我砸來,但當時馬上想起師父講的關於修煉人不殺生的法理,知道殺生後的罪業有多大,明白知道一個生命來在世上是神的安排,儘管事情我還不能接受,但我明確表態,鼓勵她把孩子生下來,不管是她自己養,還是我給養,都要生下來,同時在電話裏講真相勸她三退,給她講生命的珍貴和做人的真正目地。

雖然當時心十分的不穩,真相講的也不到位,但是她後來沒再找過我,丈夫也沒有離開家,並很快和她斷絕了關係。同修說,是我當時想要保住孩子的一念,保住了自己的家。我想如果沒有師父的教誨和宇宙法理的指導,我是做不到在關鍵時刻替別人著想的。

四、生命再造

二零一零年,一個偶然機會我來到一家監理企業,從事工程監理工作,對工程施工現場的施工質量實行監督管理。我是個外行,以前對施工毫無概念,可是既然從事這個行業了,就要做好。我從師父講的法理悟到:各行各業要留給未來都得有大法弟子從事過。於是開始從零開始學建築,別人休息時我一直學習和工作。

來到監理單位,我就公開自己是大法弟子,同事大部份都給講真相做三退。監理因為監管施工單位,常常會發生施工企業賄賂監理的事情,從而偷工減料,損害業主的利益,我牢記師尊的話,從未接受過施工企業任何形式的賄賂。就是逢年過節,施工單位禮節性的發放福利,監理單位的領導、經理全都同意的情況下,我都不去接受,甚至我們自己單位的經理來勸導我也很少接受,實在沒辦法就請求領導轉送給其他同事。

公司領導非常信任我,丈夫從外地回來後,我的經理給他安排了非常適合他又收入很高的工作。經理也誇我人品好,以至於在後來二零一八年我被非法拘留時,公司領導到市國保去要人,到檢察院托人找關係營救我,使我回來後沒有任何壓力的投入工作。

在這物慾橫流的現實世界,在被名利浸泡的大染缸中,時時刻刻面臨施工企業大大小小的誘惑,在我看到的周圍環境中,只有大法修煉的人能做到不為名利所動,難怪常人同事在看到某某高官又貪污幾個億被查時,感慨的對辦公室的人說:給他本《轉法輪》看看吧。

二零一七年,在師尊的保護和加持下我順利的考取了國家一級建造師執業資格證書,二零一八年被一家大型企業聘用,成功註冊。至此我這樣一個中專畢業的全國第一批失業女工實現了向所從事行業佼佼者的轉型。

我知道自己能走到今天,這其中不知溶入師父多少心血。師尊博大精深的法理從生命的最深處改變著我,使我由一個自私自利心胸狹小整日憂愁的人,變成一個事事處處替別人著想堂堂正正的修煉者,成為一個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這是生命的再造!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