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實際行動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夏天走入大法修煉的。那時我的身體狀況非常差,患有嚴重的胃炎、腎炎等各種疾病。同事告訴我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並送給了我一本書──《法輪功》。得到大法書後斷斷續續看了幾個月才看完一遍。儘管自己悟性差,可看完這本書後,我身上的那些病不知不覺中都消失了。這讓我覺的不可思議,也就毫不猶豫的走入大法修煉。

這些年來,有太多的心得想與同修們交流,限於自己寫作能力,一直沒有動筆。感到很慚愧。所以今天還是拿起筆,把自己的部份經歷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大法幾次救了丈夫的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修煉人後,丈夫迫於單位的壓力,多次勸我放棄修煉,因我不肯放棄修煉,他非常生氣,心情壓抑。一次他與同事去飯店吃飯,飯後他自己開車回到家裏。上了二樓,一進臥室就又是嘔吐、又是翻滾,吐出的東西弄的到處都是,在床上折來折去的,害怕自己過不去了。

當時我正在店裏看店,孩子打電話把我叫了回來。我坐在他身邊,他緊緊的攥著我的手說不敢撒開,好像一撒手自己就不行了,就要離開人世了。他邊哭邊說:「我不能就這樣走了,小兒子還小,我走了他怎麼辦?」等等之類的話。

我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告訴他別胡思亂想,趕快靜下心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又拿出一個真相項墜給他戴在脖子上。也就是四、五分鐘他就沒事了,完全正常了。

他下樓看見車停在院子裏,驚訝的問:「我的車怎麼放在這裏了?」本來是他自己開回來停在那裏的,他卻一點印象都沒有。至於怎麼離開的飯店、怎麼開車回來的,到家後怎麼上的樓、進門後發生了甚麼等等這一切他全都不知道。回顧整個過程,他既後怕,又覺的驚奇,一個醉的不省人事的人,竟然能把車開回來,而且沒走錯路,也沒出交通事故,簡直難以置信。要沒有師父保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二零零八年冬天的一個夜晚,丈夫在自家開的設備租賃店裏看店,因是平房,生煤爐子取暖中了煤氣,昏了過去。朦朧中好像跟前有幾個人在說話,說的是甚麼聽不太清楚,只聽見一句說:「好了,沒事了。」等他醒來的時候才發現頭暈乎乎的,被窩裏都是大、小便,他這才意識到是煤氣中毒。

一般煤氣中毒到這種程度,又沒及時採取措施搶救,根本沒有生還的可能。他回到家裏跟我一說,把我著實的嚇了一跳,冷汗都冒出來了。但我馬上就明白了,是師父救了他,否則肯定就沒命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由於他總失眠,就自己去市醫院看醫生,剛到醫院,突然感覺身體非常不舒服,胸悶、出氣很費勁,前後心像刀扎一樣痛,大汗淋漓。大夫一看情況危急,趕緊用救護車把他送到另一家醫院,經檢查確診為「心肌梗死」加「室壁瘤」(就是心室壁上出了個氣泡)、心尖兒還有塊血栓。醫生說,這血栓一旦掉到氣泡上就沒治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還不可以做手術,若做手術的話,還可能下不了手術台。這種病是非常罕見的。

兒子的工作地點離醫院較近,接到醫生的電話立刻趕過去,見情況危急,立刻給我打電話,讓我叫上親人趕緊來醫院。我當時並沒太動心,告訴兒子別著急,就靜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爸肯定不會有事的。

我趕到醫院,醫生正在急救室搶救他。第二天,大夫連續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轉到重症監護室後,我見到他就告訴他不用擔心,也不用害怕,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兒子也一起念,相信甚麼事都不會有。

大約過了十來天吧,再一檢查,發現心尖兒血栓變的小多了,「室壁瘤」移位了,已經脫離危險,這樣也可以作「心肌梗死」的支架手術了。手術做的很順利,身體恢復的也很快,不幾天就出院回家了。過了半年再去醫院複查,心尖兒血栓不見了,那個「室壁瘤」也癟了,難受的感覺完全消失。

發生在我們家的這一件件神奇事,我們的家人、親戚、鄰居、同事,還有許多朋友,都耳聞目睹,對大法的神奇與超常驚嘆不已。

在家庭矛盾中守住心性 化解矛盾 證實大法

我的公公婆婆有兩兒兩女,我丈夫是他們的二兒子。在我修煉前,公公婆婆就一直跟我們一起生活。修煉後,照顧公婆的重擔更是都由我承擔下來。我自己的父親也是一直住在我家由我照顧。三位八十多歲的老人,生活都不能自理,吃、喝、拉、撒、洗涮、伺候吃藥等,全是我一個人的事。公公的脾氣還很大,做飯稍微晚一點,就發脾氣說:「你買賣可以不做,也得讓我們按時吃飯!」

那時候我們家做著生意,兩個孩子還小,家裏家外的事把我忙的團團轉,顧東顧不了西,累的我疲憊不堪,根本打不起精神來。大伯哥大伯嫂不出錢不出力,還到處散布說我這樣照顧老人,是貪圖老人的財產、得了金條。氣的我不知說甚麼才好。那時候我的心性也不是很高,心性過不去的時候,常跟丈夫發牢騷,想叫公婆去別的兒女家住住。可跟老人一商量,他們說甚麼也不肯去,說我要不管,他們就住大馬路上去。

又累又氣時真想打退堂鼓了,氣的心裏直翻騰,心裏跟大伯嫂說:「你們不光對兩位老人不管不問,還到處說我壞話,還無中生有的編出甚麼金條這樣的話,真是欺人太甚!我寧可不修了,也得跟你們掰扯掰扯!」可問問自己:「你能不修嗎?」當然不能,就只得強忍下來,那時只知道大法好,並沒明白多少法理,真是含淚而忍。

靜下來時我也知道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心性關必須得過,這些都不是偶然的,可能都是我應該承受的。每當我心裏過不去的時候,就想想師父的法或者找同修交流交流,心情就會好很多,甚至豁然開朗,然後繼續做自己該做的。如果沒有同修的幫助,那段時期的日子真是很難走過來。就這樣堅持了十多年,把兩位老人都伺候到壽終。

照顧老人是我的義務,我做了我應該做的,過後感覺心安。

公公婆婆在時其他兒女不伺候,二位老人走了他們還不好好發喪,連幡都不願打。氣的我丈夫說:「不打就不打,連盆也不用抱。」回老家給婆婆過「五七」時,大伯嫂一盆水朝我潑過來。我當沒這回事兒一樣沒跟她說一句不好聽的話。

原來一直處處跟我過不去的大伯嫂,因我不生氣,不跟她一般見識,以德報怨,仍然對她好,終於被感動了,變了。她孫子出生了,是個早產兒,在醫院裏住了好些日子,我知道她家人手不夠,忙不過來,主動去醫院幫她照顧孫子,給她解決了燃眉之急。她對我發自內心的感激,說:「別人都不行,還是弟妹真心對我好。」

她孫子滿月辦宴席,她當著眾親友的面說:「這回我抱孫子,我得感謝我弟妹呀!她家裏還有病人,自己那麼忙,還放下家裏的事去醫院陪我孫子。我太受感動了!我今天得當著眾親友的面真心的謝謝她!」我說:「不用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記住法輪大法好!」大伯嫂也激動的說:「法輪大法好!」現場的眾多親朋好友也都發自內心的讚歎:「法輪大法好!」

大伯嫂的妹夫對我豎起大拇指:「我真佩服你,確實素質高!」我說:「不是我素質高,大法師父教的好,師父讓我們這麼做的,處處替別人著想。」他說:「還真是!這大法是真好!」

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相處的非常和睦。

明真相的世人

自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我一直堅持講真相,通過各種方式證實大法。其中做的最多的就是掛真相橫幅,貼不乾膠,掛真相展板。過程當中遇見過各種各樣的人,有理解的,有表示敬佩的,也有不聽真相並舉報的。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一路走來,總體來說還是比較順利的,真心感謝師父慈悲加持。

這些年我帶著各種真相資料基本把我們縣轄範圍內的鄉村都走了個遍,有的地方還去過多次。我兒媳婦開玩笑說:「在我縣去各個鄉村如有不認識的路就去問我婆婆,比導航儀還准。」

隨著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深入,世人對大法越來越有正念。有一次我給一個人講真相,他很愛聽,還主動向我表示想看大法書。

還有一次我出去掛真相條幅,在一所學校圍牆外面掛上之後,覺的掛的有點低,校園內可能看不到,想取下來再掛高一點,讓學校的師生們在校園裏就可以看到。正往下取的時候,一輛車停在了我身後。我以為是警察來了,沒敢回頭,心裏很緊張,默默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從車上下來個小伙子,在身後叫了聲:「大姨」,我這才敢回頭。小伙子問我:「是在掛橫幅還是往下取橫幅?」我說:「我想取下來再掛高一點。」這個小伙子說我來幫你弄。然後幫我重新往高處掛好了。

我很感動,也為他能如此善待大法感到欣慰。過程中車上還有一個司機反覆不停的念條幅上的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並大聲說:「大姨,我相信哪!」 我告訴他:「你每天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就會事事都順利,家裏平安幸福!」他發自內心的說:「謝謝大姨!」我也真心為這兩個年輕的生命的表現而感動,為師父救度眾生的慈悲而感動!

有一次在一個河邊公園掛條幅、貼真相資料,遇到一個六十多歲的園林工,給他講真相他說:「我明白真相了!」我說:「這河邊遛彎的、釣魚的挺多的,我掛在這兒,他們看到真相,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都得福報。」老爺子一聽興奮起來,挺激動的說:「那太好了!那你把這一片都掛上、都貼上!我給你看著,不能讓壞人看到你!」

有一次在鄉下掛條幅,忽聽到有人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扭頭一看,馬路上有一輛拖拉機在跑著,開拖拉機的男子,一邊開著拖拉機一邊喊「法輪大法好!」當時我那個感動啊!真是覺的這一切太美好了!還有一次也是在鄉下掛條幅,一個婦女一邊騎自行車一邊高興的反覆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這些年講真相,遇到很多類似這樣的民眾發自內心的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每當這時,我都非常感動,感動於大法救人的威德,感動於世人對大法的正念。

這些年在過心性關和證實大法的過程中,每當我人心翻動的時候,我就牢牢記住師父的法──「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1]師父把我從一個自私、滿身業力的常人改變成一個時刻為他人著想、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大法弟子,每每想起來,對師父感激的心情無以言表。

謝謝師尊!弟子唯有不斷精進來報答師恩。

也感謝同修在我過心性關時與我在法上交流,幫助我提高。這一切都歸功於大法,修煉大法就是這麼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