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年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老大法弟子,至今修煉二十二年。 我是因身體多種疾病冶不好經同事介紹得法的。一九九八年二月十七日我從醫院出院回家,同事來看我,看到我臉色蒼白,渾身無力,說:「這哪是病治好了出院?這不是醫院治不好了讓回家等死嗎?」同事說:「大姐,你去煉法輪功吧,好多人身體不好通過煉這功都好了。」我聽她這麼一說,就精神起來了。第二天也就是九八年的二月十八日,我喜得大法。

那天上午我找到球場上的煉功點,看見輔導員正在教功。我到那大家正在煉第二套功法。我想這套動作一站就是三十分鐘,今天天氣又這麼冷我能行嗎?但還是跟著大家煉。煉到頭頂抱輪時,感到法輪在頭頂快速地旋轉,手心發熱。煉完第二套功法時身體非常輕鬆。這時我想,這應該就是我要找的!

煉功不到兩週身體所有的病都好了、無病一身輕、那個髙興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去北京 證實法

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和同修一起到政府找到有關單位,用我們修煉後身體的改變的事實和他們講大法好,告訴他們有關領導搞錯了,法輪功對人對社會對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請政府領導人深入民間了解實際情況。他們說,上面不讓煉我們也沒辦法。

就這樣我們照舊修煉,並開始給不了解法輪功的人講真相。早上與幾個同修仍然在戶外晨煉。但是第二天早上警察來了,說,再在這煉他們就要抓人了。

我們失去了集體煉功的壞璄。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我們十幾個同修在一同修家看師父廣州講法錄像,被人誣告,我們被非法拘留關進拘留所。在拘留所七天,我們抓緊給獄警和其他犯罪嫌疑人員講甚麼是法輪功,法輪功如何好,還把家裏送來的日用品及好吃的水果分給他們吃。一個十六歲女孩居然是因賣淫被抓的。我就給她講:作為一個女子要珍惜自己,尊重自己,要好好做人,講做人要本份。這個女孩說:「阿姨,我要早遇到你們這樣的好人,我也不會去做那醜事了。」後來這個孩子真的變好了。

從拘留所回來我決定進京護法。二零零零年五月我與其他幾位同修踏上進京護法的路。我還從來沒出過遠門,連火車也沒坐過,當時不能從所在地乘火車,因對去北京的乘客查得很嚴,法輪功學員在車上被查出就會被押回所在地。於是我們就等到天黑步行。

在進京的路上能體會到師父時時都在身邊。剛走了大概四、五里路,一輛雙排座的貨車在我們身邊停了下來,司機問明我們的去向,就叫我們上車帶我們一程,不收我們一分錢,我和同修感謝司機的幫助。

在進京的路上,我們還給好幾個省、市的婦聯發了真相信。

到了天安門廣場轉了一圈後,我們幾個同修在廣場中心圍成一圈開始打坐。剛打坐十來分鐘,就被廣場警察發現。警察非常粗暴的將我們強行抓到他們的車上拉到廣場派出所。

我離家第二天,單位就發現我人不在家,一定是去了北京。單位派了兩個領導人想把我們截回來。因我們一路有時步行,有時坐車,他們是坐直達快車,所以他們在我們之前趕到北京,想截攔我們不讓我們到天安門廣場。他哪知道我們有師父幫,常人怎能動的了呢?他們找不到我們就到駐京辦事處,和廣場派出所聯繫,就這樣我們被押回並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實修自己,抓緊救人

從拘留所回來發現單位已經散夥了,我就去了一個家人開的公司上班,在那兒一幹就是十三年。我主管門店與財務,這就成了講真相的好場所。由於我們做的是中國國內的名牌產品,老闆明白真相得福報,所以生意紅紅火火,來進貨的人很多。

有一次來了兩位軍人,他們看好要的貨後我就開始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他們明白後做了「三退」,臨走時說:「你們修大法的真了不起。但是大姐,你們要注意安全。共產黨的政治太殘酷了。」

還有一次,有個公安來買貨,看好他需要的,還沒付款,我就抓緊給他講真相,他說:「阿姨,你膽子也太大了,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專管法輪功的。」我說:「小伙子,不管你是誰,幹甚麼的,首先你是個需要明真相得救的生命。既然到我面前來了,我就有責任告訴你法輪功真相,這是我的使命。」於是,給他講大法的洪傳,講藏字石,講大法師父教導修煉人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人,講自己的身心受益、講大法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後來這個警察真的不參與迫害了,而且每次要送甚麼貨打電話找我直接就說:「請法輪功阿姨接電話。」

特殊家庭卻很和睦

我和老伴是重組的家庭。這是個大家庭,兒孫、媳婦共二十四人。我沒有自己的孩子,這些孩子都是老伴的,但這些晚輩對我都很尊敬、孝順。他們有甚麼事都願意與我商量,看我是否同意。老伴去年87歲時過世。他生前很節省,走後留下點積蓄。我要分給兒孫們,可他們不讓我分,說全部留給我。我說我修圓滿跟師父回家,能把這些帶到天上去嗎?而且我還有點退休金,不需要那些錢。他們就是不讓分。

他們為甚麼對我像親生母親一樣呢?就是因為我是修大法的,來到這個家後對他們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他們也都明白大法真相,因親眼所見在這二十一年的修煉中,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是怎樣按大法和師父的要求做好人的。在這個人口眾多的家庭中,他們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看到了李洪志師父教出來的徒弟是甚麼樣的人。他們都信大法,也都退出了各自加入過的中共組織。老伴在最近這兩年身體佷弱,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我精心照顧。再髒再累我從不嫌棄,讓家裏的環境和他每天乾乾淨淨,讓兒孫不嫌棄他。

我是大法弟子在伺候老伴的同時還更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我每天出門時都要對師父說:「師父,弟子去做弟子該做的事去了。」老伴臥床那些日子,沒有影響我做大法的事,老伴從來沒有出過任何意外。師父不但看護著弟子們,也在看護著弟子們的家人。老伴也在大法中受益了。

師父給我太多太多,每一步都是師父牽著我走。只有在這很有限的時間裏修好自己、多救人,才不負師尊一片苦心。

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