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獲新生 講清真相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曾任小學教師,很熱愛我的工作,勤勤懇懇,工作認真負責,受到了家長及校領導好評。但不到40歲,身體就得了腎炎、胃炎、貧血、神經衰弱等病,最嚴重的是風濕性心臟病、二尖瓣狹窄,經常喘不上氣來,藥不離身,有時住醫院。那時我吃不進飯,睡不著覺,身體瘦得只剩皮包骨頭,只有64斤。在校領導的勸說下,我提前退休了。為了家庭,為了孩子,我在苦難中艱難地活著。

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二日,一位好心人對我說:「你快去學校學法輪功吧!功法很好,一煉就祛病。」我聽後覺的一陣熱流通透全身。吃過晚飯,我拿起自行車鑰匙去開車鎖,還沒開呢,鎖自己「啪」一下就開了。

我一直聽完師父九天講法,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開了天目。我看到了一些真實的景象,鼓起我修煉的信心。我請了許多大法書,廢寢忘食的看書。我越看越精神,越看越有勁,不知不覺中全身的病都沒有了。我真正的體會到了沒病一身輕的感受。

師父說:「我就說這個意思,說這樣好的東西我們為甚麼不把他背下來呢?時時刻刻要求我們在常人中能做個好人,能提高,你背下來不就更好嗎?時時刻刻都有對照。」[1]師父說得很清楚,我決心背法。我一連背了四個晚上,也沒有背過《論語》。我心想是因為我一病十幾年,藥吃的太多,腦筋遲鈍,同時又有睏魔的干擾。我拍著腦袋想:快清醒,快精神起來。我求師父加持,給我智慧。我堅定地背法,第五個晚上我背了一會,覺的腦子空空的,好像甚麼也沒有了,坐也坐不住,不由地躺在床上睡著了。在睡夢中,我還在背《論語》,我能背過了,我高興的拍著手笑了,喊著:背過了!我會背《論語》了。我醒了,看到鐘錶,是深夜兩點多。我明白是師父幫了我,感謝師父!

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我闖過了許多大關大難,下面舉幾個實例。

(一)一天,我騎著自行車回老家去講真相救度眾生。下午在往回返的路上,在一次拐彎的時候,一個女孩騎著電動車猛的把我撞倒在地,我趴在地上,自行車壓在我身上,撞得夠狠的。那個女孩站在身邊喊著:「奶奶,你怎麼樣?」我立刻說:「沒事,沒事。」我讓她把我拉起來,她費力的把我拽起來了。她一看我滿臉血,嘴裏、鼻子裏還在出血,她哭著喊:「對不起,奶奶,咱們上醫院看一看吧!」我說:「你別害怕,我不去醫院,說沒事就沒事。」我用衛生紙擦了一下臉上的血,問她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她說聽說過,但是沒有退。我給她做了三退,她很感激。我給了她兩本真相材料和一個護身符,給她講了真相,並說:「你要把真相傳給親朋好友,讓他們明白真相,選擇美好的未來。」她點頭笑著回家了。

(二)一次,我去郵局買郵票,女營業員很和善,微笑著給我數郵票。我給她講了真相,她給了我郵票,又找給我50元錢。我沒有看,就裝進兜裏回家了。過了幾天,我拿出郵票一看,一百多張郵票只收了我60元錢,營業員多找給我錢了。我趕緊到郵局去送錢,到了郵局跟營業員一說,她想起來了,激動的說:「這麼大的霧,你坐甚麼車來的?」我告訴她是騎自行車來的。她問:「你多大歲數了?」我說80歲了。她說:「你住在哪兒?我去看看你。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我說:「煉法輪功的人都這麼好。」她表示感謝。我說:「你感謝我們的師父吧,是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她微笑著點頭。我說:「閨女,我已經給你做了三退了。今天給你幾本書,讓家裏人也看看,誰明白真相誰有福。」她表示感謝。我走的時候,她提著雞蛋,執意要放在我的車筐裏,我收下了。端午節的時候,我給她送了粽子、糖糕。我們就這樣成了朋友。

(三)我多次去某派出所送真相資料,有時送給門衛,有時放在大門裏面。後來門上邊裝上攝像頭了,我不知道,又送過幾次,被攝像頭拍到了。一天,兒子給我打電話:「媽,你在家等著,找你有事,你又惹禍了。」兒子來了以後說:「人家領導說了,你媽發的資料太多,都被攝像頭拍下了,這次得進監獄了。」我聽了心裏很不是滋味,怕心也上來了。我想到師父說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我對兒子說:「孩子不要怕,咱沒錯,救度眾生是最神聖的事,有師父的保護,他們說的不算數。」我立刻發正念:我要發出強大的正念,不允許任何生命迫害我,一切聽師父的安排。警察也是我該救度的眾生,我有決心救度他們。我在心裏求師父:請師父給弟子加持正念,請師父保護弟子。我發了近半小時的正念。這時來了電話,讓我去派出所談話。我到了派出所,房間裏有三個派出所的領導,兩個所長,一個科長。一個所長說:「今天叫你來,是要告訴你,上面下達了命令,定了抓人的指標。希望你最近少活動,功法好,你就在家裏煉,暫時別發資料了,有人舉報就麻煩了。咱們互相體諒一下,你還有甚麼說的嗎?」我說:「我一直掛念著你們,想著救你們,今天聽你們一說,原來你們知道真相,真替你們高興。」他們說:「你這麼辛苦地送來,我們能不看嗎?」我說:「希望你們把真相傳給親朋好友和你們的同行,不要迫害法輪功,三退保平安,一定要選擇美好的未來。」他們表示感謝。之後我就離開了。

在我修煉的二十年中,遇到了很多大關、大難。在邪惡對我殘酷迫害的幾年裏,我整天被跟蹤、監視、監聽,被多次抄家、多次關押,身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壓力都很大。我信師信法,我明白我的生命是師父延續來的,在修煉的路上不能懈怠,要努力做好三件事,遇到矛盾向內找。我能平穩的走到今天,正如師父說的:「你們憑著堅定的信念,憑著來世的神聖誓約,憑著生生世世親緣,憑著對大法理性的認識,同時憑著大法給予你們的正念與法力的根本保障,你們走過來了!」[3]我看著師父的這段講法,淚流滿面。我要跟師父回家,一定要精進!

由於層次所限,有不在法上的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