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堅定的走在修煉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一九九八年四月我開始煉法輪功的動功,煉功半個月後,師父把我的偏頭痛、脊椎疼、坐骨神經痛,坐月子落下的手腳麻木、怕冷等多種疾病都給拿掉了,讓我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後來請回了寶書《轉法輪》。學法後知道了人生的真正目地,返本歸真。知道了符合真善忍特性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從此,堅定的跟隨師父走在了修煉路上。

一、修去利益之心、怕髒累的心

二十多年來,我嚴格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標準衡量,做好人,在工作和生活中從點滴做起,做事先考慮他人,修去怕髒、怕累的心,把名利看淡,做到不貪不佔,修去後天形成的各種人心觀念,愛嘮叨的心。比如修大法前,由於身體不好,下班回到家後,甚麼活就不想幹了,幹點活就嘮叨丈夫,甚麼你怎麼不關心我呀,我這不舒服、那不舒服呀,整天以自我為中心。修大法後,自己把吃苦當成樂,一切家務活我都包了,全身心讓丈夫投入工作。我對他說,今後我要做賢內助,廉內助,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個真正的好人。家裏打開水從單位大院提到四樓(我家)每天早上提四壺,一邊兩個壺,每天如此,也不靠丈夫了。買五十斤(那個年代沒有小袋的)一袋的面都是自己扛到四樓,從不依靠丈夫了。家裏裏裏外外都是我操勞。

修大法後,兢兢業業的幹好本職工作,去掉愛面子心、利益心,時刻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從點滴做起,修去利益之心,愛面子心。我單位供應職工打開水,每壺八分錢,修大法前我看別的職工都不交費,我就隨波逐流也不交了;學大法後修去對利益的執著和愛面子心,不管別人是否交,我嚴格按照師父教導的做好人的標準做好人,雖然數目小,我照樣交。我交費給管理員時,他說,誰都不交費了,你也別交了。我說:我修大法了,我有師父管了,師父讓我們做個好人。用實際行動展現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後來有的職工恥笑我,有時我的心也動過,通過學師父的法找到愛面子的心,怕被人說的心,修去它。看我不動心,人們也沒的可說的了,反而說人家法輪功跟別人就不一樣。

我單位沒雇清潔工,各樓層樓道都是各樓層的女職工維護。我在二樓辦公,每週輪一次,每個人包括我在內都是糊弄搞衛生。垃圾桶裏茶葉水加上粘痰、唾沫,又髒又臭,難聞至極。修大法後,自己從家裏拿來橡膠手套和刷子,除了每次把樓道擦的一塵不染外,還把垃圾桶刷洗得乾乾淨淨。因每天上午上班後前來辦業務的人員多,等我把衛生搞好後才能辦業務。這樣給前來辦業務的人帶來不便。為了不讓他們等,後來每輪到我值班時,我改為在頭一天下午下班後,把衛生徹底搞好自己再回家,就方便了辦事人員。人人都有一桿秤,有一個老科長到我辦公室來說:看來法輪功就是好,把你給改變了,你在單位的所作所為就是活傳媒。

修煉大法前,我愛湊熱鬧,甚麼促銷產品、打折商品,都愛看看;修煉大法後排除一切干擾和誘惑,不看不聽,堅定正念,做到:「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1]。常人電視沒看過,知道手機是竊聽器後,出門做大法的事情,一律不帶手機。QQ和微信一律刪除,為同修負責,為自己負責。

二、幫助同修在法上幫,修自己

我曾幫助過幾位病業中的同修闖病業關,一點認識就是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無條件向內找,然後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有師在,有法在,邪惡的病魔甚麼都不是。

去年入夏後的一天,我想應該和王大姐同修一起學學法了。到了下午就碰上一位老同修說王大姐希望你和她一起學法,她正在過病業關。王大姐老伴去世,一個人生活,全身癢癢,從中國新年到現在已經把一個木製癢癢撓磨平了,撓過的地方皮膚就變成紅色一片一片的很嚇人。學法不癢,煉功不癢,發正念不癢,出去救人不癢。我倆就在法上交流,並且重溫了師父的一段講法:「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舊勢力不敢直接幹,那些個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幹。現在幹的都是甚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滅成片成片的就滅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這個東西,而且宇宙的層次很多,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2]

明悟了法理後,幫她發正念,同時幫助她向內找,找出了根本執著,挖根去掉它。不到半月時間,王大姐同修的病業假相,徹底好了。幫同修的過程也是修自己的過程,有兩天時間我的雙臂也癢癢起來,不管它,是好事,是考驗,結果甚麼事都沒有。

過了兩天和我關係不錯的一個同修好長時間不見面了,聽說我又幫病業中的同修去了,為了我好,她找到我家說,她那麼大的業力你給她發正念,她的業力都跑到你身上去了。我給她說,誰的業力誰消,是自己帶著人心做事,有漏,才被邪惡鑽了空子,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師父說:「幫助同修是應該的,不想落下誰,這是沒有錯」[3]。我以法為師,不受人的觀念帶動。邪惡看我不動心,舊勢力也不利用同修再說甚麼呢。

還有一位老同修大姨,突然不能說話了,已經五、六天了。她大女兒是縣醫院內科醫生,說是腦血栓拴住嘴了。我到她家後根本不去問她是怎麼回事,我說:「大姨我幫你學法,有師在,有法在,要達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一切都交給師父」。她就擺手,意思是不會讀了。我說:「不管它,我讀一個字,跟我讀一個字」。我翻開《論語》,領她一個字一個字讀,剛開始就像教啞巴說話似的,發音都不准,邊教她、邊求師父加持同修,同時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結果不到一個小時,就能讀第一段了。正好她外甥女給送藥來了,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我連續去了三個下午幫她學法,老同修徹底好了。她大女兒信服的給師父法像磕頭。她大女兒說,這法輪功簡直是太神奇、太厲害了,看來我這個實證科學要退場了。

三、講真相救人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責任。多救人,首先多學法。在迫害之初,通過發真相資料,貼粘貼,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來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

感謝師父,把有緣人領到我身邊。後來我在單位分管養老金髮放工作,接觸的是退休的老人們。他們都知道某某單位有個煉法輪功的,為人真誠、善良,如果社會上她這樣的人多了,社會就變好了。所以我講真相一般都是老人們,我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講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實例;講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栽贓陷害等真相。這些人都是經過中共各次運動過來的人,所以他們都相信。給他們講為甚麼三退。有的人三退後再給他們個護身符。有時在街上碰上時,老人們拉著我的手和我嘮家常。

有一位老太太在街上碰上說:我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我不會生氣了……我一輩子跟老頭子生氣,他不安分守己……他的工資都搞了關係,來維持他那個校長。我跟她說:大姨呀,你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威力大,念的時間長了,也許你家屬的壞毛病就給改變了呢。我還給她說,人和人之間都是緣份化來的,冤冤相報,也許上一世你對人家不好過,你倆結賬來了。大姨悟性挺高並說:聽你這麼說,我應該生我上輩子氣,不應該生人家氣啦。

在單位講真相也有被誣告的時候,但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深挖自己的差距,學法實修跟不上,和師父的要求,和法的標準還差得很遠。今後一定多學法,向內找,在提高心性上、去人心執著方面下功夫。

我今生有幸得到宇宙大法,跟隨慈悲偉大的師父修煉無比幸運。回顧二十一年的修煉路,跟頭把式的,其中有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提高心性的剜心透骨,眾生得救後的喜悅。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