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的幾次突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

一次車禍,一個轉折

二零一七年冬天,我穿著很厚的羽絨服騎摩托車回娘家。由於剛染了頭髮,為了頭髮不被壓塌,那天沒戴頭盔。

在一個沒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那是一個很「野」的地方,撞死過很多人,旁邊是墳地。我從西往東騎,一個大掛車從北往南開,為了在掛車之前騎過去,我加了油門,以很快的速度往前騎,卻突然和一輛從南往北走的摩托相撞。我只顧了大掛車,根本沒發現這個騎摩托的。相撞的那一瞬間,腦袋著地,但我意識清楚,想著我是大法弟子,沒事兒!我活著呢。

和我相撞的是一位老爺子,七十多歲的樣子,我朝他那看時他正躺在地上拄著一隻胳膊看我呢,可能怕我撞死,我趕緊自己起來了,也告訴自己:別有負面思維,正念面對此事,一切交給師父。

我走到大爺那,看到他的衣服破了,襖袖開花了,眼鏡扔在地上,眼鏡片碎了,我冒出一念:「他要訛我?」我立即否定這個念頭,想:我是大法弟子,他肯定不訛我。我問他:「你能起來不?」他說:「能!」我就讓他自己起來,我給他講大法真相,他說他已經「三退」了。

我的腦袋撞出了血,地上全是血,羽絨服上也是血,老爺子開始可能想訛我,看我出這麼多血就害怕了,說:「你外傷,我內傷(他說肚子裏邊疼),咱倆都上醫院吧。」我說:「我給你講了這麼多真相,你也『三退』了,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就不會有事。」他馬上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老爺子沒再提去醫院的事,自己走了。走之前說當時他看見我了,想快騎過去,以為我不會過馬路。

兩個快速行駛的摩托撞一起,可想有多危險。我的羽絨服破了,再看我的摩托車,前邊碎了,機子裏的零件都撞出來了,轂轤扭了,車把不對勁了,根本沒法騎。那個路很窄,我們倒在馬路中間,那輛大掛車怎麼過去的,我根本不知道,沒有別的解釋,師父救了我一命。我回家後用水洗了頭髮,還用了洗髮香波,因為頭髮上都是血和土,根本沒考慮甚麼上醫院、甚麼感染,沒有這些概念,也沒找傷口,頭髮幹了,頭上也不流血了。

幾天後跟同修T說了此事。我說,我有師父,所以我相信我啥事沒有,就是考驗,我也不用想別的。

我等於死了一回又活了,假如我沒了,太陽照樣升起,這世界一點沒變。人的生命是這麼的渺小,這麼的脆弱,幾秒鐘就沒了,人的東西一點不值得留戀。

經歷了一次生死關,還有啥放不下的,我一定好好修。此時怕心呀甚麼的,啥也沒有了,根本不怕甚麼邪惡抓我,我從心裏想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必須要救人,不能再是一腳門裏一腳門外。

這一撞真把我撞清醒了,撞掉了幾層皮,撞掉了障礙我的東西,也撞走了我的麻木。

想想之前的修煉狀態,知道師父正,大法好,大法符合自己做人的觀念,本性善良做好人,不能做壞事,修大法,圖個安穩,賣衣服也講大法好,但觀念障礙著不講「三退」,心裏也苦,為啥不講「三退」,讓人「三退」人才能真正得救,可是以前就那樣,大法好,邪惡污衊大法,給師父討個公道。我做人仗義,愛打抱不平,甚麼修煉圓滿,離我太遙遠。

這一關過了,師父幫我清理掉許多東西,我的修煉發生了根本的轉變。

被撞之後第二天還是第三天,我打印真相資料,兩台機子開著,特別靜。到發正念的時候也特別靜,身體像神體,能量包圍著自己,感覺自己的身體已不是分子這一層的(這說法好像還不太確切),邪惡達到不了我的境界,又怎能傷害得了我呢!一切彷彿都不存在了,就剩下我了,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心,更加相信師父說的都是對的。

發資料,做掛曆,講真相,助師正法需要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每天做自己該做的。

有一段時間我們當地迫害事件發生的比較多,有的同修提醒我說要不要注意點兒。第二天我要去的那個地方發生過幾次對同修的迫害,去不去?夜裏,我做了一個夢:我要去的那幾個村子連成一片,就那麼一小片,我一吹氣就能把邪惡吹跑。第二天我毫不猶豫的去了,發的還特別好。回家的路上騎著電動車感覺到了另外空間,地球不存在了,就剩我自己的宇宙了,我是一個得道者,是一個神了。

突破自己的觀念 堂堂正正發《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當初我認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大法弟子看看還行,常人恐怕沒有閒心去看的,書太厚,他們不看,發給他們白浪費大法資源,所以我一直不發。打工的時候,聽到有的人說大法弟子發的書多好多好,我才知道發書也很重要。

去年去揀花生的時候,我帶了明慧期刊,也帶了幾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想發發試試。我對人說:「我有好書,給你們一本好書看看唄!涉及真實的歷史……」結果一給人們就要,不拒絕,原來眾生愛要,是我不愛發,觀念障礙了我。有的說,我把書放枕頭底下,沒事就翻出來看看。接了書的,有的還非給我花生,不要不行,特別真誠,很讓人感動。

現在發書更好發了,不用先解釋書有多好了,現在我做的真相書、明慧期刊(大、小冊子)都隨身帶著。

救人要有耐心、別灰心

一天走過一個村子,看到那裏有一大片樹林,挺大一片,人們在那乘涼,有五、六個人。上午十點多,我趕集回來路過那,就過去給那裏的人講真相,可不論我講啥他們都不聽,給啥也不要,說的熱熱鬧鬧,我無奈的走了。

隔了幾個集,我再一次路過那,這一次,那裏有十幾個或者二十幾個人在那乘涼,想過去,卻又打怵,因上次的那幾個人還在那兒。可不過去又覺的太可惜。我就過去問:「有想看書的吧?」對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個頂事的講。他很橫,不聽,別人嘻嘻哈哈,聽他說。

這時,從莊裏又過來兩人,問:「說啥呢?」我說:「我有書。」那兩人都接過去了。林子裏的人一看他倆要了,就都來要。我解釋一下說,這本書說的是甚麼,從面上講一些真相,坐著的那些人,一個、兩個,全起來了,都來管我要書,剛開始教訓我帶頭不要的那個人對我說:「你給我一本,他們都看我也看!」

體會到救人要有一種耐心,慢慢來,一回講不通也別灰心,師父都在幫著我們呢。

眾生在覺醒

當我用最真誠的心去救人,也得到了最真誠的回饋。

一堆人在乘涼,我過去說:「你們誰愛看書,我這有書。」一人問:「啥書,法輪功的吧?那我愛看,我就愛看這樣的書。」一些人都來拿。

一個女人,脖子上戴著很粗的項鏈,我沒給她,認為她可能不關心這個。可她說:「你給我一本。」我就給了她一本。她的孩子也要,她就把書給了她的孩子,並說:「你可得看明白了啊!你看看共產(邪)黨多不是東西,你長大了可別入那個共產(邪)黨。」

我進到一個賣化肥的大門市裏送書。主人說:「多放幾本在這兒,有的是愛看的。」我就多放了幾本。這樣的事兒常有。

一個人邊接過書邊說:「我得好好研究研究。我入(邪)黨四、五年了,我光倒楣了,我一點光也沒沾。」旁邊的人說:「那你可真得好好看看,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兒。」另一人說:「發書,發書,整天的發,你們就不興給老百姓吶喊吶喊?老百姓多可憐,恨死共產(邪)黨了!」有的囑咐:「你們要注意安全,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有一回,一個老爺子剛買的豆腐腦、油條,我給他書,他說:「沒吃呢吧?這飯你拿著,

我去給你拔點花生去,多給你拔點,你等著我啊!」

一個女人說:「我不看,可我家人愛看,他就愛看這個,天天看,吃完飯看,睡覺也看。你們法輪功現在越來越好啊!」

在二手車市場,遇到一個人說:「你們那個掛墜再給我一個。」我問:「你已經有了,為啥還要?」他說:「我的車掛上掛墜就賣了,買主把掛墜也帶走了,不給掛墜人家就不買我的車。」

走在神的路上,我會更加勇猛精進!

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