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今天我遇見好人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我修煉法輪大法只有五、六個月,就經歷了一件神奇的事。

家裏修房子,我買棚方後,雇了一輛平板車,司機順便又捎帶著拉了幾張鐵板。回來的路上,因司機家裏有急事,車開得挺快,轉彎時沒有減速,一下把車上的鐵板與我一同甩下車,車開出去二十多米才停住。司機跑過來說:「摔壞沒有?」我坐起來說:「沒事兒。」他見地上有一灘血,兩隻鞋甩出去三、四米遠。再看,我右腳後跟被切開一塊肉,只剩一點皮連著,血管被切開,露出白骨,一直噴血,我急忙把這塊肉按上,血順著手指往出淌。

司機嚇壞了,臉都變色了。我告訴司機:「我沒事兒,你放心,我不會訛你錢,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沒事的。」

司機心裏平靜了些,說:「今天我遇見好人了。」我告訴他:「是因我修煉法輪大法,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不會這樣對待的,我都五十多歲了,最起碼你得給我看病。你得感謝我的師父與法輪大法。」

司機扶我上車去醫院,大夫看後嚇一跳,說;「處理不好會得破傷風,先打麻藥消毒包紮。」我說:「不用打麻藥,清洗一下,包上就行了。」

大夫用黃藥水擦了一下,用止血鉗子從筋與肉縫裏把血管拽出來紮住,當放開止血鉗子,血管又縮回去,血噴出來兩三米遠。從新把血管摳出來、紮好,鬆開止血鉗,血管又縮回去。

反覆扎了三次,還是紮不住,大夫累得滿頭大汗。大夫說:「血管太短,抽出來,鬆開鉗子又回去了。」我說:「不用紮,包上就行了。」大夫說:「行嗎?」我說:「沒問題。」他說:「那也得先打血清,否則,容易破傷風。」我說:「不用,你放心,我修法輪大法,有師父保護,我不會出現任何危險,大法有超常的一面,我很快就會好的。」大夫也累了,就簡單包紮了一下。

第二天,又清洗、包紮後,傷口處神奇般的癒合了,沒出血,只是傷口邊緣有些血垢。大約十多天後,疼痛漸漸消失,身體也有勁了,我堅持學法煉功,那塊肉長上了。清洗時,發現這塊肉變青,後來變黑了,有臭味,但傷口周圍不紅、不腫,腳跟能著地,半個月就能走路了,二十幾天能跺腳,跑幾步了,完全恢復健康,後來變黑的那塊肉脫掉了,皮膚恢復正常,沒有傷疤。

朋友,如果您想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與殊勝,請走入大法修煉,尋找人生真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