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中兩次大難 師父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八日】

(一)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十點鐘,我從公交車上下車時,左腳還沒落地,突然衝過來一輛摩托車,把我從車上撞下來,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我當時就失去了知覺。

可能司機也想凶多吉少,也沒有去拉我。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還是那個摩托車司機說:「不管怎樣,我先把你拉起來。」這話我聽到了。他拉我時,我還是身不由己。

過一會,我清醒過來一看,哪也沒壞,哪也沒傷。我是摔趴在地上的,臉卻沒有一點傷,就是覺的腿麻木了,但沒有疼痛感,我立刻明白是師父救了弟子!要是常人可能就鼻青臉腫,這時我就對司機和周圍的人說:「沒有事了,你們走吧,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

我正常的走回家了,但是第二天腿腫了。站著煉動功時,整個腳脖變成紫黑色,直到腳心,但沒有疼痛感。可是煉靜功時,腿痛的厲害,實在難受的厲害,實在難忍時,我就默念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就這樣,忍著疼痛,堅持了前三十分鐘,後三十分鐘就沒有疼痛感了。接下來走路、上下樓都沒有問題了,沒有影響做三件事。

通過這件事,使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神奇,我的命是師父延續下來的,弟子由衷的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二)

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早晨醒來,發現右邊身子失靈,完全失去平衡,走路東倒西歪,老伴發現後,馬上給女兒們打電話。

這時我頭腦清醒,知道女兒(未修煉法輪功)回家,會送我去醫院的,我首先想到把師父的講法帶好。女兒到家見狀,馬上把我送去醫院。經醫生檢查,說是腦血栓(假相),並說已經耽誤了最佳治療期。在醫院裏,頭兩天上廁所,還得女兒攙扶,第三天,我就能扶著床邊慢慢走,接著我就可以自己上廁所,第五天,我要女兒陪我去外面大廁所。

最神奇的是,在醫院的第三天晚上,我聽完師父的講法,在似睡非睡時,我的右胳膊很自然的抬起,舉到頭頂。一連三個晚上,都是同一時間就能很自然的抬起,我把這事告訴女兒,女兒說,第三晚她也看到了。可是一到白天,醫生來檢查時,叫我把手抬起來,我一點也動不了。

這不是師父說的假相嗎?我悟到是師父在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調整身體呢。因為我當時沒有守住心性,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真的是有怕心了。按照常人的說法,腦血栓這個毛病不死即殘,會給家人帶來災難。現在知道了,這是舊勢力在往下拽我。

我有師父在管,這就是大法弟子的與眾不同,我的身體恢復的很快。第五天,女兒要我把右胳膊舉起來,我就真的舉起來了,女兒高興的馬上用手機拍下來。

我是星期六早晨去的醫院,下一個星期六早晨,我就出院回家了。下車往家走時,走的很自然,根本不像醫生所說的腦血栓的症狀那樣。

回家後,我就能做三件事了。打資料時,右手拿鼠標不好使,用左手,現在左手練熟練了。五套功法照常煉,剛回家後,煉功時,右手需要左手幫忙,煉靜功、煉抱輪,要用帶子把右手吊起來,現在好了,一切都正常了。

一年兩次過關,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既沒撞壞,也沒有栓倒,我知道師父在用這種形式考驗弟子的心性,可惜我沒有打滿分。

師父說:「當然了,修煉中定好的每一關怎麼走,每一難怎麼過,每一顆心怎麼去,我們一旦失去那個機會的時候,往往就很難再找回來。」 [2]

師父一直要我們學法,學法,平日裏法學不好,遇到關就過不去,所以我一定要用心學法,而不是走過場,遇到關和難時就能想起師父的法,就能在正法路上越走越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