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化險為夷 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我今年72歲,一生奇特。我九個月就會說話,會走路了;可在一週歲的時候得一場病,發燒,當時醫療條件差,家離醫院又遠,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結果我從此以後就不會說話了,也不會走路了,一隻耳朵也無聽力了;直到8歲的時候才慢慢學會走路,說話很費勁,我說的話別人根本就聽不清。上學也不能連續上,上上停停,加在一起上了一年半學。

我小時候上河邊玩,就能看見王母娘娘帶著天兵天將排成方隊出現在我眼前,看的非常清楚。煉法輪大法以後,我看到我的前世三世當將軍,一世當尼姑,一世當農民。我還能看到許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我結婚後,丈夫癲癇病很重,犯病的時候撞在車上,出車禍死亡,沒有得到任何賠償,那年孩子才三歲,當時我又下崗(失業),每月只有50元的生活費,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

幸運的是我在1996年喜得大法。我每天帶著兒子去煉功,兒子非常懂事,上高中的時候就自己邊打工邊學習,學習非常用心,考上了一個很好的大學,而且每年都能拿到獎學金,畢業也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工作,現在也有了一個很幸福的家庭。這一切都是大法給帶來的福份。

我是個很簡單的人,在外人看來好像是個傻傻的女人。自從得法後,我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學法上,每天學法、講真相,生活在師父的洪恩沐浴下,幸福極了。

多次索命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安然無恙

我在學法的第三天晚上,外邊連風帶雨,當我走到我家的樓下時,5樓陽台很大的一塊玻璃被風吹掉,正好砸在我的頭上,然後又從頭上滑下去,摔得粉碎。當時頭很痛,可我用手一摸,沒出血,連包都沒有,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一次我被一個麵包車撞倒,頭重重摔在地上,當時感覺頭像開瓢似的疼痛,然後就甚麼都不知道了。司機一看嚇得開車跑了,當我醒來後,很吃力的爬起來,活動活動胳膊腿,甚麼事都沒有,骨頭也沒壞,只是腿上都是一大片一大片青紫色。

一天我正常走路,突然一台摩托車撞到我,撞出好幾米遠,我立即昏死過去,甚麼都不知道了,當我醒來時,一位婦女不讓了,說我撞她身上了,把她撞壞了,這時司機過來問我怎麼樣了,我說我甚麼事都沒有。可那位婦女不依不饒的讓司機帶她去醫院,司機只好帶她去醫院了,我自己回家了。

一次我去山上種地回來,走到半路摔倒,頭正好摔在一個石頭尖上,頭部劃出一個好大的三角口子,鮮血直流,滿臉都是血和泥巴,當時剛下完雨,我走到一個小河邊,河水很渾,水裏還有幾隻鴨子嬉水,感覺到水很髒,我就用很髒的水把臉和頭部清洗了一下,然後用手捂著傷口回家了。家人一看我的傷口還在流血,勸我到醫院包扎一下,我說沒事,結果一個小時以後血就不流了,三四天就徹底的好了。這要去醫院怎麼也得縫四五針,可我現在連一點疤痕都沒有。

一次弟弟騎摩托車帶我和妹妹上山採蘑菇,車開的很快,一下子摔倒了,將我甩出去很遠,我的臉朝下扣在地上,山地石頭很多,甩出去的勁又大,起來後我的臉沒有好地方了,連泥帶血看不清面目了,到醫院醫生讓我住院治療,我說沒事,我回家煉功,結果一週的時間就全好了。

幾次索命都傷在頭部,我就想:師父啊,我前世做了甚麼壞事,為甚麼總是頭部受傷,如果沒有師父保護幾條命都沒了。一次打坐,我就看見我的前世是一個大將軍,在戰場上打仗殺了好多人,有一個逃兵跑好遠了,我還在追趕,最後把他的頭砍掉了。出定後我一切都明白了。

堅信師父 講真相救人

用人的觀點看,我自身條件不是太好,說話不清晰,聽力又不好,和我說話聲音要大一些我才能聽清。可在救人方面,我從不示弱,沒有怕心。剛剛開始打語音電話時,我每天學完法就出去打語音電話。後來我開始對講,我也要買電話對講。當時,很多同修都帶有觀念,認為我說話不清楚,打語音電話就可以了,不用對講,擔心別人聽不清我說的是甚麼。可我堅持要對講,同修就給我買了一部電話,教我對講。

剛開始打電話的時候經常遭到對方的謾罵與譏諷,開始我有點動心,也回人幾句。可時間長了也就聽習慣了,別人罵我,我只是一笑,和同修說又讓人罵了,就完事了。神奇的是我每天都有三退的,幾天就能拿出好多三退的名單。三退的名單也不比其他同修少。而且同修說:發現我說話也越來越清晰了。

我不但對講,每天還拿著「法輪大法好」的印章到處去印,遇到電線桿我就把印章印上去。我地趕大集我也一次不落,背著一包資料到集上發,一邊發,一邊講真相、勸三退,沒有任何怕心,就是救人。

有許多認識我的人都說我現在人也精神了,說話也清晰了,70多歲了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無不讚歎法輪大法的美好。這就是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