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

一、把條幅掛在公安局大門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一次,流離失所的同修從外地帶回來幾個條幅,同修給了我一個。我想我要把這條幅掛在最醒目的地方,讓條幅發揮最大的震懾邪惡的作用。想來想去,我就想把條幅掛在公安局大門口。

那是九九年最後一天的清晨,那天天很冷,還在下著雪。在人們的熟睡中,我踩著積雪,把條幅掛在了寫有縣公安局的大門上。掛完後,心咚咚的跳,因為下雪,又擔心怕被瞄腳印,就急忙繞道回了家。這是我第一次做傳播真相的事。

那時,同修們都很迷茫,知道大法好,又不知道怎麼做。我就買來彩紙、碳素毛筆,上面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粘上兩面膠,送給同修。在那樣的條件和環境下,同修們就用這種簡便易行的方法,在說話,在告訴著人們大法好。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我和同修約好,準備用噴漆噴字,證實大法。我們事先看好幾個地方,準備第二天凌晨去噴字。那天晚上,我住在同修家。第二天凌晨兩點半,我們就起床了。準備好後,正要出發時,就聽到同修的家門前有人在來回走動。我們就退了回來,過了約半個小時,還有人在來回走。我就想不能再等了,再等就來不及了。

要出大門的時候我想:這個時候,不能讓同修面臨危險,要把同修的危險降到最低。我把同修的噴漆拿過來,我說,都放我這,我拿著。同修把噴漆給了我,我們向既定目標走去。一路上,啥事沒有。

在事先看好的牆面上,我噴寫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有一個牆面朝東的牆上,我工整的用紅色噴漆,噴出「法輪大法好!」後來有人用白色塗料塗了一遍,紅色字上面塗上白色,日子一久被太陽一曬,就變成了橘黃色。好幾年都過去了,那幾個大字「法輪大法好!」,還依稀可見。

二、八年冤獄反迫害

二零零七年,我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配合獄警的要求,不背監規、不打報告詞,被監管人員叫出號門時要抱頭蹲下,獄警讓起來才能起來,走路也要抱頭。我既不蹲下也不抱頭。一次,提審回來,我走在後面,獄警就問身旁的獄警:她咋不抱頭?那個獄警說:「她是法輪(功學員)。」我聽後心裏很不好受,獄警能默許大法弟子,不配合看守所的任何要求,是走在前面的大法弟子,用血的代價,甚至是用生命換來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我被冤判八年,並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在監獄,我照樣不背監規,不打報告詞。獄警就讓別的犯人教我,讓我一天背一條,一個月背會。我仍然不學也不背,獄警說:你不背監規,怎麼遵守監獄的規定?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我做人的準則。」後來也就不了了之。

在監獄,獄警指使犯人用各種方法強迫我認罪。經過幾次正邪較量,最後她們沒達到目地。但在參加勞動方面,因為還存有怕心,沒做到完全不配合,每天都是很不情願的應付著。有一次,剛到車間,聽到一片雜亂的嘈雜聲。我回頭望去,原來是別的小隊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到迫害。這時我驟然起了正念,馬上放下手中的活,表示抗議。

大隊長看到我不幹活就說:「她不遵守監規,她還能影響你嗎?」我說:「我剛來時,她不這樣。她不遵守監規必有原因,我希望大隊長能給解決。」自那以後,我再也沒參加過勞動。

一天,大隊長見我一直不幹活,就把我的凳子搶去;把凳子搶去,我就坐在整理箱上;科長又把我的整理箱搶去,我就找了一個水果箱坐著;科長又把那個水果箱搶去;我就找了個紙殼坐在地上,科長又指使小隊長把紙殼扔了;我就坐在地上。

這時小隊長找到和我一個「行動組」的犯人,威脅那個犯人說:「她要是再坐著,就扣你分。」在監獄犯人的得分都和減刑聯繫著,把每月的得分多少,看的比命都重。那個犯人回來就哭了,我知道原委後,就找到小隊長:我不幹活,是我個人的事,你連累一個那麼大歲數的老太太幹啥?小隊長說:「這是我的工作,我咋幹工作還要你管嗎?」自那以後,我再也沒坐過。每天別人幹活,我就一直站到收工。一連站了十個月,直到各個監區大調整,換了大隊長,我才有了凳子。

有時監區的科長、小隊長有調動。我的怕心又來了,在心裏琢磨:「這個新來的科長不了解我,看我不幹活,會不會找我麻煩,迫害我呀?」這時我的正念又出來了:我沒犯罪,他們把好人抓到監獄,是她們理虧,是她們應該感到對不住我。這樣一想,也就不怕了。從二零一零年,直到二零一五年走出監獄,我都堅持著不幹活。

監獄不讓犯人買東西,是獄警懲罰犯人的一種手段。在監獄八年的時間,我從來不買吃的,不看電視。獄警看我啥也不買,還勸我買。我只是一笑,只要監獄有飯,餓不死就行。

三、走出黑窩 溶入整體 多救人

二零一五年,我結束了八年的冤獄,從遼寧省女子監獄這個黑窩出來,回到家中。

到了家,往日的一切已不復存在,八年裏,我丈夫因得重病而離世,女兒也結婚成家有了孩子。丈夫為了治病把家中的積蓄花光,把樓房賣掉。我就住在女兒為我準備的一個小樓。這些都沒有撼動我做好三件事的心。

回到家,我馬上溶入到講真相中。那是二零一五年年底,同修們都在下鄉挨家挨戶的講真相、勸三退、送年曆。眾生得救後的喜悅,常常使我們落淚。記得有一個小女孩,當接到我們給的護身符時,高興的哭了,嘴裏說著:「這下好了,我有大法保護了,我啥也不怕了。」還有一個老太太,拿著我們給的真相小冊子時卻哭著說:「這麼好的東西,我卻不認識。」當我們給村民們講完真相,別人問她:他們是幹甚麼的?那個人說:「是告訴人平安秘訣的。」我們也為眾生的得救而高興。

那時,經常有同修被騷擾、被舉報遭綁架。這些都沒有阻止我們下鄉講真相救人。不管聽到甚麼,我們都照常去講真相救人。有一次我們來到一個村子,又和往常一樣,兩人一夥村東、村西的分頭講。我和一個同修是村東頭,另兩個同修是村西頭。

前一天,就有同修在這個鄉遭到綁架。就在還有十多戶沒講完的時候,村西頭講真相的那兩個同修,快速追上我們,告訴我們:警車到了。我想了想說:這樣吧,我們別聚在一個村子講了,這樣目標大。我對村西頭講真相的兩個同修說:你們兩個去那個村子講,我們兩個把這邊沒講完的十多戶講完,我們再過去,在那邊匯合。我們穩穩當當的把這剩下的十幾戶講完,才離開去了那個村子。假如我們聽到警車來了,就急忙走了,剩下這十多戶,就錯過了得救的機會。

有時我們不下鄉就去大街上講。在大街上,見到有緣人,我們就給他講真相,勸三退。我們講完都會遞過去一本小冊子,同意退的,我們就說:「我們講的不全面,你再看看這本小冊子,看過你會更明白。」對於不同意退的,我們也會遞給他一本小冊子說:「是我沒有給你講明白,你看看這本小冊子了解一下,你再做決定。這是老天給人的機會,希望你別錯過。」

二零一七年,因為我地資料點人員調整,我加入到資料點,我們幾乎都是一個人在那幹活,一個人幹活,我一點也不感到寂寞,我就邊幹活,邊背法。有時忙了,一幹就是一天,我就拿電飯鍋煮點掛麵,有時泡醬油,有時拌點鹹菜,有時啥也沒有就拌點鹽。不管咋樣,也不覺的苦,心裏總是甜滋滋的。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