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脫胎換骨 學好法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經同事推薦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使我身心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大法淨化了我的身心。

一、修大法脫胎換骨

得法前我有多種疾病,我從小就體質差,上小學一年級就得了黃疸肝炎。長到十幾歲,突然有一天腿疼的不能行走,後來檢查說是風濕、類風濕關節炎。到了二十幾歲,又稀裏糊塗在城郊找了個對象結了婚。婆婆是個強勢且有本事的人,並且喜歡能說會道的。而我偏偏不會說好聽話,所以婆婆不喜歡我。我丈夫也是個老實人,我有甚麼委屈跟他一說,他從來不問原因,就炸。當時我不理解,後來我明白他怕他媽,也沒有能力處理這些事。特別有了女兒之後,婆婆重男輕女,處處為難我。那時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淚,整天生悶氣。三十歲不到已經弄了一身病,常常心慌、頭暈、腿疼、喉嚨疼、低血壓、腦供血不足等多種疾病。全身無力,一年四季感冒不斷。西藥、中藥、針灸、偏方、氣功鍛練等用遍。也沒有治好我的病,那時我常想人活著真沒意思。

看完第一遍《轉法輪》後,我最大的體會是:這裏面的話,我咋從來沒聽說過呢?這本書真好!從那時起,我就認定這部法就是我要的。修煉一個月後,不但多年的頑疾不治而癒,我的道德觀也發生了改變,我知道怎樣做人了。

以前看見熟人都想躲;煉功後,看見熟人老遠都打招呼。因為我得大法了,無病一身輕,我幸福快樂的向她們講述大法的美好,和我親身受益祛病健身的奇效。更欣慰的是,大法也使我化解了我與婆家人多年的怨緣。我知道了師父講的六道輪迴,知道了有失有得,知道了善惡有報,知道了為別人著想,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師父的法理在我心裏已紮下了根。我心裏多年的疙瘩解開了,冰雪融化了。

二、講真相 反迫害

正當我沉浸在大法帶來的美好生活當中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出於妒嫉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當時,我百思不得其解,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呢?我想不通,但我堅信真、善、忍是正確的。失去了學法環境,加上外界的壓力,我悟性也差,很長時間只知道大法真好,但對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心裏不清楚。

慈悲的師尊沒有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帶我走入大法修煉的老年同修,被邪惡迫害三年回來後,立即找到我。我們又開始了集體學法,又找來了幾個同修在一塊切磋,大量學法,看師父的各地講法,看同修交流文章。心性慢慢也上來了。這時在同修的帶動下,走出去講真相。

因為白天還要上班,剛開始我和同修就利用晚上,拿著真相資料和不乾膠,走街串巷往門縫裏塞,看到自行車往車筐裏放,看到電線桿和牆壁貼真相不乾膠。利用休息日我們就去鄉下發真相資料勸三退。後來同修說:明慧網上說面對面講真相效果好,我們又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和發資料。真相台曆下來後,我一次拿十幾本,在大街上挨門發,發完再回家拿。有一次我帶了幾十本出發了,剛好路過一個小學門口,很多家長在等著接孩子,我拿出台曆遞給一個學生家長,我說:送你一本真相台曆吧?她說:要錢嗎?我說,不要錢,你回去好好看看。她說謝謝。其他家長看到都圍過來了,這個說給我一本,那個說給我一本,一下子就搶完了。

也許是我起了歡喜心,沒過幾天,我家門鈴響了,我從門鏡看有一個穿警服的女人,還有兩個穿便衣的一男一女。我問找誰呢?穿警服的說:找你呢,快開門。我問有事嗎?她說:普查人口的。我趕快把東西放好,在師父法像前合十說:一切有師父說了算,誰也不配干擾和迫害。他們進來後,一個勁說你們家這麼乾淨,來你家感覺可舒服了。我心裏說大法弟子家都可舒服,因為我們的場是正能量場,能不舒服嗎?我說:是光統計俺家?他們說:不是不是,都統計。問了家有幾口人,還有聯繫電話,就走了。第二天,管物業的經理說:他們去你家咋說呀?我說普查戶口的,全都普查。他說:不是的,他們說你煉法輪功。我給這個經理講過真相,他明白真相,還退了邪黨組織。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了我。

我家在老城區住,我們單位在新區,有二十多里路。我們上班都坐班車,我為了講真相,就改成上下班騎自行車。每天都能講退幾個人,多則十多人,少則二、三人。我知道,弟子只是跑跑腿、動動嘴,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三、女兒相信法輪大法好 得福報

女兒雖未修煉,但看到我在大法中受益。也很相信大法好,支持我修煉。大法受迫害時,她上初中。逢週末,我帶著她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她有空還幫我做大法項目的事。我弟弟不理解我修煉,老和我爭論,女兒在一邊幫我和她舅舅解釋。上大學時她一直帶著我給她的護身符,有同學看到她就給同學講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她說:法輪功是受迫害的,不是電視宣傳的那樣,他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

女兒大學畢業後,她告訴我準備考公務員。我當時也沒當回事,因為在我心中考公務員,咱又不認識人,就是筆試過了,面試也過不了。在筆試的時候,我提前跟她說:如果有污衊大法的題,你千萬別答,這個分可以不得。後來,筆試通過。女兒又說:媽媽我們同學說筆試考學生,面試考家長。當時,我人心也出來了,也很著急。好不容易找了兩個熟人,問問情況。回到家我感覺這不對呀,這不符合法。師父叫我們無求而自得,一切順其自然。我對女兒說:師父說了:「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誰也不找了,一切交給師父。

接下來進入面試,面試在另外一個城市,女兒叫我陪她一起去。我提前準備了真相資料和護身符,帶了兩本《轉法輪》。我們坐上長途汽車,走到半路的時候,我打了個盹,就一會兒的功夫,我清晰的做了個夢,師父就在我身邊,面帶微笑說:過了。我驚醒了,感激的淚水流了出來。我趕快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謝謝大法!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叫我精進呢。

到那之後,在附近找了個酒店。女兒看書,我學法,逢整點發正念。第二天早上女兒進入考場進行面試,(一天時間)我想這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回到酒店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因這裏有好多家長。我發了一念,請師父叫有緣人過來聽真相。一會就過來一個女人,也坐在了沙發上。當時我正在看《轉法輪》,她說:你看的啥呀?我說:《轉法輪》,也就是法輪功的書。她說不是不讓煉嗎?我說:這是一部高德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天安門自焚那是造假。她說:你要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呢。我說:你看看這本書,看書上怎麼說的。她說我的眼都花了,看不清。我說:我念你聽吧。就這樣第一講沒念完,她就說:我也想學,說的真好。我說:這本書送給你吧。她問我多少錢?我說不要錢送你的。她說:不行,我已經聽出來了,不能佔人家的便宜,有失有得的道理。我又給她講三退保平安,她一家三口都是黨員,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第二天下午五點多,她突然打來電話說:成績出來了,他兒子面試上了,讓我們也趕快上網查查。女兒一查,她也面試上了。我和女兒激動的高呼:謝謝師父,謝謝大法!我告訴那個女人說得福報了吧,她說:是的、是的。

四、學好法是修煉的根本保障

好長時間,雖然法也學了,功也煉了,正念也發了,證實大法的事也做著,但總覺得提高的太慢,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感覺很迷茫。我仔細向內找,也和同修切磋。找到學法不入心,流於形式,煉功也不認真,發正念思想溜號。再找,又找到從小受邪黨流毒太深,使觀念變異。找到了很多執著,很多人心。我和同修切磋,我們開始大量學法,不求速度,求質量。通過學法,找到很多執著,很多人心,我們就加大力度發正念。只要有時間就發,清理自己空間場隱藏很深的: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怕心、顯示心、安逸心、不願意讓人說的心。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我深深體會到,只有學好法,正念就強,遇事就能做好。去年有一天,技術同修見到我說:你女兒有沒有空呀?我說:有事嗎?她說:今年法會稿件多,都是這幾天才拿來,時間緊,怕耽誤同修發稿,想叫閨女幫助打幾篇。我說行啊,因為我知道同修性格,她不會輕易開口的,她一定是實在忙不過來了。同修給了我,拿回家後,給女兒一說,女兒說:行啊,我拿到單位抽空打。晚上回來第一句話我就問她,打好了嗎?她說:剛拿出來,這個來了,那個走了,就打不成。她說:我明天拿去打。我一想,不行啊,萬一明天還打不了,怎麼辦?我想:我自己打,我不能再等了,不能靠了,可能是讓我去這個依賴心的。雖然我不會打字,只要我有這顆心,師父一定會給我智慧。吃過飯,我就坐下來開始打了。

剛開始用一個手指,一個一個的點,手指也不靈活,坐了一個小時就渾身不舒服。站起來活動活動,接著還打。一會又不舒服了,我想這不對勁呀,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有這症狀啊,肯定是干擾,我就發正念:清理那些不正確狀態,那都不是我,是假我,解體它滅掉它。誰也不配干擾我做大法的事。慢慢干擾少了,第一天晚上坐了四個小時打了兩頁。到第二天晚上,慢慢也熟練了,越打越快,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不知不覺到天亮了,我一看打了十頁,一點也不覺得累。

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大法給予我家太多的美好,太多的幸福和喜悅。在此我們全家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