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抓我的國保大隊長與警察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下午,因外出發送關於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可避武漢肺炎的真相小折頁,被一個不明真相的男孩報告給一個小警察,小警察又把我舉報到分局。

幾分鐘後,分局的國保大隊長開著巡邏警車趕到小區(估計他恰好在這週圍巡邏),從警車上下來幾個警察向我走來。這時,我就趕緊和他們講:「大法弟子發傳單、講真相是在救人呢!現在肺炎疫情嚴重,大法師父大慈大悲,叫我們把大法的神奇告訴大家,使災難中的眾生能得救保平安。」

在警車上,有人問:「怎麼救人?」我說:就是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症狀都會消失,這九個字被修煉人稱為「九字真言」。這是我們無數次見證過的事實真相。國保隊長聽得挺認真,其他警察說啥的都有。

坐我對面的那人說:你們法輪功勸人退黨,是搞政治、反黨。我說:「退黨不是指反對哪一個人,是指這個腐敗罪惡的制度和它背後的邪靈。法輪大法教人以『真善忍』為標準修煉自己,順應天理去人心執著。那反過來誰專門迫害修善的人,那是天理不容的!周永康、薄熙來等不就是因為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牟取暴利而落馬被判無期徒刑了嗎?」有個警察問 :「啥時候判的?」我說:「二零一五年啊,這你都不知道啊!」大隊長說:「判得好!周永康,該判、該殺!」我說:「你挺明白呀,真有見識!」接著我講了我們大法弟子多麼善良、正直。我說:「我是高中教師,從不收學生家長的紅包。我的一位同修是稅務所所長,工作中一分錢不貪。師父讓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此時警察們都由衷的說:「這可真了不起,做到了真、善、忍!」

到派出所,我拿出頭一天寫好的還沒顧上寄出的勸善信叫他們看。信內容是《中共惡徒持續遭惡報證實了甚麼》。此信內容分量很重,給警察看正對口。還有一頁是我親筆寫給他們的祝福。面對十幾個警察,我始終用慈悲祥和的心態對他們勸善、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要參與迫害這麼好的大法和大法弟子,不要給共產黨當槍使,不要當它的替罪羊,你們想想哪次運動過後共產邪黨不殺替罪羊啊!」

聽到這,沒有警察再說惡話了,背後的邪靈都滅了。他們對我寫的那頁似乎更感興趣,都拿起來看。我指著信中第一個例子說:「這事離咱們最近,看看瀋陽康平縣法院院長,因頻繁給大法弟子判重刑,二零一四年被雷擊死。」他們聽到都非常震驚。我接著說:「大法師父大慈大悲,讓我們把每一個可貴的中國人當作親人來救度,尤其是你們警察。咱們可不能那麼傻,別步惡人的後塵。」並講了這場大瘟疫中,中共如何撒謊欺騙、不顧老百姓死活,不然不會傷亡這麼慘重的真相。

隨著我講真相,這個場越來越正。我從沒有想他們會非法關押我,那是絕不允許的,不可能的,只是希望這些警察不要再造業,儘量把他們這些珍貴的生命都救下來。

這時所長來了。一見我就說他認識我,對我很客氣,還問候我家的老人和孩子。然後他跟國保大隊長到辦公室去了。憑直覺我知道他是幫我說好話去了。因他前年去過我家,當時我沒講好真相,後來一直幫他發正念,又給他郵了美國通告等真相資料。雖然他還沒有退黨,看來已經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正念。明真相的善良世人都在幫助大法弟子啊,也在擺放他們的位置,我真的為他感到高興。

在做筆錄中,我借此機會進一步講清真相,揭露迫害。當問我這十六張小傳單哪裏來的?我說是我自己找廣告公司做的。那個有點頑固的警察馬上問:「那人你認識嗎?」我說:「我認識也不能告訴你呀,我要告訴你我不成叛徒了?我可不能幹那種事!」坐在旁邊的小警察說:「那叫猶大!」這一下引起大家哄笑。

這時國保隊長進來,誇我字寫得好(我原來寫字龍飛鳳舞,修煉後歸正了,用楷體),接著說:「撇開工作,按人情來說我得叫你一聲大姐。我沒有和你掰過臉(指態度不好)吧?我也沒說你們不好,你也沒幹甚麼殺人放火的事 ,你們師父也沒讓你們做壞事,你們只是信仰,對吧?」我忙誇他明白真相有善根。他話鋒一轉說:「但是這是我的工作,你也得好好配合!」我說:「你們要聽真相我怎麼配合都行,你的工作,抓好人,那是犯罪,我可不能配合啊!」然後我笑瞇瞇的打著手勢說:「把槍口抬高一點。」他們都笑了。

原來海外的大法弟子給他打了不知多少真相電話,用他的話說:「都打爆了!」我不禁雙手合十感謝海外同修的慈悲付出。我說:「你應該感謝海外大法弟子啊!他們讓你能這麼明白、這麼善良。你姓馮,我給你起化名叫『馮喜』吧,你今天退黨是你一生中最大的喜事了。」他說:「這個名字我喜歡」,很高興的答應了。

然後吩咐別的警察:「完事了,叫她先生來把她領回家。」說完就走了。

在場的三個警察,一看領導都退了,他們也沒啥顧慮了,也不害怕了,都分別退出了黨團隊。

師父的正法洪勢已到了這一步,我們只要念正,就會展現法,展現神,世人明白的一面也就展現出來,因為他們也都是「大難前下世懷著誓約與信賴 帶著眾生的希望輪迴等待」[1]的神哪。

遺憾的是,之前他們已經知道了我家地址,而我無意中又沒保護好家裏的鑰匙,這樣他們脅迫我先回家,從我家中搶走了師父的法像和大法輪圖。當時我就想:一定要把師父的法像等請回家。

其他警察都走了,只留下兩個小警察看著我。其實我可以走了,但我想在這好好背背法、發發正念,把師父法像一起請回家呀。剛才面對那麼多的警察,雖然我沒有怕,但是一定要不停的和他們講真相,否則他們就會說出不好的話給自己造業。因為他們畢竟都是在黨文化的這個邪惡環境中浸泡著。此時,當靜下心來背著《論語》,更感到師父的慈悲加持,看著師父的法像,覺的師父離我越來越近,慈悲的能量包圍著我。將近六點了,他們問:「你先生怎麼還不來?」我才想起來一定是他們沒有給他打電話,因為我家到派出所也就幾分鐘時間。他們說你自己走吧。我沒能抱回師父的法像。

回家後我傷心的哭了。穩定下來發正念,我看清了這段時間諸多的不足而積攢下的執著:貪吃、懶惰、安逸、同修情和消極情緒等等,我立即發正念清除。

同修打來電話,為我回家而高興,見面後又提醒我不要陷入自責中。

學法中師父也慈悲點化:不要形成執著,否則也會被舊勢力鑽空子而加強我的負面情緒。

次日見面後同修們說:當聽到我被綁架的消息時,他們都覺的沒有問題,我一會就能平安回家。我聽了非常高興,感謝同修們的正念加持!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這裏我希望與廣大的同修們共勉:尤其現在大疫當前,這是一場人的巨難、不明真相的眾生的巨難,同時也最是考驗我們大法修煉者能不能真正放下自我、在學好法的基礎上真正走出人來、講清真相多救眾生,在做好三件事中救人度己的一次機緣。師父在急盼著我們達到標準、急盼著更多的眾生得救啊!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救度的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