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某派出所所長聽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九年黃曆三月十五日,我們村八、九個大法弟子去附近村趕廟會,面對面發真相期刊、勸三退救人。走到廟會西邊那條公路上,就看到有一輛警車停著。

正疑惑間,幾個便衣突然看到一同修手裏拿的真相資料,就問:你在發甚麼,把書給我。同修說:別人剛給的,我還沒看呢。便衣沒說甚麼,就讓同修走了。我看到後,邊走邊發正念:清除便衣人員背後操控和指使他們干擾大法弟子救人的邪惡生命與因素。

剛到大公路時,又看到幾個便衣在後邊跟蹤我們,為了安全,同修們也沒發真相資料。走到當地鎮政府門口時,趕廟會的人多了,我就從包裏拿出期刊送給人們看,剛發一本,就有一便衣警察從後邊拽住我的包,我說:你幹甚麼?他說:跟我去派出所!我說:你有甚麼資格讓我跟你去派出所?便衣說:你發書就不行,是反黨。我反問他:我發書是講真相救人,有甚麼不好?他不撒手,我就喊:抓流氓!他把手撒開,在後邊照相,打電話。

不一會兒,過來幾個人,連拉再推就到了鎮政府。問我是哪村的,叫甚麼名,我不告訴他們。過了大約半個鐘頭,看到我村書記過來了,他走到我身邊說:你還幹這個?我說:多少人給你講真相,你怎麼還不明白,還為他們說話!

又過了一會兒,一個人叫我上車,我說:上車去哪兒?他說去派出所。我說:我沒犯法,不去。他們幾個人把我推上車,然後一邊一個,讓我坐中間。我說:我跑不了,你們何必這麼興師動眾呢?警察沒吱聲,開著車出了鎮政府,直奔大公路。在車上,他們問我:你學這有甚麼好處?我說:當然有好處,教人積德行善做好人,鍛煉身體、祛病健身,有甚麼不好?他們也沒說甚麼。

到了派出所,直接帶我去後院審訊室。他們把各種儀器擺好,開始錄口供,有五、六個警察圍著,我從內心發出一念:我來到這裏就是講真相,警察們是來聽真相的,等我講清了,他們聽明白了,我就回家,這裏可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

接下來,他們問我是哪村的,叫甚麼名,我還是不告訴他們。他們說:你不說也知道你是哪的。我說:那你們還問甚麼?接著又問:這資料是哪裏來的,誰給你的?我也不回答。另一個警察說:她不會說的。問完後還讓我簽名。我說:我不能簽,簽了就把你們害了。後來他們在審訊紙上寫了拒絕簽名。

過一會兒,警察們讓我給他們演示煉功動作,其中一個跟著比劃。後來聽說他是所長。他們問我為甚麼煉法輪功,學法輪功之前有甚麼病。我說有心臟病,所長說,好你就在家煉。我說:那不對,我們村學法輪功的,就我學的晚,今年都十年了,我沒吃一粒藥,沒打過一針,這麼好的功法,我能保守著不告訴別人嗎?打個比方,有人給你看好了病,你能昧著良心說沒好嗎?他們誰都沒說話。

到了中午,所長讓其他的人都去吃飯,他留下來看著我,讓他們回來帶兩份炒餅。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讓我救他。我開始給他講真相,他拿著《九評共產黨》(我包裏的資料)看。我從八九年「六四」共產黨鎮壓大學生和北京市民,講到九九年「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和「天安門自焚」偽案,他都在聽著,有時還點頭,我發現他聽明白了許多,我讓他在電腦或手機上輸入「藏字石」和「哈根斯」大連屍體加工廠,那都是真的。所長說:這屋上不了網,封著。我說:有時間,你好好看看。他問我: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我說:你要學法輪功,你也會知道很多。最後他用化名退出了邪黨。我心裏高興,開心的笑了。這是在慈悲師父的加持下,又一位公、檢、法、司的人員得救了。救度每一個受害人,是師父的心願,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下午兩點多,市裏國保大隊來了兩個人,進屋拿起桌上的期刊,翻開就看,還念出聲來。

三點多,我村公安員和我家屬來接我,弟子在師父的加持和保護下走出了派出所,平安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