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說:「有時間我們再聊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五日】在二十年的正法修煉中,我經歷了從徘徊、猶豫到堅定正信,從不成熟到漸漸成熟的過程,在魔難和過關中,嘗到了由於人心和執著所帶來的種種苦澀,也嘗到了對師對法的堅信收穫的甘甜。

從師父的講法中認識到,廣大基層警察也是受害人,是救度的對像,對他們也要講清真相。但實踐中又很難從那種「人對人的迫害」的情緒中超脫出來,因此往往達不到良好的效果。

下面將自己幾個月前與派出所警察打交道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沉穩應對 阻止騷擾

我是個體商戶。二零一九年四月底,我在省城進貨,晚上正在賓館休息時,九點四十左右接到一個陌生電話,開口就問:「你在家裏嗎?你把門開一下。」我當時就感覺不對勁:難道又是舊勢力操控甚麼人要干擾我?我禮貌的詢問他:「請問您是哪一位?這麼晚了有甚麼事嗎?」「你先把門開開我有一點事要跟你講,我跟你妻子見過面,她認得我。」

他拒絕告訴我身份,就更確定了我的猜測,我也想起妻子(是同修)告訴過我,在上一個月,有兩次都是我不在家時居委會的人帶了一、兩個人來過我家,對方也是不告訴身份。我說:「您到底是哪一位?現在已經很晚了,要是您需要買甚麼商品或需要售後服務的,請您明天營業時間開門了再來吧!」對方見我不卑不亢就將聲音提高了八度,量出身份說:「某某某,我告訴你,我是派出所的C指導員,現在我們的通話是全程錄音的,我們現在有十來個警察在公安局長帶領下就在你的門口,你把門開開我們就跟你談一下。」

正是警察趁夜裏沒人看見來騷擾,我沉穩回應道:「哦,原來是C指導員,您好!可我正在省城進貨,不在家。你們這麼晚了還來幹甚麼,我又不是壞人,你們應該去抓壞人才對啊。」C說:「你真的在省城不在家?那你妻子呢?」我說:「我騙您有甚麼用?我要是說假話,學了這麼多年的真善忍,豈不白學了?我妻子在家裏。」「那你要你的妻子把門開開,我們簡單的談談見個面。」我嚴肅的說:「不行!C指導員,這麼晚了,我妻子一個女人在家,讓你們這麼多人跟我的妻子單獨談,您覺得合適嗎?」C還在蠻纏說:「我們是警察,你有甚麼擔心的?」我直言不諱的說:「C指導員,你們是警察沒錯,但是這個時間段,你們要麼去抓壞人,要麼回家休息才對啊,我的妻子是個好人,她又沒有犯法,你們跟她有甚麼好談的?」

在電話裏,C指導員還是糾纏我,企圖讓妻子開門,最後我堅決的對他說道:「C指導員(我一直禮貌的稱呼他),我是一個男人,我相信您也有家庭,如果我連這點安全都不能給我的妻子,這麼晚了還同意你們跟她談,您覺得我還是個好人嗎?現在已經很晚了,你們也都辛苦了,早點回家休息吧,有甚麼事,等我明天傍晚回來了再說。」C無話可說,就說:「那好,等你明天回來,我再到你這裏來,還是你回來了,就打電話告訴我一聲,我在辦公室等你。」

就這樣,四分多鐘的通話結束後,為了不讓妻子更多的擔心,我只告訴她加強發正念,不管誰敲門都不要開。我發了一個小時正念後,再給妻子打電話,知道她也發了半個多小時的正念後,剛睡著了一會,也許是這二十年來類似這樣被騷擾的事情經歷太多了,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裏。

第二天我回家後,就與妻子交流了一下,是否要打電話告訴C我回來了?通過交流,我倆認識到我們不能聽他們的,我們也有很多正事要做,不能把自己擺在被迫害的位置上。

在家整理進貨的幾天,我也知道了本地的幾位同修家都被騷擾了,沒找到人的還讓子女告知同修去派出所,有的同修拒絕去派出所。警察給我打電話的那天晚上,他們對我的騷擾沒得逞,就侵入另一同修家非法抄家,並搶走了十多本真相冊子。

二、派出所會警察

直到第五天,我剛好把貨整理得差不多後,下午六點,我們正在發正念,我的電話響了,一看是警察C的電話,相互禮貌的問候完,他就問我現在忙不忙,要是有時間,現在就去他的辦公室聊一聊,並告訴我他辦公室的位置。我沒有猶豫就答應馬上去。

我起身告訴妻子:「我現在就去派出所給C講真相,你幫忙發正念。」妻子有些擔心,道:「不是不聽從邪惡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嗎?警察要某某同修去,她沒有去。」我說:「那是她悟的,他們都找上門了要聽真相,我怎麼還不去呢?沒事的,你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說完,我就帶上手機,將它設置成錄音狀態,一路發著正念,朝派出所走去。

不到五分鐘,我就到了派出所,看到院子裏停了好幾輛警車,有幾個人圍在一起說著甚麼。我一看這架勢,心想:哎喲,還來了這麼多人,看樣子要當個大事搞,人越多,我就越要給你們好好講一講。我面帶著微笑朝他們走去,他們也都看著我,有的也朝我微笑,隱約還聽到有人說:「就是他。」

因為這個C指導員是新調過來的,我也不認識。我走近他們問道:「請問哪一位是C指導員?」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原來都認錯人了,他們等的不是我。當反應過來時,大家都笑了,原來是我「虛驚」了一場。

走進C指導員的辦公室,互相認識後,他很禮貌的給我遞煙倒茶,我也客氣的禮讓,很快我們就進入了正題。一開始,他就像背書一樣背著邪黨那套所謂的「政策」,這不行那不許,還不停的看著他的手機,像是照著在念。在他說話時,我就不停的發出強大正念,同時也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禮節和理智。

很快我就發現這位指導員對法輪功的真相根本就不了解,他的思想完全陷在中共邪黨的造假宣傳中,我不斷的調整自己的思路,意識到對他講真相絕不能講高,於是我決定用自己的親身實例引導他。

比如,他說法輪功賣書「斂財」,我就告訴他這麼多年我買的《轉法輪》這本厚書,有八元、十元、十二元三個價,八元的是出廠成本價,有渠道的法輪功學員自己貼運費從廠家提貨不賺一分錢買的;十元的是從批發商那裏提貨然後自己貼運費買的;十二元的是直接從書店零售價買的,剛開始還有學員看我經濟條件不好,要免費送給我呢。

他說,你們自己有病不上醫院不說,還讓親朋好友有病也不上醫院,要他們學功。我說:「我不知道這件事是您道聽途說的還是親身接觸到有這樣的法輪功學員?您可以去打聽一下我的母親,這個世界上有誰不關心自己親生母親健康的,我自己是通過修煉法輪功而祛病健身了,但修煉中也是吃了很多苦,才有今天的健康身體的,可是我媽媽吃不了那些苦,她的身體在前些年出現了很嚴重的狀況,差點離開人世,那我也沒有把我媽媽拉進來學功,而是帶她去各個醫院找不同醫生給她看病。」

他又說,你們既然覺得功法好,就在家裏學,為甚麼非要到外面去做違法的事?我說:「C指導員,您是警察,是一名執法者,您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我相信您比我更懂中國的法律。到今天為止,我個人從來沒有看到中國的憲法、刑法、民法等哪條法律明文提到法輪功違法;並且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五十號令中明確廢止了關於禁止印刷出版法輪功類出版物的兩項通知。我們都知道法律中無明文規定的就不違法。現政府不是也大力提出要依憲治國、依法治國嗎?您作為一個執法者,我相信您比我更清楚到底是誰在違法。」

他一開始不承認我說的事實,我就建議說:「您手上不有手機嗎?您現在就可以在百度搜一下不就知道了?」我發現每次點明真相後,他就馬上換話題,當然我也不糾纏一個話題講,他問甚麼,我就圍繞真相講,也絕不講高。

大概談到二十多分鐘時,他說:「我很忙,還有很多事要辦,今天跟你交流感覺還不錯,覺得跟你還能談得來。」他以徵詢的口氣說:「你看要是我哪天有時間,我們再聊聊可不可以?」我回答道:「當然可以,但前提是我也要有時間,您也要有時間,因為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的生活要維持,有時我也很忙。」沒想到就在我準備起身離開時,他又問了我一個問題,我就繼續坐下來,跟他講真相。

三、C指導員一再提問題

這次就講到了「四﹒二五」和平上訪和「天安門自焚」騙局,看得出他聽進去了,當我說到小思影在醫院接受央視記者採訪唱了一首歌時,我問他:「您覺得一個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僅四天的人有可能會唱歌嗎?」他說:「那是不可能的。」我又問他:「您說政府搞這樣的新聞是為甚麼?」他看著我沒有回答,反過來問我說:「那你說這是為甚麼?」我知道他是明知故問,我也不想觸動他太多,就回答說:「這不就是拍電影、演戲嗎?那個時候有多少老百姓因為不明白其中的原因而誤解了法輪功。」還是像之前那樣,不容我多講,他馬上又換到其它話題上。

這次大概又講了二十來分鐘,他再次說:「我真的很忙,有時間,我再打電話喊你聊。」我就又準備起身離開,沒想到,他又問了我一遍之前我準備離開時問的問題:「你的妻子是甚麼時候開始煉功的?」其實我之前就已經告訴過他:「我的妻子是看我修煉後身體變好了,道德修養有了很大的提高,在不知不覺中也開始煉了,具體時間我也不記得了。」

妻子後來告訴我前兩次來家裏的警察中如果有他,他應該也問過這個問題了。

我當時就想,可能是他的主元神太想聽真相了,就一次次的留住我給他多講點。這次,我又給他講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期間,他還打開他的抽屜,拿出一本《轉法輪》和一個MP3播放器說:「你看這是從你們一起的人那拿來的,你有嗎?我旁邊的屋裏還有十幾本小書。」我知道這是他們前幾天剛從同修家非法抄來的。

我說:「您得到了,就抽時間好好看看,這本書是很不容易得到的。我覺得多看書也就是為了按真、善、忍的要求做的更好,我是把真、善、忍記在了心裏,平時就儘量按大法的要求去做。」

大概又談了十多分鐘,他第三次說:「我真的很忙,有時間我們再聊,我還有事,你先回去。」我再次起身和他道別。回到家,妻子還在發正念,一看時間,從我出門到進門正好整一個小時。

四、手機沒有錄音

回家後,我拿出手機,想聽聽在派出所和C交談的錄音時,發現聲音很模糊,有的地方根本就聽不清,當時沒想明白是甚麼原因,過後也沒再去多想。

直到今天寫稿在回顧、整理這件事時,我想到了師尊的講法,師尊說:「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變過的,你的修煉之路是從新安排的,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現出來卻一定是偶然狀態,因為在這迷中、在和常人一樣的狀態下,才能夠表現出來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過這一關又一關。這就是修煉,這就是正悟!」[1]

對照師尊的法,靜下心來向內找,我錄音的出發點是:如果警察要對我有甚麼不好的言行,我得要記錄下證據。可是該警察沒有對我有不好的言行,表現的卻是渴望了解真相,手機錄音沒有記錄下甚麼迫害證據,卻記錄下了我的人心。

我開始時是把C指導員當成了迫害者,潛意識中有警察找我可能要迫害我的負面思維。試想:如果叫我去的不是警察,而是不明真相的同學、同事、朋友或鄰居,我會帶上手機錄音嗎?如果警察叫我去的時間點不是在迫害持續了二十年的今天,而是二十年前的洪法時期,我會帶上手機錄音嗎?這種以表面上看似證實法的舉動(錄下證據),實則掩蓋的是自己擔心會被迫害的人心。

感恩師尊慈悲加持,幫弟子化解了人心可能招來的魔難,還利用明慧網大陸法會及時點悟弟子提高了對法理的認識。

結語

師父告訴我們:「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來了我給你講真相。」[2]我們和警察的關係就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作為大法弟子已是無比的幸運。我們應該在實修中放下一切人心執著,慈悲坦蕩的面對所遇到每一個警察,利用一切機會給他們講清真相,讓他們得救度。

感恩師尊慈悲加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