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來的派出所所長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進入九月以來,本市警察不斷的上門騷擾大法弟子,強行入室、拍照、錄音、訊問登記,有的警察很兇,甚至搶走同修的大法書。在這次「敲門行動」中,為了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地,有的警察冒充同修親戚欺騙同修開門,有謊稱收水電費的、查燃氣安全的,還有打電話偽善的稱:為自己以前的行為來上門道歉的等等等等,五花八門甚麼手段都用。同修一旦開門,警察立即翻臉,在學員家亂翻。這些下三濫手段充份體現了中共邪黨已處在窮途末路、垂死掙扎的絕境中。

面對警察和公安人員的惡行,我和同修們不為所動,堅持做好三件事,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干擾,毫不懈怠的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由於今年的十月一日臨近,不斷傳來同修們受邪惡干擾的消息。我心裏時不時也產生一種想法:等這幾天過了再出去救人吧。在用人念權衡猶豫間,多次想起師父的法:「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1]師尊的法每次都如熱流一般貫通我的全身,讓我頓時充滿信心和力量,我就會在心裏說:有師父,有法在,還有護法神,誰敢動我!

進入九月後原本應該是秋高氣爽,今年氣候反常,沒幾天好天氣,天總是陰沉沉的,下午很早天就黑下來了。二十六號晚上七點半左右,我正在洗漱,一陣敲門聲響起。我立即問:「是誰?」門外一男聲答:「我是收水費的。」我把門剛開了一條縫,一穿便衣的陌生男人順勢就要擠進來。他見我把著門框不讓他進,便迅速掏出一個證件說:「我是警察,你可以確認一下我的證件。」我拿過證件,把他的姓名、職務、單位及照片仔細看了看,確認無疑後,問他:「你來幹啥?」他說:「我是某某派出所新任所長。今天來是想和你探討一下,沒有其它目地。」

我打量此人:四十歲左右,高個,我倆問答中表情溫和,說話客氣,不像壞人。於是我的心情放鬆下來,請他入室就座。

坐下後他雙眼一直在觀察我並環視室內。這時我發現他的手機開著,就提醒他:「請你關掉手機,我不允許你在我家錄音、拍照。」他說:「不會,不會,我開的是微信。」接著他就與外面用電話聯繫,估計樓下還有他的同行。

我倆相互寒暄了一會,所長就問:「你還在煉法輪功嗎?」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我肯定要煉嘛!」問:「你們彼此如何稱呼?」我答:「沒甚麼特殊稱呼,和普通人一樣尊稱。」他又問:「你們互相之間有沒有來往?或者說大家一起煉功?」我說,修煉是個人的自由,法輪功沒有任何硬性規定,大道無形、鬆散管理、來去自由,沒有任何約束。我們早期是大家一起晨煉。江澤民出於嫉妒利用中共宣傳機器,對法輪功大肆造謠栽贓,採用上百種殘酷手段迫害大法學員,從那以後所有法輪功學員根據自己條件在家煉功。

他又問:「你住的這小區估計當時有多少人煉功?」我告訴他,我聽說有三十人左右修煉。他問:「全市煉功的那不是更多了?」我說,保守估計也有四萬人。他自言自語說我市共有六百多萬人……

接著他說:「你們煉法輪功的從來都沒有幹過壞事?」我說:「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功法,高德大法。大法師父教導我們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標準,修心向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在當今中國社會亂象叢生,政府官員大官巨貪,小官大貪,環境嚴重污染,社會風氣急劇惡化、坑矇拐騙、嫖娼賣淫、吸毒販毒、黑社會猖獗等等等等,人的道德敗壞的無法想像,導致大多數中國人冷漠麻木、善惡不分,甚至隨波逐流,做人的良知底線都消失了。我想問一下所長,以上哪一項與法輪功沾邊了?」

所長無言,沉思中似有所悟。

接著我講:「我在修煉之前脾氣火暴,世風日下中我也推波助流,在單位裏幹了些不好的事,搞得一身病。後來單位垮了,在失業和疾病的雙重壓力下我被壓的簡直要透不過氣來。就在這無助的絕望中喜得法輪大法。書中真、善、忍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又經過堅持煉功,被醫學界定為『不死的癌症』──類風濕以及其它多種頑疾在六十天內沒花一分錢都不藥而癒。簡直太神奇,太不可思議了!這超常的現象所謂的現代科學能解釋嗎?」

所長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我又說:「由於法輪功的超常,在修煉人身上出現了無數的奇蹟,民眾奔走相告,口口相傳,僅僅七年,就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其中不乏中共高官、三軍總部的將領、公檢法系統官員,體育界、文藝界名人,政府官員、公務員,專家、教授、學者,甚至醫療界名人,不分年齡,不分性別,人人都能修,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所長,你想想,這些人的智商都不會低於你我吧?如今法輪功洪傳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很多外國政要、官員、各階層社會精英人士紛紛讚揚、支持。修煉大法道德昇華,身體健康,大法和大法師父受到民眾發自內心的歡迎和尊崇。而江澤民出於小人嫉妒之心,利用中共把自己凌駕於憲法之上,公然踐踏法律,在全國掀起對法輪功的持續了二十年的殘酷迫害,用流氓手段自編、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這出漏洞百出的假戲,誣蔑、栽贓、造謠、陷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惡毒的利用一言堂宣傳機構將謊言向全世界散布。無數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的警察、武警綁架、遭受毒打,投入監牢受到非人的折磨。」

我繼續說:「所長,一看你就是個明理之人,眾所周知,天安門廣場屬於軍事管制的特殊場所,能由人隨身攜帶火種、汽油等易燃易爆的危險物品自由出入嗎?偌大個天安門廣場警察會提著笨重的滅火毯、滅火器值勤巡邏嗎?自焚者王進東臉都燒黑了,而極易燃燒的頭髮、腿間夾的裝有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對江澤民流氓集團搞出的這場破綻百出的小兒科鬧劇,請問所長你相信嗎?」

這時所長說,這些情況他們根本就不曉得。我說:「這很正常,因為中共是用謊言加暴力維持統治,不僅是你們,連全世界都在受欺騙。隨著蘇共垮台,東歐各國集權統治土崩瓦解,國際共運壽終正寢。中共知道大限已近。它篡政幾十年間各種運動不斷,其間當權者對黨內異己的清洗、一九八九年的『六四』血腥鎮壓大學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等等等等,前後有八千萬同胞喪失生命。江澤民集團及中共罪惡滔天,必遭天譴!所長,我建議你到貴州平塘縣掌布鄉國家公園,花五十元買張門票去參觀一下,你會看到一塊二億六千萬年前的石頭,上面有天然形成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它告訴人們中共必亡,這是天意。看後你一定不會後悔。其實任何一個朝代都不可能永存。中國秦王朝擁有龐大的軍隊,古羅馬帝國擁有世界上最精銳的部隊,最後不是都湮滅在歷史的黃塵中了。君權神授,天意不可違!所長,你想想,『警察』一詞原本有著保持社會公平的屬性,天職是匡扶正義,打擊邪惡、扶助良善,而江澤民流氓集團卻指使、利用警察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的善良民眾,用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死、傷、殘幾十萬人。誰無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兒女?大法弟子是最善良最好的人群,卻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這亙古難見的血腥迫害的參與者一定會被清算,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相應的代價。你想想,如果沒有這場迫害,如果法輪功能在全國自由傳播,人們自覺自願的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這個社會會是甚麼樣子?該有多美好啊!」

所長答:「如果這樣的話,我們都要失業了哦。有些話我不好說。」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郭伯雄、徐才厚等人紛紛落馬,雖然是以貪腐為名,實則是它們迫害法輪功遭到的報應啊。中共迫害法輪功修煉人已引起全球嚴重關注,正義的呼聲日漸高漲。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美國國務院、海關總署、移民局聯合通告:嚴厲制裁人權迫害者,包括中國境內迫害法輪功的最高到最低的所有參與者。這意味著永遠掐斷了所有迫害法輪功的大頭目、小人物及他們的親屬子女到這些國家就業、定居、入學的夢想。即使是已經定居的,一旦查實身份,也要被抓捕並驅逐出境。」

「目前,公檢法內部明白真相的人員正在積極的將他們內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連同他們親屬的個人信息直接發給明慧網,在明慧網上公布並揭露其惡行。現在明白真相的公檢法人員越來越多,很多警察明裏暗裏幫助、善待法輪功學員。善惡有報的天理是公平的,追隨江澤民流氓團伙死心塌地對法輪功學員行惡的各級公檢法人員和公安警察遭惡報的越來越多,其親屬子女有很多也在為其惡行付出慘重的代價,如得癌症、暴死、遇車禍、自殺、坐牢,這種案例數不勝數。」

最後我對他說:「所長,你上網查一查就知道我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了。我也真誠的給你提個醒:千萬不要參與任何迫害法輪功的事情,真是要遭惡報的喲!另外,凡是參與迫害的人我們都要記住他的外貌特徵,其姓名、單位、職務,甚至其親屬子女等信息都會被上明慧網曝光的。」

聽我這麼一說他馬上問我:「你覺的我對你怎麼樣?你不會把我也上網吧?」我說:「不會,你又沒有迫害我,我們只是交談,你很好。」他聽後很高興。

我又繼續說:所長,你也明白當今中共敗象顯現,天災人禍不斷。中共給中國人灌輸「無神論」思想,徹底破壞中華五千年的神傳文化、傳統文化,現已到了人神共憤、天怒人怨的地步了。在這個大環境下,為保平安和給自己與家人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目前已有三億四千多萬中國人在大紀元網上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脫離中共這個邪惡的組織。所長,今天你我相見也是緣份,難得。舉頭三尺有神靈,為了你親人的幸福,也為了你未來的美好前程,我給你取個化名,你從心裏退出這個「無神論」邪黨及共青團和少先隊,你和你的家人都會得到神佛的庇佑!

這時,所長點點頭說:「其實我也不想加入這個組織。」接著我用他的姓氏取了個化名,他聽後很高興以這個名字「三退」。

他起身要走時,對我說:「以後我們多聯繫,多見面。」我說:「不用,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會順利的。」所長說:「那我走了,你就好好煉功吧!」

出門時,我再一次叮囑他:「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回答:「好!好!」

就這樣,結束了和這位派出所的新所長近兩個小時的交流、交談。此時,我只覺全身輕鬆,神清氣爽,因為他得救了。師尊告訴我們:「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2]。

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讓他有了聽真相、得救度的機會,是師尊用洪大的慈悲把派出所所長身後的邪惡因素抑制住,並給我智慧並加持我,讓我能充份運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和能力講清真相,揭露邪惡。

謝謝師父!弟子一定會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機緣,修好自己,遇事無條件向內找,去掉人心,在法中歸正自己,認真努力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來世的史前誓約。

感謝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