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之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十月的一天早晨,五、六個警察突然闖進我家,指名道姓的說要找我。我的第一念是:有師父看護、沒事,給他們好好講講真相

我首先問他們有搜查證嗎?如果沒有就是私闖民宅,是違法的。其中一個高個子警察拿出一個帶警徽的東西虛晃了一下就趕忙收起來了,我沒看清是甚麼,但我知道那不是搜查證。期間警察錄像,我們也錄像,一個看上去是管事的女警說:「不要把錄像傳到網上去,否則後果自負。」可見他們是害怕惡行被曝光的。

接著我就開始講法輪功真相,警察一聽自己根本不佔理就直接不講理了,一下子圍上來三、四個警察,把我反背著手從臥室拖到了電梯裏。我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個女警說:「使勁喊,但別衝著我喊。」我知道是她背後的邪惡害怕「法輪大法好」,於是我特意衝著她的頭頂使勁喊,結果她不但不生氣反而笑了,並對那一幫警察說:「慢點,別擰壞了他的胳膊。」

路上,在被綁架去派出所的警車裏,那個女警拿出手機給我看,說:「看,我拍下來你們師父寫的,回去好好研究研究,你背給我聽聽──《你再狂》。」情急之中,我脫口而出「人做惡都得償 不信你再狂」,心想:啊,師父慈悲,正讓她拍到這一首。到了派出所,我問她:「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甚麼要把我綁架到這兒(派出所)來迫害?!」她大腦似乎突然清醒了,嘴裏念叨著:「無冤無仇─迫害─」,轉身走了,然後就一直不露面了。

只有那個高個子警察一直在做惡。他拿出一個照片,說從監控裏看到我某天去了某地,還說了其它一些事。當時我腦子裏一片空白,只想著:不管怎麼樣,這一切都是迫害,都不承認,師父說過:「一定要把這場迫害、這場邪惡揭露出來,叫世人看清,這也是在抑制它,也是在消除它。講真相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為,因為這場迫害完全是以謊言欺騙為基礎的。」[1]所以我一直不說話。

他急了,站起來,拿起真相資料惡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摔,吼道:「這是不是你發的?這上面說的都是造假,現在還是共產黨執政。」我平靜的看著他,還是不說話,只是默默的發正念。他一看我沒有任何反應,沒勁了,又換了一副笑臉,激我:「你不是修真、善、忍嗎?可是你卻不敢講真話,不敢承認這些資料是你發的,不敢告訴我這些東西是哪裏來的,你也要讓我們了解真、善、忍呀,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嘛。」我說:「如果現在是在外面自由的環境裏,你真的想學法輪功,那行,我們可以是朋友,你想了解甚麼,我都會和你說,而且一定會盡力讓你滿意。但是現在不一樣,我確實是修真、善、忍的,而你們卻在迫害真、善、忍,迫害修真、善、忍的人,那我就是不能配合,甚麼都不能告訴你。因為修煉法輪功從來就不違法,國家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煉法輪功違法,你可以隨便用一部手機在百度上搜索,而江澤民誣蔑法輪功書籍是非法出版物的荒唐言論也被 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第50號令廢止了。既然煉法輪功不違法,那麼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也就是合情合理的了,你看大街上每天都有各種廣告滿天飛,有甚麼不正常的呢?」說到這,我看到那個高個子警察打了一個激靈,支支吾吾的說:「這……」

瞬間,他又轉變話題,氣勢洶洶的說:「現在香港這麼亂,都是你們法輪功搞的,你是不是……」我一聽就知道他被中共欺騙了,我說:「你不要誣蔑法輪功,法輪功不參與政治,香港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中國的文化是神傳文化,中國的漢字都是有內涵的,比如臥龍崗、落鳳坡。從『香港』這兩個字中我們可以了解到,香港這件事是一種天象變化,根本不是哪一個人能左右得了的,從字的結構上我們可以分析:『千人(禾)一口(日),大水淹中共(洪),而且發生在與蛇(巳)有關的時候』,平常都知道辰龍巳蛇,巳就代表蛇,而現在的黨魁正好是屬蛇的,也就是說香港這件事和法輪功沒關係,是天意,既然是天意人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至於你想怎麼樣,那就由你自己來選擇了。」高個子警察聽完後,一臉的驚詫:「想不到這法輪功說的句句在理啊!」於是他低下頭說:「那行,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寫,就喜歡你這種甚麼都不說的。」

因為第二天有澳大利亞的友人來參觀,所以那一天派出所上上下下都被安排要打掃衛生,修理桌椅板凳,大家一邊幹活,一邊抱怨工作時間長,抱怨莫名其妙被扣工資……只有那些被安排來陪我的警察,因為聽到了法輪大法的真相,個個臉上都洋溢著喜氣洋洋的神情,每次換人的時候,他們都會說:「快來聽一聽法輪功(弟子)的教導,一提法輪功,誰也說不過他,他知道的可多啦,都是我們從來沒聽說過的。」

一組人明白了,又換一組,整個派出所的警察幾乎輪了一遍。我稍一停頓,馬上就有人提議:「你快說,再給我們講一點,我們就願意聽你講,特別是有關中共怎麼怎麼壞的那一段。」我當然珍惜這個機緣,就不停的給他們講真相。我心裏明白,師父就在身邊加持我,所以我才能夠源源不斷的把各種不同的真相講出來。

從法律的角度:講法輪功對國家對人民百利而無一害;講槍口抬高一釐米;講二戰戰犯因追隨納粹用當時的惡法自欺欺人最終被清算;講警察終身追責制,尤其是最新爆出的東北六十多歲的司法退休人員被審查,令他們感到特別震撼。

從善惡有報的角度:講江家幫被清算,其中包括狂妄並橫行一時的周永康、薄熙來等;講發生在身邊的善惡報應的實例。

從信神不信神的角度講:毛澤東聽說天降隕石時嚎啕大哭,知道自己完蛋了以及與毛澤東有關的數字8341;講貴州天然巨石突現「中國共產黨亡」,啟示天機。

從醫學的角度:講實證醫學只能看到內臟、血管卻看不到脈絡,而中國古時候的大醫學家卻能直接看到脈絡、穴位,中共曾經也不認可中醫,而中醫走向世界,反過頭來,中國人才認識到,啊,原來中醫是中國的國粹;同樣,總會有一天中國人也會清醒的認識到法輪功才是世間最偉大、最珍貴的,九九年之後,中國人所聽說的有關法輪功的信息,都是中共利用整個國家機器製造出來的彌天大謊,是對法輪功的迫害。

當聽我說了我自己修煉法輪功的親身經歷和同修們看到的下世前我們曾經約好,將來,當大法在世間洪傳的時候,如果有人迷在紅塵中一定要互相叫醒他,有兩個年輕的警察,眼圈都紅了,眼裏噙著淚,其中一個說:「法輪功好,那就是師父安排你來救我們的。」

當我要離開的時候,在院子裏,我問身邊的兩個警察:「你們願意三退嗎?」其中一個爽快的說:「我叫某某,他叫某某(指他身邊的那一位),我退。」 而他身邊的那個警察卻只是一個勁的看著我,並不說話,似乎是在默認。我為願意三退的警察高興,同時我也為另一位感到遺憾,因為在現在這種正法形勢下,他不明確表態是不能算數的,機緣錯過了後悔也來不及了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