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中 我學會按真善忍做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回首二十年,大法弟子風風雨雨、歷盡艱險。艱難中,我們能走過來,是因為我們有師父,有真善忍,有大法在。回想當初最不願聽警車呼叫,最不願聽警察叫門,最不願聽勞教所裏那劈里啪啦的電棍響……艱難中經歷的那一切的一切,也不過是消去業力、淨化身體、昇華境界,成就大法弟子的威德,催我們儘快返本歸真。

迫害中遭遇家庭魔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大法,我懷著對政府的信任,懷著真誠,來到了北京,準備到信訪辦反應實情。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真善忍是普世真理。可是還沒走到信訪辦,就在天安門被抓上警車,最後送回當地,非法勞教兩年。解除勞教回家後,婆婆、丈夫堅決不讓我回家,怕影響家庭的後代前程。我帶著女兒無路可走,只好離婚,後來經同修介紹與一位同修結婚。

丈夫有七十多歲的父母和一雙兒女。來到這個新家,因為自己是大法弟子,一心想要做好,讓一家人高興,從而證實法。可是與孩子之間的關係始終搞不好,總是矛盾重重。當時不會修自己,不會向內找,有了關,有了難,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裏,修的很是艱難,心裏總是很苦。這可怎麼修啊?抱怨心、氣恨心越積越多,過關中常常守不住心性,於是和丈夫經常爭吵,爭對錯,老是覺得自己有理,總覺得是丈夫的錯。

時間過的很快,公公婆婆越來越老。公公病了,臥床不起,需要餵飯,婆婆還多病,我和妯娌以及兩個大姑姐商量怎麼伺候公婆,兩個姐姐說不管,妯娌又在城市,我們的生活壓力很大,我對兩個大姑姐生出了不滿。那時我真後悔,我不慎重選擇了這個家,遇到了這麼難伺候的公婆和不通情達理的大姑姐。

柳暗花明

後來我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看到了同修真修、實修,看到了同修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向內找,我如夢方醒,找到了差距,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原來我做好的背後,有求回報的心,有願聽表揚,願聽好聽話的心,沒達到願望,就生出來抱怨心、氣恨心、爭鬥心,還有非常強勢的黨文化,比如總是自以為是,自高自大自我、自私等等。我想只有多學法,才能真正的改變自己去執著心。

我開始大量學法,從心性上修自己,不再看任何人的不足,師父說:「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1]只用法來要求自己,而不看別人如何,用真誠的心去為別人著想,做甚麼事,說甚麼話,看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當然這是需要放下名利情的,需要慈悲的胸懷。當真的放下自己,完全為別人好的時候,我感覺到了真正的幸福和快樂。我也真的體會到了,無論遇到甚麼事,甚麼關,甚麼考驗,都不能產生邪念,要用正念加持對方,都要守住心性,保持一顆平靜的心、祥和的心態。

我默默的要求自己做好,不再怨恨兩個大姑姐,對公公婆婆儘量讓她們滿意,多為他們著想,婆婆很是感動,婆婆九十歲壽終。從此我修去了對兩個大姑姐的怨,熱情的招待她們,我們修煉人沒有敵人,我從此發自內心的去尊敬她們,不再計較過去,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過年讓兒子去看望她們,後來給老人立碑,兩個姐姐要拿錢,我和丈夫商量說:「咱們不要姐姐的錢,姐姐年紀大了,自己留著花吧。」我每每與兩個大姑姐相見,個個心情舒暢,其樂融融。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是真善忍給我們的家庭帶來了幸福。

月子的風波

丈夫的兒子幹活沒勁,特別是扭腰後不能出大力氣,我妯娌兩人商量著乾脆讓他學技術,念個技校。嫂子在石家莊住,讓她幫著找了個技校,念了幾年畢業後,運氣真好,找了份好工作,工資也高,給兒子辦了婚事。二零一七年兒媳懷孕了,我很高興,給兒媳一千元買補品,隨後準備生小孩要用的東西,月子期間,我抱孩子、做飯、搞衛生、洗尿布,孩子一天天長大,很可愛。

可有一天,兒子一反常態,大鬧一場,說我一無是處,我當時不知所措,搞不懂他說的是甚麼,我靜下心來,找自己,是不是做錯甚麼了,但我更清楚的知道,這是考驗我,我守住心性,不動心,依然對他們好。

我又打了電話給丈夫,讓他問問兒子是甚麼情況,是不是我做錯了甚麼事,告訴我,我可以改正。丈夫問了兒子,原來是為他大娘的房子的事,是他的誤會。可是丈夫很生氣,因為他看到了我為兒子一家盡心盡力,花錢不在乎,處處伺候周到,給他們吃的用的從不小氣,兒子不應該跟我大鬧一場,我說這不是事,是讓我提高心性呢!是考驗我,也是考驗你。兒媳在月子期間,應該讓她調養好,我的心很平靜,無怨無恨。

後來兒子給他父親承認是自己做的不對,說:人家辛辛苦苦,日日夜夜為我們操勞,我不應該對人家那樣。實話說,我能做到這一點,我從內心非常感激師父,感激大法,教我學會按真善忍做好人。

借錢

二零一九年正月,丈夫的女兒要做生意,要我幫忙借點錢,多少隨便,我毫不猶豫湊了三萬元錢,因為看到孩子急用,我打電話讓女兒拿去做買賣。我很真誠,也很坦然。女兒感到了我的真誠,說:「媽,我給你們利息。」我說:不用給,那麼用吧。我拿出一個護身符給女婿。我說:「你們要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平平安安,生意好的!」

女婿接過護身符放到錢夾裏,很珍貴的樣子,高興的說:「天天念,天天念。」後來聽他們說真的是天天念,我很是坦然,再沒有了求回報的心,女兒、女婿更加關心我,理解我,經常從城裏買回很多吃的,喝的,還常常給我買衣服穿。我和丈夫的女兒關係很融洽,真是大法給了我純淨,給了我善良。

非法抄家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早晨七點多鐘,有人敲門,我問是誰,說是公安局的,我問有甚麼事,他們說開門吧,檢查安全。我說:我家很安全,不用檢查,拿出你們工作證,我要做記錄,他們強行把門打開進屋,亂翻亂搶,開始抄家,我大聲喊:鄉親們啊,快來看看吧,搶東西啦。

鄉親們趕來,你一言,我一語,一個婦女說:還是這個人們(指法輪功弟子)心眼好,有的說:村裏老有丟三輪車的,你們不管,管法輪功(學員)可有勁了。有人對我說走吧,別被抓走。我順勢走了。

六月十八日,村裏舉報,把我抓走,送進石家莊第二看守所。進去後要體檢。我不配合,她們強行體檢,而且在體檢單上直接代替我簽名。第二天,六月十九日公安局非法審訊,我問他們,我到底犯了甚麼法,他們始終沒有回答,第十天檢察院非法審訊,我又問他們我犯了甚麼法,為甚麼把我關到這裏,他們沒有回答。

我說我知道憲法規定信仰自由,任何法律,法規,條例都不能違背憲法,法國記者採訪江澤民時,江順口誣蔑法輪功是×教,後來《人民日報》跟風,也這麼說,但這都不是法律依據。法無禁止即可行,而且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正法。而且我還知道政府劃定的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我還知道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當初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二零一一年對法輪功書籍的禁令已廢除,網上可搜索。我還知道在我的家人都不在的情況下,搬梯子翻牆入戶、抄家是屬於偷竊行為,警察是執法犯法。我還知道作為派出所,村幹部根本沒有抄家的權力,是自己擴大權力行為是犯法。我還知道法律上有終身責任制,誰造成的冤案終身負責,你作為執法單位可要掌握公平、維護善良、會有善報。我還要告訴你們,今年(註﹕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已經公布中共活摘器官已形成事實,當時二十七位證人,中共已構成了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美國川普政府已做出決定,裁製中國迫害法輪功的人,許多民主國家也站出來支持此決定。檢察院的人回去後,退卷給派出所。

第十三天,丈夫的女兒電話中問派出所所長說:「我媽這事怎麼著了,我媽甚麼時候回家,我們準備去接。」所長說:「你媽的事還沒有調查清楚,可能要判她。」女兒說:「我媽偷了、搶了?幹了甚麼壞事了?犯了甚麼法了?我媽不就是要煉功做好人嗎?憑甚麼判她!」接著把電話放下。孩子們表現很正面,追的很緊,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同修們正念加持下,十五天放人,派出所說他們要接我回家,女兒說:我們親自接我媽回家,派出所無計可施,孩子們平平安安接我回家。

我回家後,鄉親們見面就問,挨打沒有?我把經歷說給他們,從我家抄走很多東西,但我並沒有犯法,想判我刑,夠不上法律。鄉親們都說:只是煉功,又沒幹壞事,不該抓你。有的還說該讓他們賠償損失。

找回昔日同修

我的二姐和三姐,幾年也不去煉功點。也不放棄,也不進來,真讓我擔憂。二零一九年二月我下決心:今年第一件事就是找她們回來。怎麼辦呢?心中一亮,智慧來了,晚上我用電三輪車拉著我們村兩個老年大法弟子,直接拉三姐到二姐家學法。

我們共去了三個晚上,兩個姐姐感動的說:「二十里路你們來,又是晚上,太不方便了,你們不要再來了,我們以後到大煉功點去。」果真她們真是去了大煉功點,天天到。狀態、悟性、都很好,我真心的祝願她們走好以後的修煉路。我真心的為她們倆添正念,這兩個同修很精進,也走入了救眾生的行列。

是師父、是大法給了我真、善、忍的力量,我才能做到這一步。

是邪惡的迫害使我的生活變成了這異樣的複雜,企圖毀掉我修煉的意志。

是大法的威德給了我心性的昇華,從污濁中擺脫。

真是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教我學會了真、善、忍做好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