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任職的青年大法弟子沐浴佛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

一、自小得法 沐浴佛恩

我是一九八八年出生的青年大法弟子,自小跟著家人修煉,三十一年的人生裏,幸得師尊慈悲苦度二十載。那時候還小,識字不多,不知道甚麼是修煉,只知道大法好,只知道跟著家人去鎮上的煉功點煉功打坐,跟著家人去縣城看師尊的講法錄像,那段時間現在回想起來,是多麼的美好。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姐姐多次去北京上訪,助師正法,十九年間,被非法勞教三次,十年冤獄,至今還被關在廣東省女子監獄。自那以後,迫於父親(常人)的壓力,加上年紀小,我就脫離了大法逐漸混同於常人之中。

二、大學三年級迷途知返

混同於常人之中後,就真的跟一個常人一樣,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性格變的更加內向。上了大學,也讀了很多書籍,哲學的甚至一些宗教的,但我始終不知道我人生的目地是甚麼,不知道我為甚麼而活。內心覺的很苦,也覺的生活很苦,這種苦是一種對人生的迷茫與絕望,時常鬱鬱寡歡。

一直到了二零一一年大學三年級,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轉法輪》,就是想看看,看看師父在《轉法輪》裏說了些甚麼。小時候雖然聽姐姐讀過,但十幾年過去了,我早已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師父有一本著作《轉法輪》。那一天想起來之後,馬上打電話給我母親(同修),問她家裏還有沒有《轉法輪》,她說有。就這樣,一個自小就有幸得法的曾經的大法小弟子,在迷失了十幾年之後,才又一次回到大法中來。從家裏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到學校,僅看了兩、三天,我就明顯感到了來自我身心的巨大變化,睡眠變好了,精神變的很充沛,記憶力也很強,理解能力也很強。往後整個人真的就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身心健康,開朗樂觀,學習事半功倍,大三我輕鬆地通過了專業職稱考試,英語六級考試。

這種自內而外的巨大改變讓我對師尊的感激無法言表,任何詞彙都表達不了,時常淚流滿面,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有時候,走在偌大的校園,想著還有這麼多的風華正茂的學子被中共邪黨的謊言所矇蔽,真想對著他們喊:法輪功是好的!

三、大學還沒畢業就找到好工作

大四我還沒畢業,就找到了工作,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偶然,但我深深地知道這一切絕對不是偶然,是師尊的安排,後來發生的事情也印證了這一切。

那時,我剛實習完,距離畢業還有半年,一個看似非常偶然的機會,在招聘網站上我投了一份簡歷,應聘一所公辦高校的一個行政部門,招聘要求是社會人員研究生及中級職稱以上,我是還沒畢業的本科生,根本不符合招聘要求。但那個學校還是通知我去參加了筆試,面試的時候,有四個人,只有我是還沒畢業的本科生,反而我更坦然了,隨其自然,因為我確實不符合他們的招聘要求。

過了一個月,出乎我的意料,這個學校錄取了我。接到錄取電話那一刻,我淚流滿面,我知道這是師父的保護與安排。去筆試的時候,我是第一次走進這座學校,在郊區,有山有水,環境很好,看著它的山水,我那時第一個念頭就是:如果在這個湖邊打坐煉功是多麼愜意的事情。師尊就這樣幫我實現了這個願望,得到了這份很多同學羨慕的工作。在其他同學還在辛苦找工作還找不到工作的情況下,我卻得來全不費功夫,這都是師尊的看護。

四、在工作中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參加工作後,我嚴格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我悟到一個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一切都是要盡可能地做到好、做到正,這種好和正不是為了表現自己,是向世人展示大法美好的一面,展示大法帶給大法弟子美好的一面,包括自己與這個常人社會接觸到的一切接人待物中的言談舉止和點點滴滴。所以在工作中我努力做到時時事事為別人考慮,與人為善,認真做好自己的工作,與領導同事和睦相處,他們都覺的我這個年輕姑娘跟其他年輕人不一樣,性格溫和,善良,淡泊名利。

除了做好本職工作,我還悟到,大法弟子是有智慧的,還應該用自己的智慧去證實法。二零一五年我申請了所在省市的科研項目,以排名第一的分數在眾多行政事業單位項目中獲得立項,學校很多的教授和副教授都參加了這次角逐,都沒立項;二零一六年,又獲得一項省市科研項目立項,還有一項校級科研項目立項;二零一六年我還考取了一所985高校的研究生。領導跟同事都感歎作為辦公室最年輕的一個職員,我竟然這麼「厲害」。其實,我很想告訴他們,不是我「厲害」,是我師尊給我的這一切。

五、助師正法路上 師尊連續三天慈悲點化

回想起自己從新走回大法中來以後所得到的這一切,自己卻沒能很好的做到助師正法,內心無比的難過,也無比的焦急。因為一直是一個人修,身邊沒有一個同修,從來沒參與過做真相資料,但自己很想建一個資料點。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放暑假,我想趁著暑假做真相資料,自己發。就去買打印機,但買的過程非常的離奇,賣家扛著打印機,就在她檔口的公交站,等我從地下車庫開車出來,我開了半個小時,幾次路過那裏,就是找不到她,當時不但悟不到是師父已經開始點化我,還覺的干擾怎麼這麼大。

七月十九日,是監獄家屬會見日,我帶父母去監獄會見我姐姐,我還沒跟她講話,她見我第一句話就是:你先不要發資料。當時我就奇怪:她怎麼知道我明天就要發資料,我也當是干擾。會見完,送父母回哥哥家。

晚上開車回來,在高速路口,跟一輛車輕微碰撞,等保險公司來處理完,已經晚上十一點多,原本一個小時的高速路程,那個晚上開了差不多兩個小時還沒有回到學校,彷彿是無邊無際的高速,開得沒有盡頭的感覺,再一次我還是悟不到,還是當成了干擾。

好不容易回到學校,開門時,發現鑰匙不見了,怎麼找都沒找到,門怎麼也打不開,就是不讓我進門,最後,去外面的賓館住了一夜。

到了七月二十日這一天,早上叫開鎖師傅來開了門,然後我就這樣拿著印刷好的資料去學校宣傳欄那裏發放。

師尊連續三天的慈悲點化,我都沒悟到,師尊已經看到了我做事的心,不理智不成熟不注意基本的安全,最後被學校的保安惡意舉報。

學校書記拍板叫來了當地邪惡的610,非法抄了我的住處,我被綁架到當地看守所,關押了二十九天。在這二十九天裏,時刻感受到師父的慈悲看護,同時我也抓住這個機會向監倉的其他關押人員講真相,哪怕一個人知道真相,我也沒白來這個魔窟一回。當然是弟子做的不好,悟不到師尊的慈悲點化,才帶來這麼大的損失。

六、堂堂正正證實法 惡人現世現報

從魔窟出來後,正值快開學之際,學校人事處領導建議我部門領導試圖叫我自動離職,我和我家人全部否定他們的意見,第一:我沒有任何的錯,我有信仰的自由,我沒有破壞學校任何的公共秩序,是學校壞人害我被非法關押二十九天,我還沒追究那些人的責任;第二,我不會自動離職,學校如果辭退我,只好法庭上見。在被關押期間,部門領導和同事對我的遭遇很是關心和同情,所以部門領導開學前一天還是叫我回去上班了,同事們也當甚麼事都沒發生,對我還是跟以前一樣。

以前由於怕心,我還不敢堂堂正正讓他們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雖然遭受了不該有的損失,但能讓他們這麼多人一下知道大法真相,能夠知道中共邪黨迫害的是像我這樣一群只想做個好人的人。同時,當時拍板把我交給邪惡610的學校最高領導邪黨委書記,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毫無徵兆的情況下,被調到一個形同虛設的邪惡黨校任職,官職連降了幾級,同事們都在議論紛紛是不是得罪了甚麼人。

七、修好自己 平衡好家庭關係

雖然被非法關押了二十九天,但出來後,家人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更加明白了大法真相,家庭非常和睦與幸福。特別是我的未婚夫(未修煉大法),雖然一直以來我都跟他講真相,他也了解了中共邪黨發動的這場邪惡的迫害是多麼的罪惡滔天,但他的態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對,現在是有時候他會主動叫我讀大法書給他聽,我煉功學法,他從此不再干涉,還支持。

自二零一六年至今,他得到了很大的福報,短短兩年時間,資產和財富達到了五百萬,這對於一個剛滿三十歲來自農村的毫無經濟背景的他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恩賜,他也說他就像做夢一樣,他自己也知道這是大法給他的福報,所以他現在很支持我修煉,還給我買了一輛四十萬的車上下班,說是讓學校那些領導和同事看看煉法輪功的人並非困苦潦倒。

雖然我們大法弟子無心執著常人中的這些財富和物質,更無心顯示,但在中共邪黨迫害下,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被中共邪黨非法剝奪了合法擁有的一切,包括工作、家庭、經濟來源等等,多少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流離失所,居無定所,常人被中共邪黨這場邪惡迫害矇蔽了雙眼,誤以為大法弟子多數生活困苦,生活得很不幸福,其實大法弟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們是有師父的人。

以上是個人修煉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