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修煉不是糊弄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把我在生活中修煉的一些事說出來和大家一起交流。

一、工作中暴露出的多種執著心

我在開天車幹活時,總想幹的比別人快。想得到同事的誇讚,因為同事大多都知道我煉功,我想讓他們看到學法輪功的就比別人強,所以只要是兩部天車同時工作時,我就暗暗的高興,心想機會又來了,然後就拉開架勢想和同事比個高低,讓自己的心得到滿足,有時為了讓自己能在工作中有良好的表現,我就提前背法或發正念。工作當中總怕被別人落下,心裏多數都是緊張的。有時甚至還盼別人工作中出現失誤,讓自己的心得到點平衡。

記得有一次,我和另外一個同事一同裝十個車皮,裝車時我心裏想:我是學大法的,這回讓你們知道學大法的人的厲害。裝完車後一看戰況,自己裝了六個半,把自己的工作完成了不說還幫了人家裝了一個多,而同事裝的很少,那時我心裏美滋滋的,有高高在上的感覺,下車時走路都輕飄飄,人前顯勝的樣子。

就因為這樣,有許多同事都在議論我裝車技術高,每當裝車時,同事們都想和我做搭檔,認為是我裝車技術高,他們在車皮裏指揮也輕鬆。有時我很不謙虛的也和別人說:我裝的快,是為了能讓你們多出點時間休息。這樣說也是讓別人覺得我很善良吧。

有一次,我又和同事一起裝車,開始的時候心裏很平和,工作中總覺得同事想佔我的風頭,心裏想我是學大法的怎麼能讓他壓下,讓他搶佔了上風我下車多沒面子,開始的平和心就緊張了起來,做好了戰鬥的狀態。也不知道怎麼了,車突然就不好使了,就這樣工作完畢後,同事比我快了幾分鐘。當時我心裏覺得好沒面子,想這麼好的機會讓別人佔了先機,我以後還怎麼混啊,再一想自己又是學大法的,這次沒證實好法,心裏甭提多彆扭了。

這時,師父的法突然打入我腦子裏:「大家一定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1]我平時總是說證實大法,其實是證實自己。準確來說是利用大法來滿足自己求名的心,我也經常和別人說學大法的人幹甚麼都應該幹好,這樣就導致自己幹甚麼都爭個先,我這是把證實法和爭強好勝的心混淆了,沒和大法對照。幹活時和同事比高低,暴露了自己的爭鬥心,在同事面前顯示自己的能力,暴露了自己的顯示心,把別人爭下去,自己興奮,暴露了自己的歡喜心。別人幹的出色,自己鬱悶,暴露了自己的妒嫉心。現在回想起來很是慚愧,為了證實自己,把求名的心變得膨脹了。

二、隱蔽很深的利益心

一次,朋友打電話叫我們去拿衣服,父母同修沒吱聲,我就和父母嚷嚷了起來,說別人給東西不能要,咱們不得用德去換嗎。當時父母心態很平和,沒有和我爭辯。還有一次,朋友家拆遷,讓我們去拉廢木頭,父親對我說:走吧,那邊等著呢。我一聽就火了:能不能不佔便宜啊?父親說:人家不要的。我又反駁:人家不要扔掉也是人家的選擇,也輪不到咱們去拉啊,這不也是貪嗎。父親說:那都是沒用木頭,拉回來燒炕用不挺好嗎,也省點煤錢。我一聽省錢就更火了,為了省錢就是利益心,就回了一句:要去你自己去吧。父親沒再說甚麼,就和舅舅去了。

說起拆遷了,這幾年城市為了搞建設把周邊的平房拆了個遍,我家也是平房,我就對拆遷挺感興趣的,聽別人說起拆遷來,我就湊熱鬧聽聽有甚麼新聞,拆遷又有甚麼新動向了,新規定了,一平給多少錢了。有時自己就想我家如果拆遷了應得到多少錢,用這錢打起以後美好生活的算盤。記得有一次水利局的人到我家門前用儀器測量大溝,因我家門前有一條天然形成的大溝,聽別人說這大溝要建成公園,大溝的邊上的住戶都得要搬遷,我一聽這事頓時就來了精神:我家馬上就會有錢,而且還不是小數目。到親戚家,到單位,一提到拆遷的事就比別人都來勁。似乎讓別人看起來我現在就是「拆二代」。每次下班回家都會問拆遷的事怎麼樣了?父母說:別人給衣服、給木頭你不要,你對拆房子的事怎麼這麼在意啊?難道這不是利益心嗎?當時我還狡辯的說這不是咱們家的嗎?母親說:這些都是我和你爸一點點掙的,哪有你的份啊?這些年你為家裏創造出甚麼價值來了?當時我就沒電了。

後來一琢磨,「不失者不得」[2]的道理我完全理解偏了,我怕失德是怕失去更大利益。我的利益心也就這樣暴露出來了。

三、原來自己沒有慈悲心

有一次晚上回家,路上沒路燈,道路還挺坑窪,這時有一輛麵包車從我身邊開過,我不經意的看了一下,車後門敞開著。當車開出去不遠的時候,就聽「銧當」一聲好像從車裏掉下來一個甚麼東西,司機也沒聽見就一直開走了。

我推著車子到了跟前,一看是個大功率的電焊機,估計也得一千多元。我一看司機也走了,旁邊也沒人,我就把電焊機挪到了路邊圍牆裏,等失主來認領。我等了將近十分鐘還沒見人,心想他們不見得回來找了,一定會覺得即使去找,估計也很渺茫。

這時我就求師父,求求師父一定讓他們回來,我還得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呢。剛想完,我家親戚開車從我身邊路過,問我站這幹啥,我說我撿到電焊機了,親戚說放到車上,我搖搖頭。這時一位大姐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來到車旁問:「你從那邊過來看沒看見一個電焊機?」親戚沒吱聲。我趕快說啥顏色的,她就說甚麼甚麼顏色的。我又說你們開甚麼車,她又說甚麼甚麼車,後車門開了,我一看說對了,就說:不要著急,我撿到了。她當時看起來就放鬆了許多,打電話給那邊說找到了。過了一會司機也來了,他倆是倆口子,非得要給我一百塊錢,還要請我吃飯。我說:我不要,我要是愛財的話,我不給你電焊機多好啊。我接著說,看來咱們是緣份,我就給他們講了三退和法輪大法好。他們都很真誠說謝謝,我雙手合十說:要謝謝的話就謝謝我的師父吧,是師父叫我們這樣做的。那個司機也學起我來雙手合十的說謝謝!

這件事看起來我撿到了東西還給了失主,並講了三退,做的很好。現在我一回想起當時的心理狀態時,就感到自己做的不是很好,因為當時司機掉東西時,我並沒想到的是他們的難處,為他們難過。而是心裏想:「呵呵,機會來了,又能救幾個人,挺好。」因為這個事我嘗到了甜頭,每次出門就會想:要是老撿到東西就好了,這樣救人既安全也不會怕他不聽完真相,這不一舉兩得嗎?現在一想到當時我沒有慈悲心,為了想救人就盼別人丟東西,這種心是多大的私啊,為了個人目地去救人真能救的了人嗎?

這幾件事在我身上都隱藏著很多黨文化的毒素形成的執著心,同時也隱藏著很大的私心,借助大法,為了求名要面子,而不是考慮他人的感受,為私為我,還口口聲聲說為了證實大法。不要別人東西怕失德,是害怕失去更大的利益。為了講真相而講真相,掩蓋著為私,還是自己修得不純淨。有目地的去做能是真正的助師正法嗎?

修煉是嚴肅的,不是糊弄事的,現在一想自己原來的修煉態度真是可笑啊,雖然證實法,也講了真相,但是自己沒真正的在大法中實修,自己的思想境界並沒得到昇華。以後的修煉路上一定要好好修,真正的按照大法要求去做。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體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