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開始到本村煉功點學法煉功的。還沒弄明白甚麼是修煉,更不懂向內找,當年七月,邪黨就開始迫害大法弟子了。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許多關難和矛盾都是用人心去對待,甚至用黨文化的極端思維方式和方法對待邪惡的干擾和迫害。

通過不斷學法和背法,才逐漸的懂得甚麼是修煉,分清甚麼是正法修煉,甚麼是個人修煉;才慢慢的在法的指導下向內找。師父講:「天目開了以後,在一個面上可以同時看到人身體的四個面,從前面可以看到後面、左面、右面;還可以一層一層切片去看;還可以透過這個空間去看有病的根本原因是甚麼。」[1]如果我們向內找時,也這樣從不同角度、不同方位、不同層次去找執著,就容易找出來,並去掉它。

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向內找的一點體會。

一、向內找 去除爭鬥心

在這些年的修煉當中,爭鬥心不斷的出現。有時候因為同修或常人的一句話、一件事,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和觀念,或者觸及到自己的名利的時候,爭鬥心就跳出來爭鬥。這些年當中也一直在清除它,但是稍一放鬆,它就會出來干擾,使我很無奈,也覺的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走的很苦很累。

師父開示:「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於是我會靜下心來思考:神不會跟人鬥,因為神不要人的東西,他沒有人心,不把人世間的東西看重。還是因為自己人心太重,把人世間有形的東西看重了,所以才出現心裏不平衡,好與人爭鬥。

一次,在工作單位休息室休息,很多同事都在場,他們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在我身邊的一同事突然說一些不好的話,我一聽就急了,與他爭論說:「法律上哪一條說法輪功不好,哪一條說法輪功是×教?」他說:江澤民說的!我激動的說:「江澤民說的話不是法律,他迫害大法、污衊大法是違法的!」因為我被爭鬥心帶動,說話的聲音很大,全屋子的人都驚呆了,那位同事的臉都變了色。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過激了,被爭鬥心干擾了。我立刻發正念清除爭鬥心這種邪惡生命及其背後的邪靈因素。由於我被爭鬥心帶動,沒有用善心、慈悲心對待眾生,忘記了他們是被邪靈謊言毒害的生命,雖然目地是為了維護大法,但用黨文化的這種極端的處理方式,難以讓人接受,錯過了給同事講真相的好機會,反而傷了同事的心。第二天,那位同事還不願理我,我主動跟他打招呼,他勉強回應。雖然後來挽回了損失,但是教訓是深刻的。

我發現自己還存有一種比武爭鬥的心,因在大陸邪黨文化「弱肉強食」、「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變異思想的「薰陶」下,文化大革命時,我們地區很盛行習武,多數青少年都有習武的愛好。因為都不想吃虧,都想制服別人,爭強好勝,以武爭鬥的心比較強烈。我修煉後對這種不好的心有所認識,但是認識的比較膚淺,只是不跟人打架了,但在言語和思想中還會反映出來。比如管教孩子時就會說:「你這孩子,再不聽話,我就揍你!」不是用修煉人的心態善意的講道理。當家人看武打片時,自己也湊過去,還指指點點、說三道四的。有時別人對自己不好了,不是用修煉人的心態向內找。心裏卻想:我是修煉了,要是不修煉,我會好好教訓教訓你。在煉功、發正念、學法的時候,它也不斷出來干擾,致使我走神兒、迷糊或靜不下來。滿腦子都是爭鬥的時候能靜的下來嗎?太可怕了!

師父講過:「練武的人,他也可以長功。為甚麼呢?他把其它的心、名、利這些心去掉之後,他也長功。可是他的爭鬥之心遲遲不去,去的比較晚,所以他容易做出這種事情來,在一定層次中還會出現。打坐中惚兮恍兮中他知道誰誰在煉功呢,就元神離體去找人家比試,看誰功夫高,出現這個爭鬥。」師父講:「其實這個時候就是去他的爭鬥之心,他這個爭鬥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這樣的,長此下去,幾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這個層次。搞的這個人也就煉不了功了,這個物質身體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廢了。」[1]

師父的法如重錘敲醒了我,原來是以武爭鬥的心在干擾我,我就發正念清理它,不管是文鬥還是武鬥,我是大法弟子,爭鬥之心及其後面操控的邪惡生命或因素與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徹底清除這些邪惡的生命及背後的一切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以及利用邪惡生命干擾我正法修煉救度眾生的舊勢力。通過不斷的發正念,空間場逐漸的沒有了這種干擾。

二、去掉妒嫉心

在我們單位的一次長工資中,有的職工長了兩百元,有的長了四百。只有我一分沒長。不但沒長工資,工作量還加大了。原來只是幹一項工作,很單純,幹完活兒還可以休息一會兒,現在車間有事就找我。別人休息的時候,或中午吃飯的時候,造紙部急需要料了,都要讓我去幫忙。有的同事替我打抱不平:「太不像話了,不給長工資,反而長活兒了!」我只是笑笑沒吱聲,可心裏卻不平衡,也有想找領導評理的想法,但想到自己是修煉人,要放下對金錢、利益的執著。

可我只是在行動上沒有表現出來有情緒,叫幹甚麼就幹甚麼,嘴上甚麼也不說,人的表面上風平浪靜的,但心裏卻翻江倒海的:不就漲幾百塊錢嗎,有甚麼大不了的!好多不平衡的想法。

師父在講妒嫉心這個問題時說:「這和我們過去搞的絕對平均主義有些關係,反正天塌下來大家死;有甚麼好處大家均攤;長工資甚麼百分之幾的,一人一份。這種思想看起來好像挺對的,大夥都一樣。其實怎麼能一樣?做的工作不一樣,盡職盡責成度也不一樣。」[1]從師父的這段法中,我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

大概過了兩、三個月,車間需要人手,我被調到了造紙車間工作,工資一下子長了七、八百元。我這才恍然大悟,師父為了去弟子的妒嫉心,做了有序的安排,將計就計,用我們單位長工資的這件事,讓我發現自己存有妒嫉心,並修去妒嫉心,真是太感謝師父了!

三、轉變人的觀念

我們單位上班是三班制,分甲班、乙班和丙班。我在造紙部最前頭的一道工序幹活兒,在流水線上添加造紙原材料,是供料員。每個班在下班前都要把衛生打掃乾淨,材料放整齊,流水線上把原料填滿。我前面一個班的供料員是個二十來歲的小伙子。每次下班都是丟三落四的,草草了事。不是材料不整齊,就是原料不填滿。我接班後再給他收拾殘局。我從沒找領導反映,也沒跟他交流,可是時間長了,在我思想中形成了一種思維定式:這個年輕人就是這樣,工作老是偷懶,總是給我添麻煩。這種情形大約持續了一年左右。自己還想我是修煉人不跟常人一般見識,權當欠他的,還完賬就行了,並沒有向內找是自己的甚麼心會導致他這樣。

在後來的一次人員調動中,我們兩個換了班,成了他接我的班了。我高興的想:太好了,可不用我每天給他收拾了,可沒想到他更是變本加厲了。有一次領導找他,問他為甚麼衛生打掃的不乾淨,他說是我沒打掃他才不打掃的。那時車間裏沒有攝像頭,我是晚上十二點下班,領導不去檢查,儘管不檢查我也照樣幹好。他就鑽了車間沒有攝像頭的空子。這次我的心裏不平衡了:這人怎麼這樣,自己不打掃還往別人身上推,敢做不敢當。又過了半月左右,他又沒收拾就下班走了,領導批評他,這次他還是賴我不打掃他才不打掃的,這時車間裏已安裝了攝像頭,領導調了監控查出的確是他的問題。這次我才警醒,向內找,為甚麼他老是這樣,而且越來越厲害?他怎麼總對我這樣?最後我發現自己長期以來對他形成了一種看法:「老是、總是這樣」、「他就是這樣」。這種思維觀念,導致了這位同事「老是這樣」、「總是這樣」等等。自己不悟還怪人家不好,他的不好表現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大法修煉人的意念多強啊,控制常人是很容易的,不斷的這樣想就在不斷的加強這種觀念,人家想變好都不可能,因為時時都被你的能量制約著,這能怪人家常人嗎?這不是自己人的觀念不對招來的麻煩嗎?

師父說:「平時常人想問題時發出的大腦形態的東西,因為它沒有能量,發出時間不長就散掉了,而煉功人的能量保持時間就長多了。」[1]我體會到首先要把自己的觀念轉變。怎麼改變師父早已告訴了我們。我們只需按真、善、忍的標準去想、去說、去做,才能不被人的理干擾,才能不出現負面思維;不論是工作環境、生活環境還是社會環境才會越來越好,正的能量越來越強,自己的修為越來越符合真善忍的同時,才能不斷的昇華。

在這些年的修煉路上能走到今天,是因為有偉大師父的保護,並且不斷的用各種方式點悟弟子向內找。今後我還要多學法,多同化法,真正達到「修得執著無一漏」[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迷中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