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到修自己的美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這天,我租住的院子裏搬來一位獨居的男同修L,他年齡與我的父輩相仿,身材魁梧,有的是力氣,唯獨眼睛看不見,耽誤外出講真相救人,同修L自己很是著急。

L剛剛搬來的時候很令我發愁,因為住在同一個院子(前後院的格局),幫他接水、買東西等日常的照顧我自然是義不容辭,而真正令我發愁的並不是這些。因為在此之前,我所熟悉和認識的好幾個同修,就是長期處於病業狀態中,雖有周圍的同修不斷的幫助學法、發正念,但都沒有突破,最終失去肉身。其中一人和我朝夕相處了挺長一段時間,眼看著同修失去肉身,我除了痛心還有遺憾。

而此時面對剛搬來的同修L,我的內心就開始莫名的惆悵,這種惆悵的原因一直到最近似乎才有了答案。

認識自我和整體配合

這一年多我對同修L從不熟悉到了解,這個過程我主要想說說我是怎麼認識到自己的整體配合意識不強和隱藏很深一直沒有意識到的「自我」。

同修L搬來之前,他眼睛看不見的狀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在別處住的時候,別的同修已經幫助L發正念很長時間了,期間出現轉好,後來又看不見了。有一段時間,同修L埋怨同修不堅持幫他發正念。自從同修L搬來後,我和同修L切磋時能感受他對周圍同修的看法,也會在學法時聽到別的同修對L的看法。開始時我沒有正念,也會很「實在」的就自己看到和悟到的想法和同修一唱一和的說同修L如何如何。

於是這樣互相之間的「不滿」大有升級之勢,有一段時間這種現象特別突出。當時我也沒有從法中去悟,甚至與正念不強的同修說完對同修L的看法後,還有一種發洩的感覺。慢慢的,我好像發現這種狀態不對勁,而且開始厭煩夾在中間聽到這些沒有正念的話了。

師父在講法中經常提醒我們要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在遇到矛盾時首先要想到向內找,看到兩個人發生矛盾,第三者看到了都要找自己。我靜下心來的時候會想:為甚麼同修L反反復復總是在說整體配合和同修幫忙發正念時的用心程度。表面上他是在和我切磋,其實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化我。

想想自己一直以來都是默默無聞的那個,又是典型的八零後獨生子女,對於整體配合根本就沒有概念,不會關心別人,不會考慮別人的感受,還有那種「事不關己」的潛在心理,幫助魔難中的同修發正念的次數掰著手指頭都數的清。想想真是羞愧,我總是拿法對照別人,不看看自己又做到多少,真正用心到甚麼成度。真是汗顏!怪不得那一段時間總是感覺到同修之間互相指責,看不上對方,原來都是自己做得不好,看到其他同修強烈的自我,對照自己原來也有看不上別人的妒嫉心,一個強烈的自我隱藏著。

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在以後再碰到有同修問起同修L的近況後,我就會把握自己,不再隨附他人說同修L如何如何了。偶爾把握不好的時候,我也會意識到,暗暗下決心下次一定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這期間還有個小插曲,我們當地的一個協調同修D出現了腦梗的假相,同修D是我來此地區後照顧我最多的同修,也許在同修「情」上我會更著急、更用心。所以在後來給同修D整體配合發正念的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原來也可以這樣很關心別人。我終於發現關心別人也是一種責任,雖然還沒有修到慈悲的境界,也足以讓我意識到自己原來是多麼的自私,甚至發現以前的自己有時都到了冷漠的成度,意識到這些我自己都嚇了一跳,修了這麼多年,才發現自己原來都沒有腳踏實地修自己。

通過整體發正念,同修D恢復的不錯,但被不修煉的父母和姐妹知道了(具體情況不贅述),由於拗不過年邁多病的父母,家人把同修D弄到進醫院。於是同修們又開始配合發正念,讓同修D趕緊升起正念從醫院出來。一天我們好幾個同修在同修D家裏發正念,發完正念後,一個同修又開始提起同修D一直有甚麼執著心,如何不能擺脫她對家人「情」的拖累等等。當時我很自然的說:咱們不管同修有甚麼執著心,都不承認它,咱們只抱定一個念頭,不允許舊勢力利用這些沒有修去的人心迫害同修身體,一切都聽師父的安排,有甚麼不足在法中歸正,趕緊讓同修從醫院回家,繼續救人。

同修們都異口同聲的說:對對對,不承認迫害,給同修加正念。當時我真的感受到整體的力量,強大的能量包圍著我。原來這就是整體配合,這就是圓容整體。

第二天就聽說同修D在醫院的檢查一切正常。在我們基本上形成整體之後,最後同修D在師父的加持下經歷了正邪較量,邪惡的陰謀以失敗告終,現在仍然奔走在救人的路上。

我明顯的感到只要自己不隨著別人背後說些沒有正念的話,整體上就會有變化,而且是往好的方向變。

同時我在這個過程中深切的感受到整體的力量,和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以前總覺得自己默默無聞,對整體來說無足輕重,所以常常很放鬆自己,原來這也是對整體的不負責任,這也是心不正的一種表現,由於自己的不上進拖了整體的後腿。師父利用各種機會讓我提高,真是愧對師父,讓師父操了太多的心。

背法的變化

反思自己後,我發現自己能有這樣的變化得益於背法,自己思想上的變化並不是突然之間的,而是潤物細無聲中不知不覺間。

從同修L搬來後不長時間,我們就在師父的點化下開始背法了。這個過程很艱難。

最開始的時候因為自己從思想上沒有很重視,表面上只是為了幫助同修L而背法。因為同修L看不見,所以只能我念一句,他背一句,這個過程要反覆好幾遍,直到能通順的背下來,一上午只能背十幾行。即使這樣我們一直堅持著。由於我自己的常人生活,或者要回母親家的耽誤,到寫稿之際我們才快背完第三講了,這還是同修L已經背過第一講了。這個過程我們用了十六個多月。

回頭想想過程的艱難和師父的苦心安排,真是無限感慨。現在集體學法的時候只要學到第一、二、三講的時候同修L就可以和同修們輪流著一人一小段的學法了。

對我自己而言,背第三講和第二講的感受都不一樣,對待背法的心態和態度不一樣,所以受益匪淺。回想背第二講的時候,我經常會背到中間的時候犯睏,那個睏意上來真的非常難受,就感覺身體每個細胞被強加的困感迷糊的腦子不清醒,當然背法效果也不太好。現在幾乎沒有犯睏的時候,而且只要我的狀態很好,我們很快能背會一段,段落短的話還能多背一些。我們每天背法一個小時或者兩個小時,第二天複習前一天背過的段落,看情況而定,也不求速度。同修L經常說:咱們要背多少得多少,要是背過以後又忘了,那不是白下功夫了嘛。

我越來越深切的感受到師父的慈悲。我們都知道同修L搬到我這個院子是師父的安排,因為我自己帶著兩個孩子很少外出,所以能有時間和同修L背法,而我的優點是有耐心,同修L重複多少遍也不會厭煩;可是缺點就是安逸、懶惰;同修L能反反復復背好多遍,然後通順背下來;我則以事情多太忙為藉口,沒下功夫多複習。

背第三講的時候,思想境界就不一樣了,所以效果要好一些。所以表面上看是我在幫助同修,其實是師父安排同修來幫自己的,由於自己的懶惰和畏難,以前對於背法也是明知應該背,卻被這些不好的觀念阻擋著。如今從背法中受益無窮真是無限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

再次領悟信師信法

最後說一下開頭說的那個困惑我很長時間令我惆悵的答案。最近我突然明白了,看到同修L的狀態我之所以發愁,原來是因為我的信師信法成度不夠。

起因是八十多歲姥姥(同修)近一段時間眼睛明顯看不清,尤其學法的時候,越來越感覺念法的速度更慢了。本來姥姥由一字不識到能通讀大法,就已經是大法的神奇了。原來雖然讀法不是很快,至少狀態好的時候一天能學一講,現在學完一講要拖拉好幾天,姥姥很著急,法理認識不上去,於是我和母親,還有別的同修都有讓姥姥去醫院看看的想法。

同修L知道後十分不解:修煉人為甚麼不從法上去認識?他對於我們讓姥姥去醫院很不贊成。其實同修L在這個過程中,也有同修勸過他是否考慮去醫院,都被他堅定的回絕了。以前我還覺得同修L很固執,甚至想是不是因為那個「自我」阻擋著同修。現在看來根本就是自己的信師信法成度不夠,所以才理解不了人家的想法。看清自己之後,突然覺得同修L不管在甚麼情況下都能堅定的信師信法,真的很了不起。自己那種惆悵的感覺蕩然無存。

師父講法中經常提到「作為一個修煉人」[1]、「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1]、「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1],這些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幾個字,原來讀法時大多一掃而過,不入心,如今讀來真是字字千斤:我們首先是不是把自己當作「真正有決心」[1]修煉的人,能否擺正自己的位置,也就是心正不正的問題,說到底就是信不信師的問題。師父明確的告訴我們:「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如果我們真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有甚麼放不下的?有甚麼能難倒我們的?

以上是在自己現有認識上的粗淺理解,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恩師!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