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說別人與高聲說話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我從小就是一個要求嚴格、邏輯性很強、說話比較犀利的人。說到嚴格,長輩們經常說,在我幾歲的時候,晚上睡覺,一個被子角沒有整好,我就又哭又鬧不肯睡覺。從小考慮問題,原因和結果必須對上,否則就覺的過不去。

再就是,在我父親的兄弟姐妹的下一輩中,我排行老大,從小在和自己的表弟、妹的相處中,一直是我在和這些弟妹講「大道理」。暑假裏,經常是我坐在小椅子上,他們幾個坐在小板凳上,圍一圈聽我講。從小學到初中,直到我們都長大了。於是,從小就養成了總是愛說別人,教育別人的習慣,覺的自己說的很有道理,並且用我的道理和邏輯做事,效果還不錯。對於不聽話的弟妹總是變著法的想說一通,認為是對他們好。

直到一九九五年,我二十三歲有幸得大法修煉後,在經歷邪惡的迫害中,逐步和同修們在整體配合、反迫害、揭露邪惡、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我作為參與協調的同修之一,經常要和大家交流,同時要制定具體甚麼事情要一步一步怎麼去做。因為我大學畢業,說話邏輯性強,學法也比較多。所以一般情況下,基本上沒人能說得過我。我的話聽起來,人家也覺的有道理,但是總覺的有些不對勁。但是我的一些認識、主意、想法和辦法,確實起到了很多的作用,甚至有很多同修說和我交流後很有提高。每當這時候,我覺的自己並沒有甚麼心,我也經常提醒自己不要有甚麼顯示心,能力都是師父給的。但是,我會認為自己的做法和認識是對的,甚至是絕對正確的,除非我自己發現哪裏不對勁了。

我們當地整體配合的比較默契,當初環境很是邪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幾年來講真相的環境開創的比較好。我們當地同修的數量比例比較大。當地有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協調同修,表面看來和我有相似的表現。自從二零零四年開始,我們當地的協調同修每一至三個月就交流一次。所以每次我們交流的時候,時常出現我倆的看法有不同的認識,有時會有不同程度的爭執或爭吵。但是我們卻沒有個人的恩怨和矛盾。

直到去年的冬天,在一次有針對性的小範圍交流中,大家各抒己見。我和這位同修又發生了對立性的認識,該同修一直以來習慣性說話聲音大、嗓門亮,從音調上我是不如他。但是那天我的說話聲調特別高,態度也很不好,結果那次交流效果很糟糕。並且我給在座的其他十多位同修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過了幾天,有個同修來找我,說是做了一個夢和我有關,認為我很危險,好像舊勢力隨時會把我拖走一樣,還有幾個平時和我聯繫比較多的同修也來找我,說我不向內找,黨文化重,爭鬥心太強,說我根本就沒修,說我一直在左右著同修等等。

一時間把我搞得有點懵,我自認為我一向是嚴格要求自己的,事事處處也都是對照大法的,怎麼爭論幾句,竟然變成這樣了。既然矛盾出現了,涉及到了我,那肯定是我哪塊有問題。我開始陷入了沉思,反思這些年來我的表現。

隔一天晚上,我去了一位阿姨(那天小範圍交流時也在場)同修家,該同修平時也是要求自己很嚴格的,我們的一些認識還是能說到一起的。交談中,阿姨同修說了一句話:「你發現沒有,每次當你說話的時候,總是說的時間過長,其他同修就不說話了。」這一句話觸動了我。我開始冷靜的思考我修煉這些年的表現。因為覺的自己法學的不錯,一直以來又和很多同修在交流中大家都認為有受益的地方。在邪惡迫害的環境下,要做的事情總想達到一個更好的效果。所以形成了愛說別人,愛給人指出缺點,並且認為聲音大一些是為了讓對方加深印象,儘快去掉執著,總有一種覺的自己的認識和想法是對的,突出了自我。因為在這些年的整體配合中覺的自己的想法確實起了作用。於是就有意無意的願意按自己的思路、思維和想法去左右和指導別人。此時我開始更多的學法,我感覺到了自己的問題:

一是從宏觀上在意識中想左右我們這個整體,按自己的意願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認為自己的認識正確,認為這就是助師正法;

二是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嚴格要求自己,對於不涉及別人的事情卻沒有時時刻刻的嚴格要求自己,而涉及到他人的事情往往會嚴格要求,其實這裏邊隱藏著很強的虛榮心、愛面子的因素;

三是當看到別人的不足時,認為這麼點執著、這麼多年了都去不掉,恨鐵不成鋼,想拔苗助長,達到對方想要的結果,這是急於求成改變別人,卻不先想自己哪裏不對;

四是在高聲說話的爭執和爭吵中,還是想壓倒對方,認為自己的認識是對的,把事情的對錯看得重要了,而沒有顧及對方的感受,沒有更多的想到對方也是修煉的人,既是修煉就要通過對大法的認識自己提高上來才是他(她)該走的路。

一向內找,發現愛說別人與高聲說話的背後包含了黨文化的因素、爭鬥心,虛榮心,執著自我,左右別人,不慈悲、不平和、沒有考慮別人的感受,更多的是只顧自己的表達。修的是真善忍、是慈悲,是境界的提升。找到了這些,心裏頓時輕鬆了許多,覺的心頭有塊東西漸漸消失了。有一種寬廣敞亮的感覺,從此以後我要變的平和,讓周圍的人和事不再使自己的心容易被觸動,我漸漸的體會到了與世無爭的感覺。表現上也是變的越來越平和。於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在手心裏寫下了五個字:少說、低音、忍。每天拿筆描一遍。時時提醒我自己。

作為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大家都是平等的,應該平和的相處,即使有矛盾也是正常的。那就應該及時向內找,不要拖得太久。我們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各自對照大法從中正悟法理,結合自己平時遇到的問題修好自己,在整體配合中更多的救人,完成我們的使命,兌現我們當初的誓約。不能讓師父失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