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身體和心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

七天,所有的病都好了

二零零五年冬,因心臟病、風濕病、子宮瘤、嚴重的腎炎,全身腫的像水鈴鐺,我只能躺在病床上。

房東大姐來我家裏要房租,看我躺在床上起不來,就問我得了甚麼病,我說腎炎,四個加號。她說,你煉法輪功吧。我說能煉嗎?她說能,我就抱著試一試的心說,我煉!

我想起,我家放著三位法輪功學員的箱子,那時雖然未修煉,但知道她們是好人,就幫她們存放東西。在我家放箱子的一位弟弟說,這裏有書,你要看,就從裏面拿。我就讓丈夫拿下來,看看有甚麼書,丈夫說有本《轉法輪》

我拿來翻開,第一頁就看見師父照片,再翻一頁就是《論語》,我一看就被打動了,這不是佛法嗎!以前我就信佛,我決定學這本書。學到第三講師父講附體,就讓丈夫把家裏以前供的狐黃白柳全燒了。

房東大姐又來了,說我:「你怎麼躺著看書呢?」我說起不來呀。她說,躺著學法對師父對法不敬。我就讓丈夫把我扶起來,靠著牆坐著,從那以後,再沒躺著看書,第二天就能下地了,接著就跟大姐煉功,七天身體痊癒。

全家人支持我學大法

我病好後,全家人都支持我學法輪大法,丈夫偶爾也跟我一起看書、煉功,多年的腎結石也好了。

兒子技校畢業,原本在鍋爐廠上班,零八年跟工廠去了日本工作。

女兒零七年考上大學,是班裏的班長,學生會的幹部。在開班會的時候,老師問:誰有信仰?女兒舉手說:我信法輪功。那時正是迫害比較嚴重的時期,老師也沒說甚麼,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其實女兒並沒有真正修煉,就是看我身體好了,也相信大法和大法師父。女兒生病了也不吃藥,回家就和我一起學法,第二天就好。

她們學校有兩個入黨名額。一次週末,女兒回來跟我說得入黨,我說不能入。她說,我入了,你再幫我退了,我說不行,你明白真相了還要入,這是明知故犯。一天,老師打電話到了丈夫那裏,說別耽誤孩子前途,讓入黨。丈夫說不管,問她媽媽。回來跟我說這事,我就對老師發正念。週末女兒回家說不入了。

平時女兒帶回來同學,就讓我給講真相,她在一旁幫忙說:「聽我媽的,退了吧! 」女兒畢業後,也找到了一份好工作。雖然我的家人都沒真正走入修煉,但他們都認同大法,並在大法中受益了。

去妒嫉心、怨恨心

一天,同修打電話說,有件衣服要給我。原來是大姐同修給她拿去兩件衣服,小的給她,大的給我,讓我去她家取。因為我幹活沒時間,在電話裏也沒說甚麼。平時我沒少給大姐同修衣服、鞋,都給她送到家裏。她離我家近,給件衣服卻送別人家去了。

放下電話,我心裏這個不平啊,怨大姐跟她走的更近,對她比對我好,要送也得先送我家啊,越想越氣。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過去大家可能聽說過,阿彌陀佛講帶業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點,小來小去的帶業往生,再修煉,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絕對不行。」[1]

我就靜下心來向內找,這是對同修的妒嫉心,對大姐的怨恨心,也有爭鬥心。事後,我與她們交流了這件事,並向她們道了歉。

去色慾心

我做家政工作。有一天接了一個電話,說他家要擦玻璃,一問是我們小區的,還是一棟樓的,談好了價錢,我就去了。我邊擦玻璃邊講真相,他倆明白了真相,並化名做了三退。

那位大哥很熱情,我擦玻璃,他就收拾屋子,收拾完屋子,就幫我擦玻璃,又給我買水。幹完活,我回家了,卻忘了他倆誰是黨員,誰是團員。晚上大哥打電話,說要請我吃飯,我說我吃過了,他問上我家坐坐行不行。我想正好問問他倆誰是團員誰是黨員,就讓他來了。

他來了,就說要跟我交「朋友」,我當時就警覺了,想起了關於色慾心的法,還想到了師父講的:「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我得按真、善、忍做人,我不能生氣,要心平氣和向內找。我就問他家庭不幸福嗎?他說他妻子每天不是吵就是罵。

我想起在他家幹活時,他妻子也罵他沒幹好活。我就給他講,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也許她對你脾氣不好是你前世欠她的。你有你的妻子,我有我的丈夫,這是符合真、善、忍。我要和你在一起,就不符合真、善、忍。他說,我看你總是樂呵呵的,一定是個好人。

這時我家正放著新唐人電視台的《某某評論》。我問他看過嗎,他說從來沒看過,說講的真好,這回他知道怎麼做人了,起來就要走。我就問他誰是黨員,他說他是,並用真名退了。這個生命真的得救了。他走時一再說對不起。

送走他,我繼續向內找,這不是色慾心引來的嗎?嘴上說放下了,但內心還沒真正修去。於是我發正念徹底清除我空間場的色慾敗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