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在行業中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從一九九五年開始接觸大法,起初對法理懵懵懂懂,就是知道好,雖然周圍誘惑很多,但是一直堅持跟家人一起煉,參加各種洪法活動,免費教功,積極參加辦九天班,帶動新學員走進來,風雨不誤跟大家學法煉功,周圍的同學朋友也都紛紛開始走入修煉。

二十多年來,從開始的精進,到被迫害後,放棄自我流於常人,到後來在師父的指引下,從新走回修煉,各種坎坷痛悔,以及走回來之後的激動喜悅,令我每每回憶往事,都倍感師父的洪大慈悲,宇宙佛法的浩瀚無垠。

一、人生改變

得法前,我是一個患得患失的人,家庭條件一般,希望通過努力學習科學改變命運。從小到大,表面看來聽老師的話,學習成績優異,但是心裏充滿對成功的渴望,對其他學習好的同學妒嫉心很重。在學校那麼多年,內心深藏著明爭暗鬥的惡念,真是「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一旦沒有達到自己想得到的,就忿忿不平,接下來的努力就變成要追求超越對手的自我滿足。

剛得法後,雖然對法理解不深,但漸漸明白了人生路自有神來安排的道理,開始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放下苦苦爭鬥的心,人也變的隨和。心中有法,總是感覺愉悅豁達,做事不執著結果,反而學習成績越來越好。後來無論是考大學,讀研究生,找工作,我深信師父會給我安排最好的,頭腦中完全沒有任何概念去做所謂的人生規劃或者奮鬥目標,就是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結果就出現了一系列常人都羨慕不來的莫名其妙的進入好大學,頂尖專業,高薪工作,甚至國外知名大學的通知書。後來我才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我未來救人做好了鋪墊。

二、面臨選擇

一九九九年七月,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鋪天蓋地而來,一時間,以前對大法抱有正面態度的人,或者跟著中共邪黨走向反面,或者雖對大法弟子同情但卻選擇緘口不言,擔心受株連。當時我正面臨大學畢業,作為學生會副主席和邪黨黨員的我,被大學邪黨書記約談,讓我在法輪大法和邪黨之間做出選擇。學校對我的家人也是威逼利誘,如果我繼續選擇大法,就面臨被開除或者逮捕的結局。

當時感覺天都塌下來了,無所適從。很遺憾的是,當時我在大法和個人利益之間,做了一生中最為令我痛苦的選擇,寫了所謂「保證書」,還被逼在學校同學和教授面前反省。當時的心情極其壓抑,整天好像胸中壓著大石,既有對大法受迫害的不解,也有對自己做出錯誤決定的深深痛悔,覺的沒有臉再面對師父和大法,再也沒有希望了。

就在我覺的師父已經放棄我的時候,出現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神奇事。當時很多大學同學在校外租房,準備考研,我也跟著住在校外。有一天,用加熱器燒開水的時候,不知道暖瓶裏其實沒有水(一定要確認暖瓶裏有水,再把加熱器插入暖瓶)。加熱一段時間,聽到暖瓶裏有異響,就把加熱器拿出來看看怎麼回事,結果乾燒的滾燙的加熱器遇冷爆炸,裏面的玻璃砂炸的我滿臉滿眼都是。雖然炸到,但是沒有覺的疼,用僅剩的視力對著鏡子一看,自己像個麻子一樣,玻璃砂打進臉部肌肉裏,眼球上也是砂子密布。

當時被同學送去醫院,把臉上和眼睛裏的砂子處理完畢,眼睛被密密的包上紗布。回到家裏,家人鼓勵我多學法,用修煉人的態度來對待。當時我很迷茫,初期修煉時,知道身體不舒服是消業,師父在管,可是自己做了那麼大的錯事,師父還能管我嗎?心裏不穩定,有一天我偷偷跑到街上,往醫院走去,走幾步走回來,再走幾步,又走回來,內心掙扎,最後心一橫,說我就信師父信大法了,回來後不長時間,全都好了。萬分感謝師尊慈悲救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後來我上網做了聲明,宣布「保證書」作廢,並實名退出中共邪黨組織。

三、陷迷途 再知返

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放棄修煉的,但是由於社會壓力太大,怕心很重,雖然還在學法,也偶爾出去做三件事,但是非常不精進。有時多學法,狀態好一點,有時又被周圍壓力所擾,起伏很大,不能堅持。一個偶然的機會申請出國讀書,在國外沒有了家人同修的督促,更是徹底放縱自己,完全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了,期間更是犯下了連人字都不如的色心泛濫的事,身體處於病業狀態中。

後來遇到現在的太太,直到把太太也帶入修煉的門,我意識到自己不能再沉淪下去了,不然不僅自己修不成,我不努力精進。可能會給太太帶來不好的影響,結果讓另外一個可以修煉的人也不能走正。我下決心從新擺正自己的位置,正式走回大法修煉之路,還要帶動家人一同修煉。

後來我也悟到,現在的太太就是當初一起跟師父下走之時約定來一起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是師父用自己巨大的承受,又一次把我從舊勢力的致命安排中拽了出來。雖然狀態還有波動,但是我們夫妻倆互相鼓勵做三件事,走到今天。

四、過名利關

師父說:「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他覺的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甚麼目標。」[2]每次讀書到這裏都覺的說我做的挺好,雖然不能說完全對名利不動心,但是心放的很淡。

結果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在國外讀書畢業後,進入金融系統工作,有時在公司裏寫電子郵件要抄送老闆的時候,總在想:「我做的這麼好會不會給我升職加薪?郵件裏有沒有突出表現我的能力?」經常是郵件反覆修改措辭,很是累心。同時巧的是換了幾次頂頭上司,都是那種我看不上的人,工作沒有做多少,薪水偏偏拿的多。就這樣幾年下來,一到年底評價業績拿到獎金不多的時候就抱著怨氣,悶悶不樂,一邊讀師父的法想要放棄這強烈的執著,一邊又生氣公司對我的付出沒有給予相應的回報;一邊想修佛,一邊抓住人的東西不放,心裏很痛苦,猶如我的生死關。

有一天,我心想我為甚麼這麼多年這個利益之心這麼重啊,怎麼想放就放不下呢?突然間我又想到,我真的有「想要放下」嗎,沒有,我只是嘴上說放下,其實心裏還是覺的利益那個東西好,一想到錢多心裏就暗暗的美滋滋的,沒有明白其實利益之心很骯髒,沒有剜心透骨要放下的決心。師父讓我做的工作薪水已經遠遠超出平均收入水平,除了基本生活保障,其餘都是讓我利用來更好的做救人項目,都是大法資源。

明白了這個理,我突然覺的好像心中有個執著的物質不見了,師父給拿掉了。從此在公司裏面做事能夠順其自然,根本不去計較得失了,寫電子郵件的時候,不但不會再鑽在人心裏面去措辭,反而言簡意賅,寫完後自己讀一遍,凡是在顯示自己,怕傷害自己,自我保護的心下帶來的字句都要刪除,客觀的就事論事。一顆困擾我那麼久的心終於去掉了。

五、練技能 在行業中救人

在國外工作基本都是用英語,接觸的人大多數是高收入高階層的外國人和少數中國人,公司一共幾千人,就我平時工作能接觸到的都有上百人。師父安排我做的工作時間比較靈活,很多時候是用講話來做工作,我就利用一切跟同事溝通的機會講真相

聊工作之餘,我就從法輪功基本真相講起,延伸到共產邪黨迫害大法的原因和手段,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實,以及善惡有報的天理,包括中共邪黨利用表面的經濟繁榮來壟斷資源,繼續在中國實施殘忍的鎮壓,矇騙國際社會。基本上聽到的同事都感到很震驚,表示要去網上查看更多的信息,然後分享給家人和朋友。有一次我給一個中國同事講真相做三退,聽完後她哭了,為大法弟子感到難過,連說感謝我的分享。

我在出國前沒有認真學習過英文,出國後為了要用英文寫論文,被逼無奈下功夫補英文,恰巧為之後用英文講真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有時候很明顯的感覺到當我在一段時間正念很足的時候,英文莫名其妙的說的很流利,變的好像是我的母語一樣,講真相時甚至都不知道怎麼就能說出很多我平時都不會用的英文表達方式,能夠更加完整透徹的表達我的意思。我知道是我的心到位了,師父就賜給了我智慧,加持我的能力更好的救眾生。

為了鍛煉我的英文,我也注重去看英文明慧網,把講真相用到的一些專用詞彙和短語記下來,慢慢讓我講的細節更準確。平時也著重看一些商務英文報紙雜誌,學習主流英文的用語技巧,應用到我每天的講真相中。現在我用英文講真相已經非常得心應手,遇到甚麼人馬上能夠知道應該用甚麼角度去切入,甚至配合對方的口音和語言習慣,智慧的講,讓對方能更容易的接受。我的語言能力是師父讓我來救人的法器,我做不好還不行呢。

師父既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這方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那我在這個公司就不是偶然。既有機會在這個金融圈子的物慾橫流中暴露出自己的利益爭鬥心來提高心性,也可以把大法弟子正的因素帶入公司業務中,用自己的影響力歸正所有不正的作為,同時也有機會救度有緣的眾生。

我暗暗發誓,我來了就是要救人的,我努力接觸所有可以用工作關係接觸到的人,即使表面上跟我的工作沒有直接關係的我也要創造條件來接觸,目地就是為了讓他們清楚真相。中間我還奇怪為甚麼公司的實習生像走馬燈一樣的更換,周圍同事也頻繁換工作又不斷有新同事加入,表面上看常人都覺的公司近幾年業績不好留不住人,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利用來安排有緣人聽真相。

有時我狀態不好,或者覺的反正今天講明天講都無所謂的時候,就發生有的同事還沒講到就突然離開公司了,甚至突然得重病離世,震驚之餘我決心一定要抓緊時間快講,不能在我身邊再被舊勢力拖走本來可以得救的人。直到我離開這家公司,基本上我所有接觸到的人都已經明白了真相,中國人也大多做了三退。遺憾還有很多,因為還是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錯過了,我決心吸取教訓在下一家公司做的更好。

結語

我得法二十多年,刨去中間反覆重重的往下掉的過程,幾次爬起來再下決心走入整體做三件事,我不知道自己真修的時間到底有多少。每次關過不去,尤其是利益和色關過的不好的時候總是捶胸頓足,恨自己意志為甚麼這麼薄弱。沒有師尊多年的慈悲相護,我是根本走不過來的。

通過反覆學習師父的講法,我明白了舊勢力就是細緻的安排這方面的所謂考驗,在層層下走中加強了我在這些方面的物質。既然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本身,也讓我們不要去想那些做的不好的過去,要趕快爬起來精進不怠,那我就把自己當作一個新學員,紮紮實實的把師父的每一篇講法讀到心裏,開始靜心學法背法。漸漸的覺的去執著容易了,也能夠把向內找這個法寶變成習慣,再大的事情都努力用正念思考問題。

無論前面的路還有多長,我就是要突破一切障礙自己不能精進的物質,脫離舊宇宙的層層桎梏,主動同化大法,把所有精力放在做好三件事上,不辜負眾生的期望,在這最後的衝刺階段向師父交一份滿意的答卷。師父您放心,我一定能行!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