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他真的在幫助我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二零一六年結婚的青年大法弟子,丈夫未修煉大法。師尊曾在夢中點化,我與他的過去世曾是一對夫妻,那世我對他和他的家族有大恩。我想他或許是來報恩的。同時他一定是知道我這一世能夠得法,期盼著我對他仍然能夠像那世一樣,無論他迷得多深,都會用法喚醒他、把法帶給他。

從相識以來,丈夫就對我很好,在人世間的理當中,表現出對我感情很深厚,我們能吃到一塊、說到一塊、認識到一塊。但是結婚以後,我們之間大變樣,開始爭吵不斷,在人中表現就是兩個生活習慣不同的人組建了新家庭有個磨合期、需要相互適應。那段時間我總是在與丈夫的心性摩擦中磕磕絆絆,吃飯、上廁所都可能吵架,有時候一句話說不對就會爭吵,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丈夫比我大了好幾歲,我總覺的男人結了婚後,該有個變化,尤其已經過了而立之年,應該更有責任感,更有擔當啊。可是他一點兒沒變,還是照常上班工作、下班打球、喝酒、玩手機,合夥的買賣由於投資人有私心藏私錢,他也是一籌莫展。

男人撐起一個家庭,不管日子過得鬆緊,婚後最起碼應該比以前更知道心疼父母,時常回家幫父母幹幹活盡盡孝,可他從不。我公婆也照樣寵著他,啥活也不讓他幹,恨不得天天給他們兒子做大魚大肉讓他回去吃。我出差,他回父母家住。公婆早上照樣捨不得叫兒子起床上班,他依舊吃不上早飯,著急忙慌趕到單位。我真是樣樣看不慣,一想就來氣。他一在家犯懶、擺出一副不思進取的樣子,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憋不住想訓斥他。

他家庭條件一般,可他父母總想和我優越的家庭去比,處處表現出一副家底兒很厚的樣子,其實是怕我們瞧不起而又死要面子。我婆婆明明去年花六千元買個貂皮大衣,我和丈夫回去吃飯時,還特意拿出來給我顯示有多合適多好看,讓我認可,或許由於我心裏真沒拿她那東西當好玩意兒,因而態度或者表情眼神不經意有所流露了,她從來沒在我面前穿過那件衣服,回頭私底下跟我母親說,她花一萬二買的。我聽了以後,真的開始打心眼兒裏瞧不起她,覺的婆婆太虛偽,顯示心、妒嫉心、對名對錢看重的心太污穢。而且我修煉這麼多年,從牙還沒換完,就做了師父的小弟子,對如此與「真」相悖的事,從內心裏十分厭惡。

幾個月以來的心性摩擦中,我發現自己的邪黨文化很重,總是要求對方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事,完全一副邪黨「管天、管地、管人、還要管人的思想」的變異思想和變異行為。而且公婆表現出的種種我看不慣的東西,也恰恰反映出了我還有爭鬥心、顯示心、高高在上、瞧不起人、也重名等等許多方面的心沒有去。我知道是我自己的表現才導致了公婆處處強要面子,他們越這樣,我就越看不順眼,惡性循環,不在法上修自己,已經偏離了法的要求太遠太遠,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得向內找,可一顆心仍然是憤憤不平,層次提高的很慢。

結婚後,我與先生雖然分開休息,但是心性關過的並不順利,早上晨煉也起不來,我決定回母親(同修)家住幾天,希望在大法弟子集體的環境中促使自己精進起來,多學法、多交流、多向內找,真正在法上提高。師尊看我有想精進的心,再一次慈悲點化給我一個夢。

夢境中我爬山,已馬上到了山頂,(剛修煉的時候我夢見過和母親還有另一位同修,我們三人一起爬山,誰先上去,就回過手拉一把下面的人,一起往上爬),可是這最後的山路已經不比從前,山上結了一層晶瑩的薄冰,根本沒有站手立腳的地方,而且山體都是九十度垂直的,直上直下,用人的眼睛看根本不可能有人爬得上去。山體的兩側還有像格尺一樣的刻度,我知道那是衡量我們修煉人心性的尺度。我仰頭看著這山體無計可施。這時我發現我的先生也在這,他彎著腰弓著身子伏在下面,讓我踩著他的身體往上攀,我踩著他的後背,再踩上他的肩膀,他趔趔趄趄萬分艱難的站起身子,雙手使出渾身力氣,咬緊牙關,將我向上托,讓我能夠往山上爬,可這時候,我的主觀思想卻沒有反應,手腳不往上抓,也不蹬,自己根本沒有往上爬的意願,而他也在一次次的托舉中,快要耗盡所有的力氣。意念中,我能讀到他的思想,那是無比堅定的一念:就算用盡我最後的一絲力氣也要將她(指我)送到山頂,就算以付出我生命為代價、犧牲掉我的一切,也要幫她爬上去,幫她達成所願!我被這無私的、為他的一念震撼了,猛然清醒了,踩著他,三步併作兩步沖到了山頂!這時晨煉的鬧鐘響了。

無法用人的語言來形容我當時的感受,夢中的那一幕仍在腦海裏盤旋,至今依然清晰。夢裏先生為了幫我修煉上去,甘願犧牲掉自己,而我卻因為人中的夫妻矛盾埋怨他、氣恨他、想通過對他不好來報復他,甚至想過等我修好飛走了以後,永遠不再理他,甚麼恩不恩的,我統統不記了,只要他再也氣不著我,搆不著我。這些真的太不符合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了。我還拿師父曾經的點化當作他即是來報恩的,就一定會對我好,會在婚姻生活中呵護我、保護我,這些完全都是人的想法,而當他開始幫我暴露出自己各種各樣隱藏很深的執著心之後,我就開始以人的情來衡量這一切,將一個修煉人的正念拋在了腦後。非要到師尊看到我不悟,再一次慈悲點化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時,才能悟道。

在人中對我好,那並不是真正的好;他幫助我修煉,讓我能夠在法上提高、修去最後這人中的情與執著,才是真正的對我好,這才是真正的報恩吶!師父啊,弟子愚鈍,弟子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