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向內找 體悟修煉的內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近期自己修煉中有一些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放下「瞧不起」別人的心,不用觀念看人

一直以來,我們家雖然都是同修,可是家庭矛盾不斷。每次出現矛盾時,我都以對方人心太多,學法不得法造成的矛盾為藉口,把這個本應該修煉提高的機會錯過去了。沒有向內找自己的問題,致使矛盾越來越尖銳。最後我只好守住心性,不去在矛盾中計較爭辯。可是矛盾仍然出現。我很苦惱。

一段時間,我認真學法,師父點悟我要珍惜這種同修之間的緣份。那時我似乎明白了,下決心不再用觀念看待家人同修,同修能在大法中走到今天都是了不起的!

那段時間,家人同修再怎麼表現的不在法上,我都不動心,還是守住自己的善念。我心想「舊勢力你操控家人同修的人心在我面前表現,還想讓我進入用觀念看待同修的怪圈中去,製造心裏間隔,休想!」我還是沒有向內找。結果舊勢力操控家人同修的幾次表演後,我就守不住善念了,又回到了用觀念看待家人同修的怪圈中去了,不能自拔。家庭的矛盾也越來越烈。

可能師父看我實在不悟,就借助一名同修的嘴說我有一顆高高在上、瞧不起別人的心。我聽後找自己,才發現這顆隱藏的執著心。這顆心在與常人交往中,它就隱藏起來,表現的很謙虛,給許多常人的感覺我這個人很謙卑,沒有甚麼架子。可是它在修煉中就表現的比較強烈,強烈到我自己都意識不到。它的最明顯的表現就是總是盯著同修的不足,然後拿同修的不足與自己做的好的地方比較,從而產生一種高高在上的滿足感。我找到這顆心後,下決心修掉它,可能師父看到我有這個修煉的願望,把這個心給拿掉了。這時,我無論看到家人同修再有甚麼表現,我都不會產生觀念,只是找自己,不會再被表象迷惑。這時一切矛盾都煙消雲散了,原來都是自己的這顆人心造成的。

二、找到「推責任」維護自我的心

今天,妻子同修打印完三本《明慧週刊》與兩本《正見週刊》,就去學校接孩子了。我拿來一本《明慧週刊》正在看,這時岳母同修過來問我,這週的週刊打印了嗎?我指著桌子說:在桌子上。岳母拿了一本出去了,不一會就回來了,她手裏拿著一本《正見週刊》,問我說:你這打的哪是《明慧週刊》?我立刻回答說:這不是我打印的,《明慧週刊》不在桌子上嗎?岳母拿了一本《明慧週刊》走了。

我開始靜下心來找自己,我看到自己剛才的內心表現:我怕被埋怨!

我的第一念是想到:推責任!維護自我。這顆心反應的非常迅速,甚至把解釋問題的想法都放在最後。正是這種心,使我在很多證實法的問題上不敢承擔責任,這是我不能突破目前消沉狀態的一個原因。一個不敢承擔責任的生命怎麼兌現自己的誓約?而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著巨大的責任與使命的。

三、找到利用別人修的心,體會法中修的內涵洪大

長期以來,我與妻子在夫妻情上一直修不掉,我一直苦惱。妻子一直對我表現非常親近。我由開始的「煩」到最後的「怕」,一直走不出來,我一直以為是她學法跟不上,修煉層次造成的。

我今天靜下心來查找自己的心理過程。剛開始,我認為她對我的情太重,影響我修煉,我對她表現出心裏不耐煩,後來發現這是怕別人干擾自己修煉的私心。我想:我為甚麼要怕呢?這不是又形成了一個怕執著的執著嗎!後來我就不再怕妻子的這種情的表現了。這有甚麼可怕的,就像做大買賣的修煉一樣,你天天手數著幾萬幾萬的錢,你心裏沒有,不就行了嗎!真正修煉是修這顆心!

後來我又轉念一想:妻子對我的情的表現不是幫助我修嗎!我只要不動心,就達到標準了。但是每次妻子對我表現情很重時,我不動心後,給她帶來的是不高興與痛苦。我一直很困惑,總感到大法修煉是不應該給對方造成痛苦的,不應該這樣修啊!我又找不到原因,我很苦惱。這時「幫我修」這幾個字一下打入我的大腦,我看到在這幾個字的背後隱藏的一個我一直意識不到的心,那就是利用別人幫自己提高的極端自私的心。舊勢力不就是這種思維嗎?利用一部份眾生為代價,保護它們自己。原來自己一直沒有跳出舊勢力為私為我的變異的個人修煉的思維,這太可怕了!

我認識到這一點後,對師父給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煉有了全新的認識。我們的修煉不是自私的,我們的修煉是要考慮到別人,我們的修煉的基點就是為他的,當我們真正放下人心執著,言行能夠證實大法,那麼周圍的人所感受的就應該是大法的神聖和美好,而不是痛苦。我們的修煉是我們所連帶的一切龐大無比的宇宙體系與生命同化大法,我體會到一種洪大的在大法中修煉的內涵,我對在法中修有了新的認識,真正的在法中修的內涵洪大而慈悲,是對生命的珍惜與救度,是生命在真正圓容師父所要,在為未來的圓容不破的努力做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