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中過關的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看見同修在家庭的矛盾中如何提高心性的交流文章,很多談的是大法弟子與不修煉的家庭成員之間的矛盾,而我今天要談的是家人(矛盾的那一方)也是修煉人的這種家庭中過關的體會。

我修煉大法後,曾一度想不結婚了,保持清淨的修煉狀態。只是後來的一些變化,我和一位剛從牢獄中走出來的老學員結婚了。原本我個人想的是,倆個修煉人在一起,應該相互鼓勵,共同精進,矛盾應該很少很少。可是生活中的矛盾卻讓一路平坦修煉過來(除一九九九年中共對大法的非法迫害帶來的多方面的騷擾及干擾外)的我,經歷了很多直接衝擊心性的考驗。

我習慣了家庭中的相互尊重禮貌,而丈夫同修所表現的卻是大相徑庭。生活習慣,衛生狀況,言談禮儀等相距很遠。從人的角度講,這樣的兩種人很難生活長久,結婚不久,丈夫同修的這些問題就讓我難以忍受,尤其是他無常怪異的急躁脾氣。

在正法修煉中遇到的很多不同形式的干擾與迫害,我都能盡力做好,都走過來了;而面對家庭的這種變相的干擾卻讓我消沉下來。我們間關於大法修煉的交流,總是我主動談及。我難以理解與容忍他不精進的修煉狀態。正常的交流中,他也不會有耐心和溫和的語氣,常常是一言不對他的口味就高聲的橫加指責,常常讓我心裏很受傷。在公共場所,他也會常常不顧及一切的表現出脾氣暴躁的種種,甚至會故意用極端的方式消耗我的忍耐力來迎合他自己的特立獨行的習慣。所以,漸漸的,我極少和他一起出去做事情,也極少有其他同修知道我們倆結婚的事情。

丈夫的家人兩手空空的把他推給了我,他的一切生活起居費用由我來買單,而他卻每天衝我吼叫,嶄新的家也隨處可見被他不高興或者是隨意的損毀留下的痕跡,更甚者,他還因為我對他的不滿動手打過我,這樣的婚姻生活我難以平衡。

丈夫在一家同修夫妻經營的公司工作,也由於他自己的部份因素導致同修忍受不了斷然的把他辭退,從而他一直在家閒著。

我甚至一度認定自己被邪惡鑽了空子,才有這場婚姻演化而來的干擾!這場婚姻慢慢消耗著我侵蝕著我前行的動力,心情鬱悶。當然師父講法中講過:「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1]可是師父還講過「這麼大的事當然我不認可舊勢力也不敢為」[2]的法理,我怎麼就會被帶動呢?而默認了這種干擾呢?在最高之處有偉大的師父在掌控,是我在修煉中境界沒有提升上來啊。

修煉中沒有坦途,坦途也不會是真正的修煉。其實呢,在家庭環境的修煉中,確實也能真實的反映出一名修煉人的不被掩飾的種種表現。修煉的雙方都期待另一方的改變,從而加重了間隔。而我在開始的時候,也經常沒有守住心性和他形成負面的對立情緒,可每次過後,我都很慚愧自己的修煉狀態─一直認為這些事情都從表面上修掉了,可是很多執著心一直都還在。為自己修煉上的不足讓師父操心而落淚。忍的很難受的時候,總會想起神韻晚會中熟悉的歌曲,想起我們是師父的弟子,都要做好。我們都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修煉者,有不足是正常的,但我們都始終如一的堅信堅修大法!我一定能看淡它,衝破這種干擾帶來的陰霾。

三個月的時間內,我學了師父的全部講法,內心無限感激恩師的洪大慈悲。在浩瀚的宇宙大法中,這些事情,簡直太小太小,微不足道。修煉中向內找是法要求的,自己有利益之心,看不起別人之心,還有不平衡的心,有愛面子的虛榮心,這哪能行啊?同修的表現看起來不好,可是如果我的修煉真的很精進,他是不是就會被好的環境帶動呢?終究還是自己沒有修到師父安排該到的位置,麻煩都是針對自己的人心的。試想一下,對於眾生,師父都是慈悲的一視同仁的。我有分別心,如果我們自己的世界中就有這樣的生命,難道我們就給他清出去,直接不要了嗎?不會的,所以我們感謝有這樣的機會,圓滿自己的世界。

有時,我偶爾聽到學法小組中有夫妻同修之間的一些矛盾,我就想到了自己的這種經歷,這種生活魔煉了四年後,我現在真的能默默不太計較了。儘管丈夫的那些習慣還存在,但是我心裏很坦然,也會默默在理解他的同時在不斷的容化掉自己冒出的負面的厭煩的思想,多看他的長處,少看他的不好處,在不斷的魔煉中,自然形成了看待諸多的事情都用寬容、善良、容忍的心態對待,很多尖銳矛盾的衝擊真如微風拂面一樣沒有心動的想法。真正提高上來的狀態是,對待一切和自己的理解與想法互相衝撞的事情,能夠冷靜的站在對方的角度來理解權衡問題。

修煉是有安排的,決不是按照自己的主觀意願來的,我們修成的世界中該有的師父都會無漏的給予,而成就他就需要在實踐中踏踏實實的走出來。我對丈夫同修說,我很感謝我們的婚姻,真的成就了很多,沒有它,在安逸心的帶動下做著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追求著一團和氣,很難真正的提高!而大法弟子夫妻之間的這種緣,不論以何種因素締結,既然同修一部大法,就要好好珍惜,攜手同行。同修間的交流,從法理上的理悟能相互提醒,而真心為他的無私無我的表現卻讓彼此銘記。學法小組,大家在一起切磋交流是師父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對於同修間沒有認識到的包括自身的黨文化的一切行為和做法,應該及時提醒,去掉。而在這種實踐中,看似偶然的小事,其中蘊涵著要修煉提升的因素及整體師父安排的機制。

跟上師父的正法要求,在不斷做好三件事的同時,真心的放下自我,和同修共同精進。對修煉中沒有認識到自己問題的同修,要善意交流和鼓勵,而不能自顧自己的,這是很私心的表現。而我在做好修好自己的同時,善意的幫助同修趕快一起學法提高上來。隨著我自己的改變,丈夫同修也在不斷的精進。我們之間的所謂矛盾,很多在笑談中就直接化解了。

在最後剩下不多的修煉時間中,鼓勵自己,堅持不懈,做好三件事,最大限度的放下為私為我的私念,和同修共同提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