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提高 夫妻二十年冤怨善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近二十年的修煉中,大大小小的關難經過不少,無論是因修煉大法被非法關押,被別人冷嘲熱諷,我從不動心。在這條路上,曾讓我最心痛、最難過和落淚的就是對丈夫的怨和恨。

一、努力放下怨恨心

我們的婚姻是父親經熟人介紹,是給姐姐找的對像,但我的年齡合適,爸媽就讓我相親定下親事。也許年齡還小(剛滿十九歲),爸媽說行就行了,但我們沒有感情基礎,結婚後也沒有共同語言。我又看到他只知道吃喝玩樂,心裏就看不上他,不久就開始吵架。

半年後,我突然患了重病,丈夫不聞不問,我就開始對他怨恨。後來又聽說他在外面謊稱沒結婚找了女人。這心裏一下就受不了,當時我已經懷孕六個多月了。媽媽勸我不要離婚,等孩子生下來再說。自己心裏也捨不得,就這樣沒提,盼望著他能回心轉意。

孩子出生了,我全部精力投入在孩子身上,希望以此緩解我的痛苦,丈夫在外面幹甚麼我不聞不問。孩子不到一週歲我喜得大法,學法煉功時間不長我疾病全消,心裏說不出的高興,心想我可有路了,每天抱著孩子學法煉功。

有一天,我正在煉功孩子醒了非讓我抱他,我說一會兒抱,孩子抱著我大腿哭,丈夫從床上起來,從錄音機裏拿出磁帶給摔了,我一下就急了,心想你對我怎麼樣都可以,決不許動我大法的一點東西。我們吵了起來,動起了手,我非常恨他,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幫幫弟子吧,我怎麼樣做才能不恨他。師父告訴我們:「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1],心想那就好好修,我一定要跟師父回家,忘掉丈夫的一切!

就這樣我把怨恨埋在心裏,心想我得大法了,有沒有你這個人無所謂,大法就是我的一切。我開始了天天學法背法,心裏很高興,自己覺的終於放下了對丈夫的怨和恨。這是第一次放下,其實背後是為私為我的心。

二、在痛苦的掙扎中第一次向內找自己的根本執著

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我放下一切進京上訪,為師父討回公道,被綁架送回本市看守所。

我從看守所回家後,丈夫家裏人讓他離婚,他不肯離。那些狐朋狗友天天找他花天酒地。我忍在心裏,當時的忍是含淚而忍。我想:我只要大法,甚麼也不要,他愛幹甚麼幹甚麼。我天天看書學法,他一看我又煉功學法急了,說:再看全給你撕了!我說:書沒了我也沒了!那天我媽正在我家,聽我這樣說,我媽就急了,對他說:我女兒出事,我跟你玩兒命!他一聽就說:要想煉離開我家!於是他就找車,我帶上所有大法書回了娘家。過了好長時間他家來信讓我回去。我回來後,他不再管我了。

有一天晚上他要出去,我問他去哪,他說你管不著!我說問問不可以嗎?他上來就打我,一拳打在太陽穴上,我一下摔倒,天旋地轉,我爬起來他上來又打我一拳,我又起來他把我又打倒。孩子嚇壞了,一邊哭一邊打自己鼻子,從那天起,孩子鼻子總愛出血,我感覺他的人性到了最低點。一天早晨他又發瘋似的拿起師父的法像摔碎了,玻璃把師父法像劃了一道白印。我一下就哭了,怨恨、心痛的突然昏倒動不了,看我這樣他也害怕了,從那以後我做甚麼他也不管我了。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也開始了講真相、救眾生。我開始成立小資料點,我白天看店晚上發資料。我把電腦、打印機搬到店裏做。我們那條街的所有生意店,都知道我煉法輪功,都看到過我做資料,我沒有怕心,我連想都沒想過有沒有危險,會不會出事,十幾年來,在師父的呵護下一路走過來,沒有發生過任何差錯。就這樣,我感覺自己活得充實,忘掉所有的煩惱。其實當時就把做事當成修。

有一天,有人告訴我,我在看守所那段時間,丈夫經常把一個女人帶回家。這一下又勾起了我那顆最怕碰的心,走過來這麼多年一直是這樣,我不去管他,他倒越發囂張了,居然明目張膽的把人領家來。我們這還像個家嗎!這還怎麼跟他過呀?!是不是緣份盡了,我跟他丟不起這個人!我不吃不喝,那種刻骨銘心的恨、剜心透骨的苦一下子堵住我的心,那種苦是用語言表達不了的。這一次決定離婚,要不是得了大法我不會等到現在,於是我提出離婚。他跟我說:你也不是好東西,孩子是我的嗎?我一下懵了,我才終於明白自從婚後他一次次打我,我有病不聞不問孩子出生到現在八歲了,他一點不疼愛。原來他懷疑我(因生氣住娘家時間較長)。我把他家人叫來,咱們立刻去醫院鑑定!結果他家人把他罵一頓:你看孩子哪不像你,我們看哪都像你。

這件事過後,我開始找自己。我對他的怨恨感覺放下了,其實是隱藏了起來,刺激到它時又出來了,還是那麼強烈。我明白了,其實我是想修好自己,圓滿後離開他。這時,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修煉這麼多年,把做事當成修為了自己而修,根本沒修去那顆為私的心。師父講:「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2]自己不願吃苦,想用學煉大法逃避魔難,這哪是真修啊?!這時,師父一句話打入我腦中:「無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3]。我明白了師父是告訴我要慈悲不要人心。可是我就是沒有修出慈悲心。

我想還是不能離婚,我不能只顧自己,看著他往下墮落。我心平氣和的和他談了一次,這是結婚以來第一次交流。他同意不再和「那些人」來往,從那以後他變了許多。這也是第一次按真、善、忍的標準找自己,修去自己的執著。感覺心裏輕鬆許多。這是第二次放下。

三、風波再起,師父帶我走出魔難

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去年三月份有人告訴,我丈夫外面又有人了。我聽到後沒感覺,心沒動。覺的這回我真的是放下這顆心。

師父講:「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4]前兩天出租門臉房,租金五萬元被丈夫拿走了,我去跟他要,他不給。我說:結婚二十多年了,我們一起做生意,掙多少錢、家裏存多少錢,都是你拿著,從來不告訴我,也不給我,這點房租你都不放過又拿走了。我問他:我算甚麼?他叫喊著說:你甚麼也不是!我沒守住心性一下爆發了。二十年的積怨一股腦的冒了出來,一樁樁、一件件、讓我最怕的那種剜心透骨的痛,歷歷在目……說了絕情的話。

這時我完全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找自己。我絕望的放聲大哭,為甚麼?為甚麼會這樣?哭的撕心裂肺,整個身體像被撕碎了一樣。哭自己不爭氣,這麼多年為甚麼放不下這個情、放不下這個恨,哭自己不會修、哭自己能不能跟師父回家。哭累了,我傻傻的坐在地上發愣。

這時,恰好兩位同修來我這裏,趕緊與我在法上交流:不能離婚。這滿街的門臉加上村裏的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會給大法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況且咱們自己不知道夫妻之間是甚麼樣的姻緣關係,修煉就是苦,更不能把自己的親人往外推,也許他就等著你救呢!

師父講過:「這世間的人這麼往下滑,提供的魔難,不正好是給你提供修煉的機會嗎?舊勢力可就是這麼幹的,它們就是這麼想的,它在把人有意的往壞變,給大法弟子提供條件讓你們修煉,可是它卻毀了世間、毀了世人。」[5]我明白了:這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讓他變壞,幫我往上提高的。二十多年哪,他是在無知的造業,卻是為我付出,幫助我修啊!可是卻毀了自己!因為自己學法不深沒悟道,卻怨恨了他二十多年,他造的業還要自己還。我的淚水順著臉往下流啊! 痛悔的淚!愧疚的淚!

這時我才意識到我與丈夫的這段魔難,冥冥之中早就有安排。為甚麼與我相隔一百多里地和他結合?為甚麼給姐姐找的對像卻娶了我?為甚麼沒感覺卻跟他結婚?為甚麼他不守家外邊找人卻一直不願離婚,他這種離而不捨,一直困惑著我。我與他前世一定有著複雜的姻緣關係,今生今世我是不是在還債?我覺的我們就是在了前世的緣。我終於徹悟了我和丈夫之間的這段魔難的由來。我只知道自己苦,其實他比我還苦。我心裏喊著:我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就要師父給我安排的一切。

自己悟到了,師父也夢中點化我,像一部電影一樣給我展現:我和丈夫幾世姻緣,有我欠他的,這世我得還他,有我們曾一起造的業一起償還承受。這些業力被舊勢力利用,一切都明白了。

這是我第三次放下,也是全部放下情。我體會到修煉是嚴肅的,必須按師父、大法的要求做,才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感謝師父慈悲救度,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盡了心。

我向丈夫誠心誠意道了歉:我這麼多年沒有關心過他。丈夫聽後也深感愧疚,五萬元給了我又給我存單,還買了金戒指給我戴上。丈夫徹底變了。有次對我說:你跟我這麼多年受苦了,我對不起你,一輩子都對不起你。

我從二十多年的魔難中驚醒,把丈夫從生命危險的邊緣拉回了身邊。

再叩謝師父看護弟子,也讓我這個家破鏡重圓,我代表我們全家叩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