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協調工作中修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我於二零零四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總是習慣性地把自己當作新學員。由於自己一直沒有工作,時間相對比較寬鬆,因此在同修之間走動較多,看到一些必要的證實大法的工作便主動承擔,比如傳遞週刊、通知集體發正念、尋找小組學法環境等等。

直到有一天,兩位協調人受到邪惡的干擾,一時間本地協調工作缺乏銜接,有同修推薦我做協調,由於自己一直處於等、靠、要的狀態,面對整體協調工作,大腦裏一片空白,甚至到處瞎忙乎,許多事別人問到我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由於自己的不成熟,確實留下了一些遺憾。比如一次同修們集體發正念解體洗腦班時,一位被警察追找的新同修突然來到發正念現場,當著所有同修的面說她的住所被警車包圍了,一時間整個現場的氣氛很緊張,大家都覺得她不宜在此久留,更不該到這種場合來,萬一警察跟蹤到這裏豈不釀成大錯,後來儘管一同修把她帶走了,可還是有人提出讓大家散去,接著有同修開始離開。當時我竟然木訥的不知所措,很被動,像往常一樣好像在指望著誰、依賴著老協調人拿主意,我好久才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責任,才決定讓同修們逐一離開。等到所有的同修安全離開後,我才鬆了口氣。事後有同修當眾指責我:就是怪你沒把握好,導致失去了一次集體解體邪惡的好機會,白白浪費了大家的時間,更嚴重的是本來邪惡就在到處追找同修辦洗腦班,這倒好,更加塗上了一層陰影,要是老協調人在,絕不會這樣的……

同修直言不諱的話,使本來就沮喪的我心中的壓力更大了,心想這協調人的責任太大,真想甩手不幹了。可冷靜下來後,覺得同修說的對,要是當時我及時讓那位突然到來的新同修到一旁單獨交流,並正念對待,那邪惡的假相就會被否定,更不會把負面思維帶到整體之中,影響了大家的正念。這一次教訓讓我成熟了很多。

緊接著有同修提出環境緊張,建議把大組學法停止一段時間,並直接打電話給提供環境的同修讓他不要繼續提供環境。受過一次挫折的我,這次表現得很清醒,心想:大組學法絕不能散,本來上次搞得我們很被動,再一散,本地同修形不成整體,豈不更讓邪惡得逞了?第二天我找來另一協調同修切磋,她也與我認識一樣,並叫來那位打電話的同修當面交流,相互鼓勵著,就這樣大家又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整體,有怕心的同修也逐漸走了出來,不久邪惡的洗腦班解體,環境很快穩定下來。

同時,我抓緊時間大量學習師父有關輔導員與大法協調工作方面的講法。師父說:「謙虛才會把事做好。聲望是對法學的好而樹立起來的。」[1] 「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2]我對協調工作也有了新的認識,對同修的不理解、不認同甚至埋怨和指責,我都不放在心上。出於對大法負責、對本地形成整體負責的心,我沒有灰心,也不氣餒,就在做協調的工作中修正自己。因為師父說了:「有師在,有法在,沒有甚麼化解不開的。」[3]

我主動找其它項目協調的同修、資料點的同修、技術同修溝通,誠懇的求得他們的幫助,謙虛的對待一切。就這樣,在同修們的整體配合下,各個項目沒有因為本地協調人的一時離開而停滯不前,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著。

真相台曆是一年中季節性的項目,以前我只知道有現成的台曆、掛曆,可怎麼協調製作,現在成了擺在我面前的一難題,但我有這個責任做好這個項目,要去克服一切困難。我找到以前配合做台曆的同修,將耗材、裝訂設備很快一一配齊,在有經驗的同修配合下,一本本精美的真相台曆、掛曆,成功的擺放在我們面前。由於開始的量較小,我嘗試著一個組配送二、三十本,過後深入到各小組了解發放情況,得知配送到各小組的台曆根本滿足不了需要,我趕緊協調加大打印量,增加資料點幫忙,就這樣一箱箱的真相台曆、掛曆,只要一裝訂好,就及時直接配送到各小組。各小組同修結伴將真相福音傳遞到千家萬戶。

同時,我協調讓做得好的同修在大組交流發放經驗,各小組同修回到小組交流,就這樣整體發放台曆的積極性一下子調動起來了。

在協調中修煉,我也暴露出了自己許多人心,比如做事心、急躁心、埋怨心等等,由於台曆的製作必須是流水作業,特別是裝訂需要幾個人的配合。本來是讓甲同修主要負責此項目,可由於她當時正在過心性關,經常是心情不好而影響到工作,到後來經常說來不了、沒心情,一開始我還表示理解,可時間長了就有怨言了,心想:多大點事總是過不去,影響了證實大法的正事,都像她這樣,這項目無法進行了!根本沒想到她在過關中有多艱難,更沒有去關心她、鼓勵她,還埋怨她不配合工作。

乙同修以往經常配合做台曆,整個技術流程熟練,做事挺認真的,可到哪都步行,我嫌她走路耽誤時間,總是指出她該騎自行車。乙同修從不辯解。後來她竟然還找了份工作,自然就沒時間來幫忙了。我當時就埋怨她,三個孩子都在賺錢,丈夫薪水也不低,根本不需要她去工作等等。後來才知道,她一直恐懼騎自行車,而且她丈夫的工作並不很順,做工的錢有很多沒要回,還面臨下一步的投資。我想自己真是太差勁,沒有真正站在同修的角度,善意的理解別人,設身處地替同修著想,還一味的將自己的觀念強加於人,這不正是黨文化的表現嗎?

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4]。在學法中,師父一次次指導著我,促進我在大法的協調工作中走向成熟。

當面對同修的讚揚時,我只是淡淡一笑,甚至是苦笑,因為我意識到,別人早已是大戲的主角,自己卻還像剛入門的學生:當自己學不好法,感到身心疲憊,覺得協調耽誤許多學法時間,想放下手中的工作,關起門來修修自己時,腦海裏就浮現出那些長期堅持在一線放下生死面對面救度眾生的同修,那些多年走在協調路上的同修,那些長年默默無聞承擔各種責任的同修,那些在邪惡的黑窩裏依然正念正行的同修……突然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渺小,在師父的法像前,我一次次汗顏低下頭……

我是一個普通的大法粒子,願在正法的最後時期與同修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解體邪惡,多救眾生,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如何輔導〉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3]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