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說活不過三年,我健康走過11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緊接著就是四二五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大法。那時我連法還沒有學過一遍,但知道大法好,仍堅持,可不懂怎麼修煉,拖拖拉拉的,不精進。

這樣稀裏糊塗的到了二零零五年,我就出現乳腺癌的病業表現。當時也知道發正念,但是不好使,因為不懂得法理。心想發正念邪惡就滅了,病就好了。因為有求、不懂法理,病就越來越嚴重,已經睡不著覺了。有的同修就說,實在不行就上醫院吧。那時我的人心很重,就等同修說這句話呢,同修一說,我馬上就跟著家人上醫院了。

到醫院做了手術。可是清醒後明白那一面很後悔,我就一個勁兒的叨咕:「上當了,上當了!」可是究竟怎麼上的當,上了甚麼當,不清楚。丈夫指責我說:「看你還學不學了?都學成這樣式的了!」我就對他說:「回家照樣煉。」丈夫就開始罵我。

回到家考驗就來了,丈夫逼著我問:「你是要大法還是要我和兒子?」我回答說:「這兩樣互相不衝突,我都要。」他說:「不行,只能選擇一樣。」我就對他說:「你非逼我選擇一樣,那我只能選擇大法。」他一聽就一陣狂笑,對我兒子說:「兒子,兒子,你聽聽,你媽不要咱們倆了!」我笑了笑對他說:「是你逼我這樣選擇的,其實這兩樣根本都不衝突。」就這樣這一關就過去了。

出院時大夫囑咐我不能幹重活,不能提重的東西,以免影響身體康復,我的生活起居就由我母親來照顧,幫我洗衣服,可是我的母親已經快七十歲了,那時我的住房很小,洗衣機放在廚房,髒水要用水桶提到廁所。看到母親這樣大的年紀還幹這麼重的活,心裏很不忍。我就想我應該自己幹,可是一這樣想,那人心、人的觀念就往出返:大夫都說了,不能提超過十斤重的東西,因為剛剛做完手術。我就在心裏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是超常的,到甚麼時候都要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我就這麼一想,就把一桶三十斤的髒水從廚房提到廁所,倒掉了。每次做這樣的事的時候,我就在心裏想師父的話,不能聽大夫的話,聽大夫的就甚麼也幹不了,就是一個常人。這一關我也過來了。

我那時還在做化療,我想: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可我還往身體里弄這些有毒的東西,心裏覺得很對不起師父,很愧疚。可是又不知怎麼對家裏常人說,人心障礙著自己。就在這當口,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大夫給我開了很多做化療的藥物,我就跟大夫理論,要把藥退掉,大夫說離開櫃台退不了,我做了一次化療後,白細胞降低,免疫力減退,頭髮脫落,我決定不再化療和放療。大夫說我不珍惜生命,丈夫和妹夫也不同意我放棄化療,說醫生都說了要做三次化療,三次放療。我這時已經很堅定了,就對他們說:「誰願意做誰做,我不再做了,我要好好修煉了,從現在起我就好好修煉。」

有一天我去市場買菜,只有一斤重的芹菜我都提不動了,感覺很吃力,渾身沒有勁兒。我感覺不對勁了,回到家我把芹菜放下就叨咕:「哪裏不對勁了呢?」我就開始找自己,我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今天對老同修說話不善,語氣不善,我錯了。」我就這麼一叨咕,立馬渾身輕鬆了。我說:「哎呀,師父,向內找真的是法寶呀!」從那天開始我學會了向內找,才懂得修煉。也就是從那天開始我才認識到大法修煉是嚴肅的。以前在法中看到師父講:「修煉是嚴肅的」[1],可是沒體會到,通過這件事才體會到這一層法理。

那時候醫生告訴我每天要練習爬牆,抻手術這邊的胳膊。因為手術時把腋下和胸部的肉都掏空了,刮淨了,就一張皮貼在骨頭上,用毛巾壓上讓皮長上。等到長好後,胳膊就抬不起來了,就得爬牆一點一點的抻,很痛苦。我就跟師父說:「師父我能煉功。」我就用另一手抬著這隻胳膊,煉抱輪,三天我就能抱下來了。我就想這大法太超常了,我可真得好好修,師父講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還悟到,只要你在法上,師父甚麼都能管你。雖然這次病業關沒有過好,可是從這件事情上我學會修煉了。也悟到為甚麼有了病業,因為得了大法,沒有好好修煉,沒有珍惜大法。

我是五月份做的手術,到十月份單位體檢,醫生告訴我:「你這邊的乳房也保不住了,也得做手術,要切除就趕緊做。」通過這一段時間的修煉,我明白了法理,我當時就在心裏說:「我上了一次當,不會再上第二次當了,我有師父管著,誰說的都不算數。」就這一念,我就沒事了,雖然當時是有一些疼的感覺,但是啥事都沒有。

可是後來脖子上又起了一個大包,妯娌看到後吃驚地說:「嫂子,你脖子上那麼一個大包!」我知道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就說:「哪有哇?沒有,沒有,啥也沒有。」妯娌可能覺得我忌諱這個東西也沒有往深裏說。後來小姑子生病住院我去看她,妯娌看到我脖子上的大包沒有了,吃驚地說:「嫂子,你沒吃藥,你的包就沒了,全好了?」我說:「是呀,沒吃藥。我就學法煉功。」她說:「真神奇,我以為你過不去了呢!」

這一關我也過去了,現在看起來沒甚麼,可當時也是很難過的,那個大包就時時的讓你看到,洗臉也能摸到,一摸到心裏就「咯登」一下,就看你怎麼想,怎麼認識這個問題,其實過關就是看你在人和神之間怎麼選擇。

我一洗臉碰到這個大包,我就在心裏給自己鼓勁兒:「你是大法弟子,它啥也不是,它是業力,業力來了咱就消,沒事。」話是這樣說,有的時候心理壓力也很大。有一天洗澡時我又看到這個大包,我感覺自己的承受能力到了極限,心裏很苦。我含著眼淚對著鏡子,叫著自己的名字說:「你是大法弟子,你有師父管著,這一關肯定能過去。」就這樣不知不覺的這個包啥時沒的,我也不知道,全好了。當時,大夫跟家人說我活不過三年,可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健康的走過了十一年。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現在已經無病一身輕了。每天和同修們在一起學法、講真相、打電話救度眾生,堅定、幸福的走在師父安排的回家的路上,兌現著自己的史前誓約。

以上是自己在過病業關時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