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小事中也要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我把近期通過一件小事找到自己執著心的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前段時間的一天,一位關係不錯的同事跟我說想幫她的母親買一瓶化妝品,我想到我正好有這個化妝品的小樣(就是相當於這個化妝品的試用裝),就對她說:「買一大瓶回來萬一用著不好,剩下的不都浪費了嗎?我那有個小樣,你先拿去試試吧,如果用著覺的好,再買。」同事點頭同意。

隔天早上我把小樣拿給同事,想到裝小樣這個小瓶有點不捨得給她,還想拿回來,就對同事說:「你如果覺的用著好,就都用了吧,但是記得用完後把瓶子還給我。」她欣然答應了。但是就在當天下午,她卻跟另一個同事說了這樣一句話:「哎呀,有的人啊,把化妝品給我了,還要把瓶要回去。」語氣陰陽怪氣的但沒惡意,並沒有背著我的意思,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我當時甚麼也沒說,表面上守住了心性,但是心裏有些不舒服。

下班回到家後,心裏越想越不是滋味:「明明是我好心好意的把化妝品送給她試用,讓她把瓶還給我,她還不樂意了。這人怎麼這樣呢?」接連幾天,都想不通這件事。終於,我忍不住把事情經過跟母親同修講了,我問母親:「您幫我分析分析,她是甚麼心理?我心裏不舒服又是為甚麼?」母親只說了一句:「是你太執著那個小瓶了。」我不以為然,還不死心的追問:「那她哪?她怎麼回事?」母親見我不悟,又加重語氣對我說:「你不用管她是怎麼回事,就是你太執著那個小瓶了。」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明白是師父在借母親的話點悟我。我怎麼一點也沒發覺我執著那個小瓶呢?我仔細思考後突然明白,是因為這件事發生之後,我在心裏始終用常人的標準衡量對錯,始終認為是同事不知感謝我還那樣說我,就是她不對。而與母親交流時,表面上好像是希望母親能幫助自己找到問題所在,實則是希望母親認同自己對,甚至希望母親站在我的立場一起去譴責同事的錯誤。也恰恰是因為我始終抱著這個想法,向外找,它就像是一道屏障,阻礙著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執著。正如師父在法中講的:「這就等於向外去求,向外去找了,永遠也找不到。」[1]我找到了問題的所在,找到了對小瓶的執著心,感到輕鬆了不少,覺的這麼不起眼的一顆執著心也不算甚麼大事,大不了等到同事還給我小瓶時,我不要了。就再沒多想。

過了幾天,一位同修阿姨來到我家,我們互相交流提高心性的體會。我便把這件事與同修交流。同修聽後說:「你執著這個小瓶的背後看看還有甚麼心。」我當時沒多想,就回答:「我就是想,小瓶拿回來還能裝東西,沒別的想法啊!」同修聽了對我說:「那可能沒有了吧。」同修走後,我與母親聊天:「其實那個小瓶對我來說可有可無,如果同事還給我,也沒甚麼用,而且類似這樣的小瓶我有好幾個,都閒置著沒用。我還特意囑咐同事把小瓶還回來。」母親聽到這裏,說:「是貪心。」我說:「是呀,我還沒想到是貪心呢!」我這才發現原來同修說的對,我執著小瓶的背後真的有個大問題呀。那貪心的根源不就是利益心、私心嗎?再一次體會到師父的良苦用心,借同修的話再一次點悟我。

在修煉的路上走了整整二十年,本以為自己在利益的問題上修的還不錯。在營救同修或同修做資料需要用錢時,哪怕是上萬元,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拿出來。可是如今就是一個小瓶就暴露出在去利益心、私心方面,我還修的不紮實。我還發現自己不僅是對小瓶執著,我還攢了一大堆塑料材質或是紙質的袋子,平時自己根本用不上,但是每次別人需要時,我都會左挑右選,看看哪個也不捨得給,最後選出一個所有袋子中,自己認為最不好看的才給拿走。這種自己用不上也不捨得給別人的心,不也是很強的私心嗎?而為私為我是舊宇宙的理,而師尊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真是愧對師尊的教誨。

文章寫到這裏,我還看到一直以來自己很大的一顆執著心,就是愛美的心。我知道愛美之心的背後是色慾心,也知道應該去掉。但是這一兩年來,我始終以自己修的不好,本體沒有改變為由,買各式各樣的化妝品修飾妝容、試圖改變面部的缺點。閒暇時間裏不是多學法,而是用手機查看哪些化妝品有效果,同時不停的在不同的網站上對比價格,由此荒廢了大量的時間。而事實上我面部的缺點一點也沒有得到改善。我意識到了自己這個嚴重的問題,並站在修煉角度深挖自己的執著,審視自己。

我執著化妝品能改變面部缺點,和身體出現病業假相求吃藥求去醫院、把所謂的病灶拿掉有甚麼兩樣呢!師父在書中教導我們:「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師父的法講的清清楚楚,自己還是那麼執著,還用「修的不好」做藉口,放大執著,不想改變。表面上是一顆愛美之心,實則卻是不信師信法啊!

沒想到,就是這麼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讓我找到了這麼多問題,我下決心一定要對照師父的法修正自己。悟到這些後,我便有了一個想法,就是把這次找執著心的過程寫出來,投稿給明慧網。但是想到自己文筆有限,在修煉的路上跌跌撞撞,一直不能做到真正精進實修,跟明慧網上那麼多同修寫出的讓我心生佩服的文章相比,我覺的自己悟性低,悟到的法理淺顯,如果我的文章不能發表,既耽誤了自己的時間,也讓明慧同修在百忙之中閱讀我的文章而浪費了時間,還是不要寫了。

當天晚上,我本要打算睡覺了,心想再看兩篇明慧交流文章吧,就看一篇文章,同修說:「記得剛剛寫稿的時候,內心忐忑,有同修跟我交流,擔心寫的好與不好都是人心,關鍵是修了這麼多年了,要向師尊有個交代,做個彙報,回報師尊苦度之恩。我看後豁然開朗,當晚師尊點悟我,讓我看到明慧網是一個很高很絢麗多彩的空間;我更加明確認識到,向明慧網投稿的過程就是修煉淨化的過程,是向上飛升的過程。我感受到默默無聞的圓容明慧網的同修也帶著超強的法的能量。」在另一篇文章中同修也提到了如何對待投稿是否發表的問題。

我想今天看的兩篇文章中,同修都提到了向明慧網投稿的問題,這絕非偶然。我覺的是師尊在鼓勵我,也讓我看到了自己執著明慧網是否發表自己文章的一顆心,於是我連夜成文,把自己的這段經歷寫出來,也是希望能給在這方面像我一樣還沒修紮實的同修一個提醒,不要忽略生活中的大小事,同時,別因為向外找阻礙著自己找到執著,從而失去了提高昇華的機會。每一次機會都是師尊的苦心安排,而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我們應該萬分珍惜。

看到明慧網老年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在過心性關、講真相救人等方面做的那麼好,我想我們青年大法弟子也應該加把勁了,在此,我也希望更多的青年大法弟子能夠在明慧網上投稿交流修煉心得,讓我們比學比修,在有限的時間裏,放下常人的執著,快速提升自己,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最後,以師尊的詩詞共勉:「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2]。

現階段一點淺見,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