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回歸正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於一九九四年出生,在一九九九年隨母親一同得法。一路上是師尊引導著我,使我抓住了這次萬古不遇的機緣,下面把這些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九九九年,母親因患重病,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後大病痊癒,欣喜萬分,一有空就捧著《轉法輪》對著我念。我年紀太小,她只能告訴我她從法中悟到的我能聽懂的一些人生道理。年幼的我體弱多病,經常去醫院打針、輸液。治了一個多月仍然不見好轉。

媽媽也很心急。有一天,媽媽對我說:「難受的時候其實是在消業。」我說:「那你還讓我去輸液?!」我媽媽一下明白了:「噢,原來你是得法了!」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去過醫院,現在我還經常給朋友們說:「我都不知道醫院裏頭是甚麼樣。」

師尊點悟我修煉

雖然小時候也經常跟著母親去發光盤、發資料、貼真相傳單,但是自己並不明白修煉是甚麼,只知道吃苦是在消業,也沒看到甚麼奇蹟,即使奇蹟發生在我身上我還會懷疑:「這是不是巧合?」沒有對大法的正信,到了初中也就變的和常人一樣了。

事情發生轉變是在我上了高中以後。高中在學校住宿,每天學習非常緊張,人感覺疲憊,所以就在家裏的電腦上下載了一些神傳文化小故事,每天晚上睡覺前聽一兩個。當所有的故事都聽完的時候,我就打開師父的講法。久違了的師父的聲音使我倍感親切,淚水止不住的流。可是,因為長期不學法和一些思想業的干擾,使我根本記不住師父講的是甚麼,感覺自己是在做「無用功」,很沮喪。我在心裏想:「每天就聽十分鐘的師父講法錄音,這十分鐘我一定要集中精力仔細聽。」

這簡單的一念卻徹底改變了我的未來。

在高考前的某一天,突然我周圍的朋友都疏遠了我,有的與我發生了矛盾,有的莫名其妙的變的冷淡了,我的心情一下子失落到極點。心想:「人世間的這些人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根本就沒有永恆的朋友。」突然我心中一驚,「永恆」這個詞好久沒有在我腦海中出現過了。回想當初自己一直在尋找一個永恆的東西,小學時,我拿著動畫片中的卡片,說我要永永遠遠喜歡這些卡片,可是沒多久這些卡片壞掉了,我很心疼,把卡片放在小盒子裏保存起來,不久後,電視上又開始演新的動畫片,我又買了新的玩具,我也對自己說我要永永遠遠喜歡這個玩具,可是,每次動畫片換了之後,我的玩具也就換了。最後,當我打開小盒子拿出自己曾經最喜歡的卡片的時候,也沒有了當初的感覺,當時的我年紀小也只是隱隱約約的明白了這些都不是永恆的,可到底甚麼是永恆的呢?

這時我在心裏想:「師父說修煉可以成佛。那佛不就是永恆的嗎?師尊的法是用來修煉的,那這不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永恆嗎?」我的淚水一下子就湧出來了,原來我一直在尋找的「永恆」早就找到我了,只怪弟子悟性差啊!驚喜、激動、悔恨,萬千感覺一下子都湧上來了,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仔仔細細的再看一遍師尊的《轉法輪》,我要把師尊所有的講法都看一遍!我期待著高考結束,趕快回家,我要修煉!

師尊引導我講真相

我在師尊的保護下考上了大學。初入大學的我甚麼都不懂,為了儘快溶入大學生活,每天都和同學們在一起聊天。有一次,隔壁班宿舍的同學叫我們一起過去玩牌,我就一同過去了。可聊著聊著,發現他們聊的都是些烏七八糟的東西,把好的當成壞的,把壞的當成好的,簡直是毫無底線,我的精神崩潰了,我沒想到我的大學居然要和這樣的一群人一起生活,絕望至極,幾次想要離開那個烏煙瘴氣的宿舍,可礙於面子,怕大家覺的我不合群,沒有離開。

從那個宿舍出來時,我絕望到了極點,我不想像他們一樣墮落,可是我又不想自己以後孤孤單單的變成一個「不合群」的人,我內心痛苦極了。我清醒的告訴自己:「我好不容易才明白了修煉的意義,我決不能錯過修煉!」可是我遇到這樣一群人,如何與他們相處?難道我要自己一個人度過大學的四年?我不想這樣,可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第一次感覺到想做個好人是如此的艱難。這時,我心中生出一念:「沒事兒,好事兒、壞事兒,師父都能變成好事兒!」

因為那一念,第二天,我發現宿舍裏的朋友也沒有昨天那麼大的魔性了,還是有些善念的。可是他們每天也就是打牌、上網,我覺的沒有意思,就去操場聽自己下載的明慧廣播,除了上課、忙作業,我每天基本如此。有一天,我聽完了同修在反迫害中的正念正行的交流後,我對同修真是又佩服又羨慕,我在心中對師尊說:「師父,我好羨慕啊,我也想做這樣的事,我太羨慕他們了!」

也許就是這單純的一念吧,師父便為我做了安排。有一天,一個人找到我說:「你是某某吧,你來加入學生會吧,只要你報名,我就能保證你被錄取。」結果我就這麼稀裏糊塗的加入了學生會組織。進入學校廣播站的事更神奇:我本來沒想去面試,同宿舍的朋友打電話來讓我過去試試,結果一試就進了廣播站。我意識到這是讓我鍛煉我的膽量、口才和人際交往的能力。因為我膽子比較小,性格內向,也不懂得與人交際,口才更是差的離奇(後來悟到是師尊為了保護我,讓我儘量少講話,不要在修口問題上造業,刻意幫我把口才這方面的能力閉塞掉了)。

我明白了這個道理,便開始按照師尊安排的路走,同時,每天都要求自己學法,不看數量,只重質量,有時可能只看十來頁。但是在師尊的強大加持下,我從一個不知如何與人交流的人變成了一個可以滔滔不絕演講的人,而且條理非常清晰,說出來的話一環扣一環,邏輯性非常強,連我自己都震驚了。一切都準備好了,師尊就開始點化我去講真相了。

師尊講過「我說其實你們救的人不是給師父救,也不是給別人救,是給你們自己救,很可能那都是你們未來世界的眾生,或者是你們範圍之內的。你總不能歸位以後光桿司令啥都沒有哎,空空如也,巨大的天體就你一個呆在那。」[1]

曾經的我在看到這一段時,就對師尊說:「師父,我知道大法好,可是我做不到啊,我不敢,我不會講,我就當光桿司令吧,我沒有辦法。」現在回想當時的我,好懦弱,好可笑啊。可是,師尊並沒有因為這些就放棄我,仍然在用巨大的慈悲熔煉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直到大二下學期的某一天,我在看完《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和《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後,我意識到了講真相的重要性,回想著這兩年真正實修的經歷,師尊用巨大的慈悲點醒我,引導我走上正途,為我開啟智慧,啟悟我來世的目地,我覺的是時候該真正的做些甚麼了,是時候該兌現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誓約了!

兌現誓約

在我下定決心後,我就經常找時間約我的朋友去學校的花園裏閒聊,那裏有座位,而且沒甚麼人,也不用擔心談到「三退」的問題時,朋友顧慮周圍有人不敢表態,所以我就經常單獨約他們去那裏,有時一講就是兩、三個小時,因為我沒有經驗,也沒有同修交流,所以我就不求數量,只求每個人都聽的清楚明白。講真相中師尊給我開啟智慧,我的邏輯性非常好,而且能量非常強,有一個人說,聽你說完這些,感覺全身都是正的能量。我覺的這也許是師尊說的:「兌現誓約你的慧光才會亮」[2] 中的一層展現吧。

講真相中能暴露出不足,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所以大三、大四那兩年,我真的感覺自己在飛速的提高著,因為正念足,主意識很強,很多關過的非常容易。甚至早上發正念幾乎都是被師父的法身叫醒,而我定的鬧鐘幾乎都用不上。

那段日子,我每天都是樂呵呵的,一直開心的想笑,好多人都問我幹嘛一直笑,他們哪裏知道那是我在兌現誓約中的喜悅,我腦袋裏裝的全是講真相的事兒,好多次做夢我都在給別人講真相呢!

不過,講真相中也遇到了一次慘痛的教訓。在大二快結束時,學生會主席找到了我,希望我擔任學生會副主席的職務,其實很早以前他們就和我透露過這個想法,但當時我認為講真相是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所以就拒絕了,可是心中卻有些竊喜,我知道是求名的心上來了。這次他又來找我,我以為是在考驗我的名利之心,所以再次拒絕了,可是他仍不罷休,第三次來找我,和我談了一個小時就是為了說服我留下,我仍然拒絕。

我得意的認為這下我的求名之心放下了。其實根本沒有,而且還帶來了一個很大的麻煩。當我在大三快結束時,突然悟到,有些人是來和我結緣的,只因為我和他們並不是很熟,有的連話都沒怎麼說過,然而他們在學生會裏。這下我才明白原來當初他們要我當學生會副主席是師尊的苦心安排,我沒有理解「順其自然」[3]的法理,錯過了最好的安排,丟失了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

師尊以洪大的慈悲救度著世間的一切眾生,連曾經脫離大法多年的小小的我,也不願放棄。師尊慈悲的喚醒了我,並做出如此細緻周密的安排,為的是引導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師尊的良苦用心,窮盡我的所有語言也無法描述,弟子只有在正法中勇猛精進,兌現誓約,不負師尊慈悲苦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天機〉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