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個人得失 無求而自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一個九零後,一九九六年,在我六歲時得法。感謝師尊二十二年來的時時保護、事事操勞,在此弟子跪謝師恩!

在此想以我個人的成長經歷,談談放下個人得失,師父自會給我們最好的安排,以證實師父的偉大慈悲。也希望能與昔日的小同修、如今的青年同修共勉,堅定的在大法中走到最後,一起跟師父回家。

考大學的波折─壞事變好事

我六歲隨母親得大法,童年及少年時期,家境貧寒,幾乎靠減免和贊助上學。只因沐浴在法光中,使我擁有著樂觀頑強的性格。我對自己要求較嚴,從小學到高中,基本穩居班級第一。但就在人生中比較重要的高考,我卻遭遇了挫敗。

高考時我前面座位上是一個不認識的學生,他回頭問我成績咋樣,我就如實說了,結果素不相識的他就說讓我考試時給他傳遞答案,我從小不會拒絕別人,就是拒絕了還得自己難受半天,就不情願的答應了(編註﹕大法弟子不能幫人作弊)。我考試從不抄襲,卻在高考時給一個陌生人傳答案,一邊生氣覺的耽誤了自己的寶貴時間,同時又怕老師看到以為我要抄襲,越想越憋屈,影響了考試心態,結果考出了整個高中三年最差的一次成績。剛考完時心裏很怨恨他,母親同修開導說:「也許是以前欠他的吧,就當還了。」就這樣,上了一個自己連想都沒想過的一本學校。

到了大學,我仍保持勤奮認真的習慣,並抽時間堅持背自己手抄的《洪吟》、《洪吟二》,用MP3聽師父講法。在學校接觸不到同修,也沒有真相資料,每次上自習就挑選不同的自習桌,用不易被擦掉的油筆工整的在桌子上寫真相,以便下一個坐在這裏學習的學生可以看到。放假了就把所有大法書廢寢忘食的看一兩遍。

就這樣,大一兩學期,我都是專業第一,得了八千元國家級獎學金,順利轉到了學校最好的專業。之前並不知道考第一可以轉專業的事,而且轉到的專業錄取分數比我高考超常發揮達到的分數還要高。正如師父說的:「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1]

不計個人得失 順利的找工作

在新的專業,我依舊持之以恆的學法、學習,轉來不到一年,同學們就投票選舉我為「三好學生」,還成了「有實無名」的學習委員,每到考試前同學們就會把我的寫好的複習題拿去複印背誦,我也沒有怕別人超過自己的想法,還耐心的給原專業、新專業的同學講他們來問我的題,有時嗓子都啞了,也從沒想過耽誤自己的複習時間,也沒覺的累。我依舊是班級第一、專業排名第二。

後來班長在大四年級綜合分上給我加了十五分學習委員的分,我說:「我不是學委啊,給我多加了。」他很硬氣的說:「誰要是問,就說我加的!」

大四還有半年畢業,各企業就來學校招聘了,主要是針對包括我們專業在內的幾個主體專業。那時才恍然知道我要從事這個行業呀!我的專業找工作這麼有優勢呀!更加感謝師尊的苦心安排了,而我之前還為來到這個學校難過許久,其實是師父讓我即還了以前欠下的債、又把壞事變成了好事。

我順利的被招聘到行業中名列前茅的單位,那個單位在我們學校僅招聘了十個人,後來得知其中七個都是單位有認識的人,估計早都打過招呼了。那時公認的是入了邪黨才能找到這種國企或央企的工作,不入就會影響找工作,而我早都拒絕了輔導員主動讓我入黨的邀請(據說都得送禮才讓入的,我們當然要避之不及),我想:「我決不入!它也不會影響我找到好的工作。」

回首當年同班裏高考超常或正常發揮的同學中,據我知道的情況,工作大多不如我目前的工作。

工作中的不爭自得

參加工作後,我仍按大法要求,幹活對得起良心,不爭不搶,但認真上進,在單位堅持學法、抽空背法,以第三人稱講真相。工作短短幾年,獲得不少榮譽,見我還像個女學生似的,在單位裏專業能力、講演水平、文學底蘊已小有名氣,大領導都感到驚奇。

前段時間,一個相關部門同事讓我填個表,說推薦我當公司級的先進,我就把表填了給她了,也沒有多高興,後來她又主動幫我把她知道的、我得過的各項榮譽整理好發給我,讓我看少不少啥,我補充了一下就給她了。後來她把表格換了格式,重新填好,問我有沒有要修改的,我一看加了政治面貌一欄,寫的是團員,我就直接改成了群眾,心想:「榮譽給不給我無所謂,反正我也沒上心,決不能上舊勢力的當,一定要與邪黨劃清界限。」我給她送其他證書複印件時,她當著我的面把我改過的那個表格打印出來了,說:「馬上下班了,今天是趕不上了,明天就去蓋章給領導送過去。」後來這事就沒啥動靜了,我也沒想它。前幾天,同事發個截圖,恭喜我評上了先進,在我們單位只有兩個名額,我想:「只要我把名、利放下了,按師父的要求做對了,一切該是我的還是我的。同時也想改變一下單位裏非得把甚麼優秀都與黨團員掛鉤的壞風氣,就是要向領導證實一下不入黨的人才是優秀的。」

當然,我自己心裏清楚,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有榮譽但不能為名所累,大法弟子在哪都做的好,單位把榮譽給我們也是應該的、正常的,都是師父安排的,只有感激師父,而不應升起貪慾和歡喜。

無論生命中即將面對的是甚麼,都要確定無疑的相信一點:師父給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而我更要精進不怠。人間得與失不過是塵埃裏的幻影,而我們要的是跟師父回家!

弟子再次叩謝師尊慈悲苦度!師父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